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墨竹口中得来的消息,抒橙也明白了这个将军府里除了叶眠这个侧室以外,除了两名姬妾。 两名姬妾一位是晏霆的同僚送的,另一位是在春香楼里买来的舞姬。 但是晏霆最疼爱的但是叶夫人,常日居住她的别院里。 “小姐,您昨日怎得...
从墨竹口中得来的消息,抒橙也知道了这个将军府里除了叶眠这个侧室以外,还有两名姬妾。

两名姬妾一位是晏霆的同僚送的,另一位是在春香楼里买来的舞姬。

不过晏霆最宠爱的还是叶夫人,常日住在她的别院里。

“小姐,您今日怎得突然想知道府中之事了?”墨竹终究还是将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抒橙淡淡道:“整日待在这府中,也没别的事,找些乐子罢了。”

“小姐要不随我一同去花园逛逛吧,那儿的海棠花生的极好呢。”

抒橙闲着也是闲着,便应了下来。

不过她的身体还未彻底痊愈,一路上都是由墨竹搀扶着她。

...

慎王府的花园修的很大,顺着一块块鹅卵石砌成的蜿蜒小路便来到一片池塘。

塘中的水很是清澈,隐隐约约还能见到几条金鱼。

塘边还种了许多海棠花以及紫罗兰,放眼望去,让人觉得很是心旷神怡。

抒橙由墨竹搀扶着到了塘中的小亭。

好巧不巧,遇到了正在亭中作画的叶眠叶夫人。

叶眠见抒橙到来,放下手中的笔,走上前去施了一礼:“几日不见姐姐了,今日也是出来赏花的?”

“是啊。”抒橙笑了笑,绕过她往石凳上一坐:“叶夫人在作画呢?”

“这不是打发时间,画着玩儿呢。”说罢,叶眠将桌上的画递给了她身边的婢女。

抒橙知道这是不想让她看了,不过她本来也没多大的兴趣。

叶眠在抒橙的对面坐下,让她身旁的婢女给抒橙添了杯茶:“姐姐近日身子可好了些?”

抒橙刚端起茶杯,身旁的墨竹轻轻碰了一下她的手肘。

抒橙没理会,则是小嘬了一口:“好些了,谢谢叶夫人关心。”

“近日妹妹从阿霆那儿得了一千年人参,说是补气血的。

我瞧这也没什么用,一会儿我让我的婢女给你送去可好?”叶眠很是真诚的对着抒橙说道。

就如两人情同姐妹一般。

抒橙知道这人是来炫耀的,但她偏偏不接茬儿:“那抒橙就此谢过叶夫人了。”

不是想送人参吗?

既然送那她肯定得好好接着。

叶眠看着抒橙满不在乎的模样她就来气,捏紧了手中的帕子说道:“你我入了这王府就是姐妹了,说谢也生分了些。”

抒橙扬了扬眉,神色依然没什么变化:“叶夫人说的是。”

叶眠听见此话,只是笑了笑便没在说话了。

在亭中待了一会儿觉得甚是无趣,便与抒橙告别离开了。

“小姐,您刚刚怎么就把茶给喝下去了,万一那叶眠给您下毒怎么办?”待叶眠一走,墨竹立马有些不满的说道。

抒橙正拿着鱼饲逗弄着池塘里的小鱼:“她就算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

“那个叶眠以为自己得宠就了不起了,等小姐身子骨好些了,将军指不定以后还会常住咱们碧芳苑呢。”

“墨竹。”抒橙拿着鱼饲的手一顿:“将军并非我良人,以后此话莫要说了。”

墨竹看着自家小姐好似不开心的样子,怯怯的道了句:“是。”

“我乏了,回去吧。”

书评(360)

我要评论
  • 抒橙看&的手默

    抒橙看着自己的手默默的念着这个陌生的名字:“原来是钻石啊。”

  • 开了一&漉的大

    宝石上的人好似听见了动静,她的睫毛微动,睁开了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像刚睡醒似的。

  • 的草丛&小山洞

    这时,不远处的草丛中发出了“沙沙沙”的声音,一条红色的小蛇往瀑布旁边一个小山洞奔去。

  • 钻石戒&指,飞

    说着便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的一枚钻石戒指,飞到抒橙的手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