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之战后半年,年仅36岁的周瑜享年。 在这个医疗水平槽糕的时代,任何人都可能会所以一场小病殒命,任何人都可能会患上非常严重的暗疾,任何人都可能会所以庸医误了性命,这也不是什么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毕竟也也可以换个角度可以看出,在这个刑侦...

赤壁之战后两年,年仅36岁的周瑜病逝。

在这个医疗水平糟糕的时代,任何人都可能因为一场小病丧命,任何人都可能患有严重的暗疾,任何人都可能因为庸医误了性命,这不是什么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当然也可以换个角度来看,在这个刑侦水平糟糕的时代,就算被江东的地头虫暗算,就算被曹魏派来的细作暗算,就算被忍辱负重十年只为报仇的小乔暗算,大概率也查不出来,只能按照病逝处理。

尽管周瑜十分欣赏莱尔,然而两人此前实际上只有过数面之缘,之后一个奔赴前线指挥北伐进程、一个留在吴郡学习实用技术,谈不上有多么深厚的交情,莱尔对周瑜之死是否存在不为人知的真相丝毫不感兴趣。

他只是借着这件事,利用人人自危的心态,玩了一手借题发挥——

“相公,各地名医捉捕得怎么样了?”从外面回来的孙尚香朝已在书案边上奋笔疾书的莱尔打听道。

“什么‘捉捕’?这叫‘邀请’,主公组建医学院,邀请各地名医共商医术,培养医者,这是利国利民功在千秋的好事。”莱尔一本正经地说道。

“是是,相公没有偷偷向二哥进言,用莫须有的罪名将不愿意前来的大夫捉捕过来。”孙尚香横了眼让孙权来背黑锅的莱尔,娇笑道,“相公也不是为了未来航海的需要,将各地名医请过来掏空他们的经验。”

“……竟然变聪明了?”莱尔总算是停下手上的动作,一脸奇怪地看向孙尚香。

若是有谁此时去检阅他记下的内容,会发现是与病症相关的内容,但与现存的医书记载的方式不太一样。

被自家相公隐性嘲讽一波智商的孙尚香瞪了瞪眼,但没真的跟仍旧像是弟弟一般的相公置气,继续问道:“所以,那些名医水平如何?”

“以我目前浅薄的医术造诣,哪里有资格评判他们的水平,”莱尔只是看了很多医书,但临床经验为零,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但面对同一个患有风寒的病人,他们写下来的药方已经有些微的差别……若是碰上重症或奇难杂症,大概会出现见解完全不同的状况吧?”

孙尚香傻眼道:“那要怎么办?”

“谁知道,连‘正确的答案’都没有,我想学习到深处都不知道该找谁学。”莱尔摇了摇头,叹息道,“况且,现存医术都是经验总结之谈,我若是想靠自己探索‘正确的答案’,可能需要做些离经叛道的事情。”

“什么离经叛道的事情?”孙尚香下意识一问。

“……”莱尔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举个例子,中医中一句‘外邪入体、痹阻于肩’概括病因,症状为‘肩臂疼痛’,最后是一则治疗此病的药方。

这个药方的确可以治好这个病,莱尔相信老祖宗们的经验所得,但‘什么是外邪’、‘外邪怎么就能入体’、‘外邪怎么就让气血运行不通’、‘这副药方为什么能治好这个病’、‘这个药材为什么能驱除外邪’这些问题,所有名医都给不出答案。

这不是莱尔想要的结果,按照他的想法,要得到疾病的真相肯定离不开‘解剖尸体’和‘解刨活人’。

……放心,这辈子他选择了航海看世界,医术浅尝即止就够了。

》》》》》》》

赤壁之战后四年,南北战事渐趋平息。

无法说清‘假如周郎未逝’的局面会否更好,但接替周瑜在前线的职务的鲁肃、以及被孙权委以内政要务的诸葛亮均干出成绩,在保持内部稳定的情况下从曹魏啃下一大片地盘,也就没必要自怨自艾什么。

但随着地盘扩大,补给线拉得过长,很难再仗着大炮之威攻城拔寨,同时后方为了这几年的穷兵黩武也榨干了活力,再继续下去恐会民怨四起,东吴不得不停下咄咄逼人的架势。

连番战事下来,俘获曹兵无数。因为江南地区富裕,粮食充足,孙吴没有像曹魏般直接将袁绍麾下的八万降卒全部坑杀,而是尽可能将这些人力应用在生产上,一段时间后再编入吴军中。

