“船长,右前方意外发现商船!”站在桅杆上方平台的水手大声地发布通告。 “?”坐在下层甲板的木桶上,搂着小妾打发掉时间的甘宁抬抬起头,朝副官摆摆手挥手示意,“按照规矩处理。” “是,船长!”副官颌首回应,后转身去将【能保持目前仍然的航向未变,炮兵准备就绪...

“船长,右前方发现商船!”站在桅杆上方平台的水手大声通告。

“?”坐在下层甲板的木桶上,搂着小妾打发时间的甘宁抬抬头,朝副官摆手示意,“按照规矩处理。”

“是,船长!”副官颔首回应,转身去将【保持目前的航向不变,炮兵就位,一旦对方敢靠近就开炮警告,警告无效再由船长决定开炮打沉还是展开接舷战】这道命令以旗语的形式传达至各护卫船和货船。

甘宁这个船长可以闲得玩女人,水手们却还是要尽忠职守,海贼团比起军队自由许多,但还是有等级差异。

趴在上层甲板的栏杆上冷眼看着这一切的孙尚香回过头,郁闷道:“好无聊,说好的打砸抢呢?”

“兔子不吃窝边草,虽然不觉得他们能跟我们的火炮抗衡,但没必要将扶南、安息这些交好的国家转变为敌国,大吴现在还不能多增敌人。”正写着航海日志的莱尔随口解释道。

西汉时期已经有‘海上丝绸之路’,只是走这两条商路的商人数量很少,整个大汉就没多少人能够享受海上贸易的商品。战乱纷纷的东汉末年,仍旧有商人走这条路发家致富,这些商船上的水手的航海经验和外国见闻是莱尔重点学习的内容之一,因而知道外面的世界的皮毛知识。

扶南、安息等地理位置靠近大汉的国家,因为各种原因没有与大汉爆发军事冲突,但不代表人家就是一群只会挥舞树枝嗷嗷叫的废物,惹急了一样会挥军东伐。

为了避免给东吴惹来麻烦,从而导致自己的航海大计止步,莱尔口中的‘短途航行’与这些邻居无关,直接就是‘海上丝绸之路’末端的印度半岛。

即便惹急了百乘王朝,百乘王朝也不可能经由陆路东伐大吴,而按照莱尔此前提出的【谁先走到对方的地盘,谁的海上力量更强】理念,百乘王朝顶多在自己的海域靠人数优势赶跑他们,不敢跑到大吴的地盘寻仇。

“这我都知道……我们是御用海贼团,一切行动都不能给大吴添麻烦。”孙尚香翻翻白眼,她只是憋坏了而已。

就算从硬帆改成软帆、从方形帆改成三角帆,船队的航速提升了几个档位,但帆船还是帆船,以印度半岛为目的地,航程需要以月计算,长时间的无所事事中让人心烦气躁。

“等一下。”孙尚香眨眨眼,突然品味到自家相公的话语中的某个字眼,“相公,你是说‘还不能’?”

现年十七岁的莱尔已不再是当年那个立下奇功也得不到正儿八经的赏赐的孩童,而是被孙吴群臣称道的少年英杰,有些事情孙权会跟莱尔说,却不会跟孙尚香这女流之辈说。

莱尔也没有藏着掖着,将自己的看法道出:“若是大吴灭掉曹魏,将海军的规模发展起来,仗着火炮之威,我认为哪个国家都可以攻打,战争所耗民力会由败者承担。”

“这么说,越靠近大吴的反而越应该打下来?”顺理成章的结论,比起建立殖民地,扩大领土更具吸引力。

“可以这么说,不过……”莱尔手中毛笔一顿,就像是考虑是否将自己的推测说出来一样,好一会儿才接下去,“主公如今还年轻,只要回报足够高,他肯定会支持四处侵扰,但读着儒术长大的群臣估计会大加阻拦吧?”

莱尔有理由怀疑自己的亲爹也会是阻拦对外殖民的一员,一句【现在应该恢复民力】就足以将关乎整个民族的光辉未来延后十年,十年后孙权失去进取心专心玩君臣游戏,又搁置至其逝世,继任者若是条废柴,那就没有‘然后’了。

“那该怎么办?”孙尚香连忙问道。

“不知道,别问我。”莱尔低下头,继续记录航海笔记,“只要我这一趟能够抢满几艘货船的商品,再捉几百个奴隶回去交差,主公就肯定会支持我继续航海,剩下的事情就跟我没关系了。”

孙尚香一瞪眼,“喂,注意一下你的妻子的身份。”

“注意一下你的相公的志向。”莱尔对此毫不在意。

——————————————————————————————————

海贼团由一艘旗舰、多艘货船、多艘护卫船组成。正常情况下以旗舰的航速为标准航行,遇上大风天气,则收起帆来停航,辅以莱尔设计的快速装拆的结构将各艘船连接起来,增加抵抗风浪的能力,避免丢失船只。

船员由团长-莱尔、旗舰船长-甘宁、护卫船和货船船长-水师军官、一级水手-江东水兵、二级水手-被政治株连的囚犯、无关人士-女眷构成。其中二级水手里面有部分女性,从事技术活和杂务,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她们的存在对提升男性水手的工作热情很重要,莱尔并不阻止水手间发展爱情。

至今的航程安然无恙,即便碰上了同行,人家看见船队的数量和旗舰的尺寸后均自动自觉避让,没有谁会主动冲过来找死。原本莱尔并不介意黑吃黑,但在靠近友邦的海域他也没办法辨认哪些是同行哪些是商船,只能河水不犯井水。

有的晚上莱尔会让船队停下来,以迎接风浪的结构将各艘船连接起来,察看其他船只的人员状况,尽可能消除某些潜在内部纠纷;其他人得此机会四处走动,虽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但通过前往其他船只与陌生人交谈,能一定程度上缓解压力;甘宁这时会组织人手撒网捕鱼,但意图不是减少粮食消耗,他们携带的食物和水目前看来还十分充足,连停靠别国的码头进行补给都不需要,主要是换一下口味。

包括孙尚香在内,船上绝大部分人都在海上待过一段日子,只有孙尚香带来的丫鬟们和甘宁的小妾例外……她们没出海几天就出现了不适的症状,但被船队中唯一的船医-莱尔几剂中药调养回来。

枯燥而漫长的远航,随着抵达印度半岛宣告结束。

序章

2021-01-14

书评(258)

我要评论
  • 的狭隘&往外扩

    或许“无限次元世界”仍然只是井底之蛙的狭隘见解,在某处还有更神秘的概念,但这个故事只在此范围内进行,无须继续往外扩散。

  • 之时,&也不一

    当然,在莱尔取得这些名衔之时,他还不是叫这个名字,每一次转生都有不同的家庭,名字自然也不一样。

  • 奸狡到&善终,

    若是亡者生前奸狡到极致、经营一生得到善终,将在高一档的世界中的恶人家庭中出生;

  • 何止亿&面出现

    经由转生神的力量完成转生的灵魂何止亿万,里面出现一个奇怪的灵魂一点都不奇怪。

  • 的漫长&细述—

    现在,这段属于莱尔的漫长的故事,从起源开始细述——这时候的莱尔,只是一个躲在山洞里瑟瑟发抖的原始人小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