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橙又出府了。 为了避免出现不必要性的麻烦,这一次是跟墨竹女扮男装日常出行的。 抒橙重新整理了一下她那一身锦白色衣袍,手拿一把折扇,略显倜傥,又有几分英气气宇之意。 “小姐,你装扮成这样可真好看。”墨竹欣慰的望着抒橙。 抒橙...
抒橙又出府了。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次是跟墨竹女扮男装出行的。

抒橙整理了一下她那一身锦白色衣袍,手拿一把折扇,略显风流,又有几分英气轩昂之意。

“小姐,你打扮成这样可真好看。”墨竹欣喜的看着抒橙。

抒橙用折扇往墨竹脑袋上轻轻一敲:“在外面叫我公子。”

“对对对,瞧我这记性。”墨竹懊恼的摸了摸头,接着又说了一句:“公子真好看。”

抒橙觉得墨竹甚是有趣,一手捏着她的下巴,语气轻佻的说道:“墨竹今日也十分可人。”

街上来来往往行人马车不绝,抒橙把墨竹逗的正有趣,忽然街上行人快速向两边避开。

抒橙抬头一看,便见一失了惊的马儿正奔驰而来。

马儿跑的非常快,马蹄扬起阵阵灰尘。

扑面的风尘袭来,抒橙当即就准备把墨竹往后推。

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撞上了,抒橙正准备有动作,就感觉腰间一紧,随后她发现自己凌空掠起了。

这一切来的快也去的快。

待落地时,抒橙回头一看,这才发现救她的人是昨日那位黑衣男子。

“多谢公子相救。”

黑衣男子冷冷清清的看着她,朝她点点头:“不必客气。”

抒橙想着,好歹这人也帮了她两次了。

虽说她并不需要,可她是个有恩必报的人。

于是决定邀请他去茶楼听曲儿,朝他问道:“公子这是要去哪儿?”

男子上下打量了抒橙一番:“随便逛逛。”

“那公子可否赏脸与我茶楼一坐?”

“也好。”

...

四人同行来到了昨日那家茶楼,这次他们并没有坐在大厅,而是要了二楼一个雅间。

抒橙照例点了几份糕点后,几人便认认真真的在那儿听曲儿。

待那唱曲儿的下了台子后抒橙才主动问道:“公子觉得这曲儿如何?”

男子浅浅淡淡的朝着台子方向望去:“还行。”

顿了两秒又道:“姑娘怎这幅打扮?”

抒橙随意的靠在椅背上:“这样会少很多麻烦,亏公子还能认出来。”

“昨日见过姑娘一次,不难认出。”

“原来如此。”

待台子上出现一说书人的时候,抒橙倍感无趣。

想着寻一些乐子,便叫小二送来了几张纸,裁剪成扑克牌大小后叫上了三人玩斗地主。

抒橙教了他们两遍,确定他们都会了时兴致勃勃的说道:“一局定生死,输了的人绕着这条街跑一圈,大喊三声我是猪。”

男子旁边的侍卫听见这话立马说道:“公子怎么能做这种事?我们公子可是...”

“暗一。”男子蹙眉打断他的话:“无妨,更何况我不会输。”

抒橙听见他俩的对话,还真有点好奇这位的身份。

不过想着跟她也没什么关系,于是立马抛到脑后了。

“一个A。”

“一个2。”

“大王。”

“你输了哦,地主。”抒橙幸灾乐祸的看着暗一,笑的越发明媚:“快去跑吧。”

暗一脸色微变,却只好认栽,转头就下楼了。

抒橙看着暗一都下楼了,兴奋的对男子说道:“咱们去窗边看看。”

男子点了点头,三人便来到了窗边。

在楼下跑步的暗一恨不得给自己戴上个面罩,他每喊一次“我是猪”,身边的行人都跟见了鬼似的看着他。

早知道他就不玩这个游戏了,主子也不帮他说话,要是让其他暗卫知道了他这脸可没地儿放了。

都怪那个女人!

暗一在心中暗自腹诽,而楼上的抒橙三人正看着他笑的不亦乐乎。

*

四人就在嬉笑声中度过了一下午,抒橙看着时辰也不早了,便带着墨竹告辞了。

待她们一走,暗一看着自家主子颇有不满:“公子,你今天就任由她们作弄我。”

“那是你蠢。”

男子想起下午几人的相处,不禁摇了摇头,这时脸上才有了一丝笑意。

书评(434)

我要评论
  • 你都是&我老大

    系统知道这话就代表着绑定有望了,兴奋的说道【没关系的,你都是我老大了,我帮你存着,你想要我就给你,只要你同意绑定。】

  • 你是想&石?”

    “不知道,不想。”抒橙翻了个身,继续道:“你是想把我骗出去然后带走我的宝石?”

  • 去不同&!】快

    【咱们去不同的世界游玩啊~寻找宝石啊!】快答应吧答应吧!!

  • 未见过&西,只

    抒橙活了几百年,从未见过这种东西,只要不打自己宝石的主意,她也不怕这个白坨坨。

  • 像是黑&暗森林

    只见一枚红色戒指熠熠闪烁,神秘的光华像是黑暗森林里的宝藏。

  • 了动静&漉的大

    宝石上的人好似听见了动静,她的睫毛微动,睁开了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像刚睡醒似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