至于曾代表曹魏对抗孙吴的将领谋士,他们的待遇可没有那么好,本人身死或身陷牢狱之中也罢了,家属也受到株连而无法翻身——

“喂,团长,你真的想让这些家伙来当水手吗?”甘宁面前是一大群衣衫篓缕的男男女女,这些人此前或出身豪族、或出身官宦世家、或出身书香门第,但现在都只是东吴的阶下囚。

“你此前练起来的水兵不可或缺,但他们都是有妻儿子女的人,前几次短途的航行我要倚仗他们。”身形已拔高的莱尔,不复此前的孩童姿态,说话也多了几分魄力,“但若是连我都没有信心回来的远航,怎么可能以军命强迫替大吴立下赫赫功劳的他们与我一同冒险?所以,我需要一批能力不俗但前途无望,不陪我走一趟要不必死无疑、要不生不如死的人当水手,这也是我在主公面前保下他们的理由。”

附带一提,保下这些被牵连者,但又不立即让他们当水手,而是先关上一段时间让他们绝望,这也是莱尔的计划。

“……!”囚犯们眼中露出生机。

“好吧,那这群家伙一个以下犯上、抢夺战船,那我们怎么办?”甘宁质疑道,“别看主舰比护卫船大那么多,被大炮轰几下也是立刻完蛋的命。”

“没有任何办法,除非有大量水兵愿意冒着生命风险陪我赌一场大富贵,在数量上盖过他们,否则这种状况无法彻底避免。即便我用他们的家属作为人质,一样会出现抛弃家属的状况。”莱尔露出灿烂的笑容。

“……老天爷啊,我甘兴霸是倒了多少辈子的血霉,才碰上这种不要命的上司。”甘宁揉揉太阳穴。

莱尔转过身,面朝众囚犯,朗声道:“出到海上,我是团长,他是船长,而你们是水手,不再是囚犯!不知道能否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在大海上,但我保你们一份自由之身,你们的家属也能减刑!愿意跟我出海当海贼的就跟我走!”

》》》》》》》

赤壁之战后六年,南北对峙局势已成。

孙吴灭掉刘璋、兼并益州,曹魏灭掉马腾韩遂、兼并凉州,大汉境内已无第三势力。因东吴前些年北伐的成效,此刻的版图将近是曹魏的三倍,但未将新得地盘的力量消化下来,实际国力对比没有那么悬殊。

尽管曹军已经掏出了大炮进行还击,但吴军的大炮数量更多、炮兵的经验更足,反攻谈何容易?理论上只要吴军别出现猪一样的统帅,孙吴别搞叛乱和内讧,笑到最后的人一定会是孙权。

前途一片光明,某些不相干的事情总算可以实行了——

“没想到当年的痴言痴语,会这么早化作现实。”看着高挂着火焰骷髅旗的船队离开港口,孙权忍不住悠悠一叹,“……公瑾,可惜你走得太早了。”

老实说,他并不期待成果。

随着年龄增长,他的雄心壮志反而日渐消退,只是这支海贼团对偌大的江东而言算不得什么,让它出海兑现昔日的诺言也没什么。

“——不好了,夫人带着几个丫鬟偷偷上了船啊!”身后传来惊叫声。

“…………”孙权一怔,旋即苦笑连连。

难怪小妹从一开始就不担心妹夫出海,原来是这种打算啊……

序章

2021-01-14

书评(411)

我要评论
  • 疯的老&爹;

    若是亡者生前是个没钱还要疯狂喝酒、发酒疯还要打妻儿的酒鬼,将在低一档的世界中的贫穷家庭中出生,有一个好酒同时会发酒疯的老爹;

  • 的家庭&出生;

    若是亡者生前是个有钱的爱好高档酒的酒鬼,将在原世界的经营酒庄的家庭出生;

  • 最终结&定方式

    所谓【优胜劣汰法则】,既非单论最终结果,亦非单论面板能力的强弱,而是纵观亡者的人生方方面面,结合全体亡者的大数据的一种评定方式:

  • 奸狡到&善终,

    若是亡者生前奸狡到极致、经营一生得到善终,将在高一档的世界中的恶人家庭中出生;

  • 者生前&是个白

    若是亡者生前是个白手起家、国内富豪榜榜上有名的企业家,将在高一档的世界中的富商家中出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