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起小妹竟然这么波澜不惊。”闻听家仆反馈信息回去的消息,孙权略感出乎意料。 “原本就互相认识了,虽然年龄上有差距,但也算是上能选择接受的结果。”周瑜轻轻一笑。 奎特与孙尚香的订亲,可也不是什么自由谈恋爱的结果,不只奎特那边情窦初开未开,孙尚香...

“没想到小妹居然这么平静。”听闻家仆反馈回来的消息,孙权略感意外。

“本来就相互认识,尽管年龄上有差距,但也算得上能接受的结果。”周瑜微微一笑。

莱尔与孙尚香的定亲,可不是什么自由恋爱的结果,不单莱尔那边情窦未开,孙尚香这边也没有对一个比自己小七八岁的孩童产生情愫,不存在为了嫁给莱尔玩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降智戏码。

对,这一切是孙权的安排。在这个时代,作为一方诸侯、作为孙家之主、作为兄长,孙权的安排可视作不由抗辩的命令,别说嫁给一个十岁的小屁孩,就算要嫁给一个行将就木的老爷子,孙尚香最终也得含泪点头,履行家族成员的义务。

原本孙尚香的身份十分适合拿来对外政治联姻,但如今孙吴压着曹魏打,地盘已不再局限于长江以南,大有一统江山之势,根本不需要玩什么政治联姻找盟友。外头唯一有政治价值的对象是刘协,但这是要将孙尚香送去曹魏等死,还是希望曹操将刘协送来孙吴?

外销无价值,那就只能转向内销,要不嫁给还算年轻的名臣名将,要不嫁给名臣名将的子孙,以亲戚关系加强君臣间的羁绊,稳固孙家的统治。

诸葛瑾、诸葛亮、莱尔一族三杰,尽管目前官职还不算高,但孙权十分看重他们的人品和能力,莱尔已进入联姻列表上——当然,只是一个候补,还有别的竞争者。

“不过,【将外面的世界视为猪圈,供养我们大吴】……这麒麟儿一心只想着航海倒是可惜了。”而莱尔之所以最后能脱颖而出,正是经由孙尚香之口传达至孙权之耳的‘殖民政策’。

‘剥削’不是什么新鲜的方针,达官贵人将平民百姓视作豚犬、刮取民脂民膏过着优渥的生活,已经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年,‘殖民政策’只是将这种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从国内延伸到国外。

但在天下诸侯还为争夺江山而内斗不休的当下,莱尔能够提出‘殖民政策’,说明了他的心有多大。自己的妹夫是一个看得比谁都要远、心比谁都要大的豪杰,在孙权看来绝非坏事。

“……”周瑜闻言不置可否。

若是莱尔不是一心想着航海,区区海贼团数百人什么事情都干不了,还连海贼团的实际控制权都让给孙权指派的将军,孙权会否把莱尔的远见视作野心而防备都是未知之数,还‘麒麟儿’和‘妹夫’个啥。

虽说他与孙权算得上君臣相得,但智商长期在线,只将孙权视作具有一切常见弊病的凡人,不是什么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完美君主。

“说起来,就当是贺礼吧,”不知道周瑜的腹诽的孙权接着道,“公瑾,现在可以给他安排一批船匠吗?”

周瑜笑着应道:“开始北伐以后,水师的作用已经没那么大了,完全可以抽调出来。”

现在紧缺大量的工匠,造大炮的、磨石弹的、配置火药的,但就是不缺造船的。

孙权点点头,负手而立:“那么,就让我们看看莱尔未来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吧~”

————————————————————————————

“…………”

“…………”

莱尔一脸茫然地与孙尚香并排坐在床边。

他可以再等个四五年,但孙尚香等不起,即便已经订了婚,大龄未嫁的女人还是会被耻笑的,两人在孙权作出决定的半年后的某个黄道吉日成婚。

一切按照最正统的“六礼”进行,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一个都不能缺,排场也往大的执行……没什么好说的,大人们说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莱尔只在学问上是开拓者,在压根没有正确错误、先进落后一说的风俗习惯上只能随大溜。

忙活了好一大通,总算是结束了。

“所以……”待外头的人声完全沉寂下来,莱尔才看向身旁一身红衣的孙尚香,有几分拘谨地问道,“郡主,我以后能称呼你为‘娘子’?”

孙尚香也是觉得尴尬,但毕竟早就做好精神上的准备了,点头道:“按正常的称呼就可以了,相、相公。”

莱尔身子抖了一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噗~”看见莱尔这反应,孙尚香忍俊不禁,这一笑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下来,“相公你抖成这样,看来是对我很不满意了?”

“哪有哪有,我只是不习惯而已。”莱尔也是乐呵地笑了起来,没个正经道,“娘子这么漂亮,我有什么不满意的~”

老妈长得丑是没办法,但莱尔的审美观可没有受到影响。

孙尚香不如江东二乔漂亮,但颜值也远在大众脸之上,在美女见得少的莱尔眼中已经是最漂亮的女人,亲近漂亮的大姐姐有什么不对?

“……啊,”莱尔面容一正,补充道,“不过在爹和娘亲面前,我一定会说贤良淑德和才华更加重要。”

照顾长得不漂亮的老妈的心情。

“好好~”孙尚香眉开眼笑,她也不知道自己做不到贤妻良母,完全不介意自家相公专看皮囊漂亮与否。

莱尔眼珠一转,往旁边挪了挪,挨到孙尚香的身边,探着脑袋问道:“话说,既然你是我娘子,我是不是可以做点夫妻才能做的事情啊?”

孙尚香斜了莱尔一眼,无语道:“……相公估计还要再等个几年吧?”

就算莱尔天赋异禀,过早做这种事也对身体无益,婚要早结,但夫妻之事只能延后。

“搂搂抱抱也不可以吗?”莱尔失落无比。

“这个……自然是可以的。”孙尚香脸一红,就算不能行周公之礼,他们还是要同床共枕,亲密的动作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做。

“那亲嘴呢?”莱尔脸色一喜。

“……也可以。”孙尚香下意识地作出回答,但马上意识到不对劲,“慢着,这种事谁教你的?”

“船长。”挺胸。

“…………”好吧,孙尚香就知道。

“对了对了!”莱尔压低声音问道,“船长说成为夫妻以后,我脱光你的衣服你也不会抽我,这也是真的吗?”

“…………”孙尚香决定了,以后看见甘宁往死里怼。

序章

2021-01-14

书评(298)

我要评论
  • 被腐化&有的灵

    在一次又一次的人生中灵魂获得历练,有的灵魂被腐化,一路掉到最朴素的次元,有的灵魂被强化,逐渐爬上充斥着强者的次元。

  • 或许“&在某处

    或许“无限次元世界”仍然只是井底之蛙的狭隘见解,在某处还有更神秘的概念,但这个故事只在此范围内进行,无须继续往外扩散。

  • 汰法则&全体亡

    所谓【优胜劣汰法则】,既非单论最终结果,亦非单论面板能力的强弱,而是纵观亡者的人生方方面面,结合全体亡者的大数据的一种评定方式:

  • 钱还要&酒同时

    若是亡者生前是个没钱还要疯狂喝酒、发酒疯还要打妻儿的酒鬼,将在低一档的世界中的贫穷家庭中出生,有一个好酒同时会发酒疯的老爹;

  • 比、其&平凡无

    若是亡者生前孝顺无比、其他方面平凡无比,将在原世界的父母秉性上乘的普通家庭出生;

  • 的家庭&出生;

    若是亡者生前是个有钱的爱好高档酒的酒鬼,将在原世界的经营酒庄的家庭出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