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府的时间总是会过的迅速,抒橙怕晏霆生疑,自打上一次回府后便没再回去过。 终日就赏赏花,喂喂喂鱼,有时候还带着墨竹玩会儿五子棋。 “墨竹,去找几个下人在院子里做个秋千吧。”抒橙吃着梅花酥,望着院外突发意外奇想道。 这个院子里...
在王府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抒橙怕晏霆起疑,自打上次回府后便没再出去过。

整日就赏赏花,喂喂鱼,有时还带着墨竹玩会儿五子棋。

“墨竹,去找几个下人在院子里做个秋千吧。”抒橙吃着梅花酥,看着院外突发奇想道。

这个院子里除了一些花花草草,还是有些空落落的。

她不喜欢。

虽说她终究是要离开这王府,可现在还不得先住这儿。

只一小会儿,墨竹带来的下人便将秋千给做好了。

抒橙也来了兴致,立马往秋千上一坐:“墨竹,快过来推我。”

“再推高一些。”

晏霆刚踏进碧芳苑就看到这一幕。

少女坐在秋千上,姿态慵懒,眉眼间还流淌着温婉的笑意。

自打她嫁进王府后,这还是第一次见她笑。

晏霆站在门口看的有些征愣,还是墨竹先发现了他:“王爷。”

抒橙听到墨竹的声音回头一看是晏霆来了,不慌不忙的站起身子:“王爷今儿个怎得空来我这碧芳苑了?”

晏霆微咳了一声:“明日是我三弟的生辰,王妃应当同我前去,我来知会你一声。”

抒橙知道这是她这个空有虚名的“王妃”派上用场的时候了,淡淡一笑:“我知道了。”

“你这几日身子可好?”

“挺好,多谢王爷挂念。”

“你....”晏霆本想让她不必跟他太客气,可想了想两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终究没能说出口:“罢了,我先走了。”

“小姐,王爷这是第一次来咱们碧芳苑呢。”墨竹看着晏霆的背影说道。

抒橙知道她那点小心思,不就是想撮合她跟晏霆吗?

其实这也不奇怪,毕竟身处异乡,墨竹也是希望她能得到一个好的庇护。

可惜了,她不是虞抒橙。

抒橙拿出之前在晏霆处所得的出府玉佩交给墨竹:“你出去挑选一件礼物吧,明日去别人府上总得要送些什么才是。”

墨竹听见此话,立马拿着玉佩出府买礼物了,也没再多想两人的事。

*

瑾王生辰,邀请了不少官员亲眷,晏霆得去,那抒橙也一定得去。

而叶眠跟瑾王早已相识,因而一同前去。

抒橙早早的便被墨竹唤起来梳妆,等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带着墨竹在王府门口等着了。

晏霆与叶眠出来时,看到抒橙不禁眼前一亮。

抒橙今日身着一红色流仙裙,薄施粉黛,三千青丝仅仅只用了一支玉簪束起,却与常日相比,多了一丝媚气。

叶眠看到了晏霆的眼神,暗自咬牙,上前施了一礼:“让姐姐久等了,本来可以早些出来的,阿霆替我选衣物就耽搁了,姐姐不会生气吧?”

抒橙淡然的笑了笑:“无妨,时辰不早了,我们走吧。”

慎王府的主架马车应是由王爷和王妃一同乘坐的。

抒橙本想与墨竹同坐另外一辆,可晏霆说了句“王妃是想让本王被落人口舌?”

抒橙只得跟着晏霆上了马车。

没办法,在其位谋其职嘛。

一路上两人一句话没说,抒橙坐的很是拘谨,一举一动都十分规矩,让人挑不出错来。

马车走了将近半个时辰,便到了瑾王府。

瑾王府门口除了两个屹立在那儿的石狮外并未多做什么装饰,好似今日并非生辰一般。

晏初看到慎王一家前来,亲自出门迎接,对着晏霆弯身一揖:“二哥。”随后看向抒橙:“王妃安好。”

晏霆对着抒橙介绍道:“这是瑾王晏初。”

抒橙看到晏初微愣,不过很快便整理好自己的表情,朝他笑了笑:“瑾王安好。”

随后将墨竹手中的锦盒拿过来递给晏初:“生辰快乐,小小心意。”

旁边的侍卫准备接过锦盒,却被晏初抢了先:“多谢王妃。”

叶眠见状也立即让身旁的婢女送上了贺礼:“祝三弟福寿安康,还请笑纳。”

晏初这次并未主动接过,而是给旁边的侍卫递了个眼神。

待侍卫接过后,这才朝着叶眠说道:“多谢嫂子。”

叶眠听着这句嫂子高兴的不行,脸上的笑意止都止不住。

书评(437)

我要评论
  • 的手指&上,笑

    两眼亮晶晶的盯着她那白皙的手指上,笑的像个孩子一样:“这是什么东西?跟我的宝石好似不一样?”

  • ,她的&双湿漉

    宝石上的人好似听见了动静,她的睫毛微动,睁开了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像刚睡醒似的。

  • 外面的&可好看

    【不不不,老大,你跟我出去的话我还可以给你很多的宝石,外面的宝石比你这些可好看多了。】

  • !】快&!!

    【咱们去不同的世界游玩啊~寻找宝石啊!】快答应吧答应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