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在接晏霆回府后的消息时,第一时间便说了抒橙。 “人在哪儿呢?” “在叶眠的别院里。” 此时恰恰午膳时间,抒橙在墨竹的率领下回到了流韵轩,叶夫人所住之处。 流韵轩跟抒橙的碧芳苑差不多大,院子里种了几颗桃...
墨竹在接到晏霆回府后的消息时,第一时间便告诉了抒橙。

“人在哪儿呢?”

“在叶眠的别院里。”

此时正是午膳时间,抒橙在墨竹的带领下来到了流韵轩,叶夫人所住之处。

流韵轩跟抒橙的碧芳苑差不多大,院子里种了几颗桃树,据说这是晏霆特意为叶眠所种。

下人们见抒橙来了,并未多做阻拦。

抒橙便带着墨竹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

刚进门,便瞧见了满桌子的美食佳肴,抒橙挑了挑眉:“我来,没有打扰到叶妹妹和王爷吧?”

“怎么会,是妹妹不好,应当差人去问姐姐一声的。”叶眠连忙吩咐婢女准备了一副碗筷。

“王妃今日前来,是有何事?”

抒橙随着声音望去,这才好好的打量了一番晏霆。

此人身着一紫色长袍,身姿绰约俊朗不凡,或是因长年习武的原因眉眼中稍有一丝戾气。

抒橙不慌不忙的在他对面坐下:“近日无事,想出去走走,可府中的下人说需得王爷您同意才行,所以这才来叨扰一番。”

晏霆微微眯眼:“哦?王妃的身子骨可好了些?”

“谢王爷关怀,已无大碍了。”

话落,抒橙便见叶眠上前挽着晏霆的手臂说道:“姐姐嫁进王府已有些时日了,想出去走走是应当的,阿霆不如应了姐姐吧?”

晏霆温柔的看着叶眠,忍不住亲了她一口:“小眠可真是善解人意,也好。”

叶眠红着脸别过头,娇嗔道:“姐姐还在呢。”

抒橙不得不在两人的腻味下,吃完了一顿饭。

待她走出流韵轩,看着手中的白色玉佩,脸上的笑意止都止不住。

*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一蓝白色襦裙的绝色美人儿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往后一瞧,她的身边还跟着一稚嫩可爱的小姑娘。

抒橙与墨竹从未逛过这里的集市,两人东瞧瞧西转转,对小摊上的玩意儿稀罕的紧。

两人从街头逛到街尾,还是意犹未尽。

抒橙看这天还未黑,觉得这么早回王府难免有些可惜,便带着墨竹前往了一家茶楼。

茶楼里茶客寥寥,有一女子在台上正弹着琴。

抒橙与墨竹找了个位置,要了一壶茶,几盘点心后,就坐了下来静静的听曲儿。

另一桌两三个男人,打从抒橙进来开始便频频投来目光。

抒橙淡淡的皱了皱眉,不喜被人这样打量着。

也不知那些人说了什么,就见其中一位拿着一杯子走到抒橙身边说道:“姑娘可否赏脸喝一杯?”

墨竹看见来人,立马站到抒橙面前护着她。

“这位公子,你挡着我了。”抒橙神情十分不耐。

那人见状脸色微变:“姑娘这是不给在下面子了?”

抒橙嗤笑一声:“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啪。”

只见那人将手中的杯子重重的摔到了抒橙的桌上:“你别给脸不要脸。”

抒橙手里捏着鳞片,正准备动手,身旁不知从哪儿蹿出一锦衣男子。

男子手握长剑,将剑抵在那人脖子上:“还不快滚。”

就这一举动就将那人给吓着了,就见他脸色扭曲,头也不回的立马走开了。

“多谢公子。”抒橙起身向男子施了一礼。

男子将剑收回剑柄:“不必多礼,是我家公子觉得他们太吵了。”说罢,男子径直走到抒橙后面靠窗的位置。

临窗的位置上,坐着一位黑衣公子,一双眼眸如千年古井一般幽深,淡淡的侧头看着她这边。

抒橙朝他微微点头,男子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不喜不怒。

*

抒橙和墨竹出来时,天儿已经黑了。

街上亮起了几盏冷清的灯笼,还有些稀稀散散的行人。

抒橙抬头望着空中的弯月。

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他呢?

书评(331)

我要评论
  • 系统看&知道是

    系统看着她感兴趣的模样,知道是时候可以近一步诓骗宿主完成绑定了,呸呸呸,不对,是劝服宿主!

  • 抒橙懒&偷我的

    抒橙懒洋洋的看着面前这个,哦不,是这坨,白色的东西。半响后主动问道:“你是谁?你来这里是想偷我的宝石?”

  • 见那一&衣的女

    系统飞到洞底,便看见那一身着红衣的女子躺在一堆宝石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