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橙准时起床后,正准备好唤人梳妆打扮,她的婢女就将她要喝的汤药给端进去了。 “公主,先喝药吧。” 抒橙望着这碗黑乎乎的汤药,还未喝入肚就觉得有些想吐了。 默默的的在心里记上系统一笔后,一仰而尽,将汤药问题了。 “好苦。”...
抒橙起床后,正准备唤人梳妆,她的婢女就将她要喝的汤药给端进来了。

“公主,先喝药吧。”

抒橙看着这碗黑乎乎的汤药,还未喝下肚就感觉有些反胃了。

默默的在心里记上系统一笔后,一仰而尽,将汤药解决了。

“好苦。”抒橙放下碗的时候眉毛已经拧到一起了。

婢女见状,上前递上早已准备好的话梅:“公主,尝尝这个话梅。”

“嗯,替我梳妆吧。”

【老大!】一声稚嫩的童声出现在抒橙的脑海里。

“你还知道来找我?”抒橙有些不爽。

【老大对不起!系统出了一些故障....】

抒橙见系统声音逐渐委屈,有一些心软。系统出了故障,好像也不是它的问题。

算了,先原谅它吧。

她可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

“把记忆传给我。”

【资料传输中,请稍后....】

听见这个声音,抒橙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

抒橙这次所用身体的原身叫虞抒橙,是凤凛国的九公主。

是个性情温婉的美人儿。

皇帝共有九子,虞抒橙前面还有两位姐姐,不过均已出嫁。

原身及笄那年,她的国家与南慕国的战事落败,皇帝不得不忍痛将她嫁去和亲,并与十座城池一起作为译和条件。

南慕国的皇上有四位兄弟,虞抒橙所嫁之人便是排行老二的慎王晏霆。

晏霆此人喜弄武,是南慕国出了名的武将。

他有一宠爱的侧室,叶夫人。

虽虞抒橙是他明媒正娶的王妃,可晏霆从未将她放在心上。

除了大婚之日,原身便再没见过他。

一则是她的身份,二则是叶夫人的缘故。

晏霆不爱她,她很清楚。

当然,她也不爱晏霆。

所以她也不需要他的宠爱。

只是原身身体本就不好,加上之前接近一月时间的舟车劳顿,于是越发的脆弱,只能每日汤药为伴。

晏霆顾忌她的身份,给她的待遇是极好的。

却以怕她身体吃不消为由不让她踏出府门一步。

虞抒橙终日待在这所别院里,郁郁寡欢,一年后就去了。

【虞抒橙的愿望是:在不影响两国关系的情况下与晏霆和离,获得自由,并好好活下去。】

“这个得从长计议啊。”接受完整个剧情的抒橙微微皱眉。

“对了,先把强身健体丸给我。”

她实在不想再喝那个黑乎乎的汤药了。

【好的,强身健体丸服下以后第二天才会有效果。】

“嗯,知道了。”

...

服下强身健体丸后的抒橙感觉全身都舒畅多了。

虽然系统说要第二天才会有效果。

可能是心理作用?

“公主,这枝流云簪您戴着真好看。”婢女轻轻拂过她的发丝。

抒橙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这个婢女身上,婢女名叫墨竹,是她从凤凛国带来的。

是个挺忠诚的,在原身去了没多久她也跟着原身去了。

“以后别叫公主了,今时不同往日。”抒橙拉过她的手,轻轻拍了拍。

顿了两秒,继续说道:“就叫我小姐吧。”

墨竹微微曲膝施了一礼:“是,小姐。”

抒橙轻嗯了一声,见已经梳妆好了,起身就往桌边走。

原身喜茶,墨竹便在她的桌上放置了茶具。

抒橙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放在鼻尖闻了闻,漫不经心的问道:“将军呢?”

墨竹有些好奇,往日小姐从未主动提起过那位,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答了:“将军在军营里,听闻要后日才会回来。”

“嗯,叶夫人今日可有来过?”

“还未。”

抒橙听完默默点头,原身自嫁过来以后从不关心府里的一切。

她除了知道叶夫人名为叶眠外,其他一概不知。

叶眠虽经常给她下绊子,不过都是些无痛关痒的事儿。

原身基本都是默默忍过来,不把她的挑衅放在心上。

可抒橙是个讨厌麻烦的人,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不是?

谁知道哪天那个叶眠来触她霉头不是?

“她是个什么来头你可知?”

墨竹听到此话,愤愤不平的说道:“她不过是将军在外捡来的孤女,没什么特别的。”

“一看就是个狐媚子,也不知道将军喜欢她哪里。”

抒橙笑了笑:“你这话就不对了,她能得将军喜爱,一定是有她的过人之处。”

墨竹撇了撇嘴:“墨竹不觉得,小姐在墨竹心里才是最好的。

将军可是有眼不识泰山,没有发现小姐您的好。”

“你啊,此话对着我说也就罢了。现在咱们人在屋檐下,需得谨言慎行才是。”

“可墨竹说的就是事实嘛。”

抒橙摇了摇头,没再接话。

书评(315)

我要评论
  • 道这话&系的,

    系统知道这话就代表着绑定有望了,兴奋的说道【没关系的,你都是我老大了,我帮你存着,你想要我就给你,只要你同意绑定。】

  • 道,不&后带走

    “不知道,不想。”抒橙翻了个身,继续道:“你是想把我骗出去然后带走我的宝石?”

  • 的长发&的山水

    她的纱裙像一朵盛开的大花一样,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浓厚乌黑的长发,跟红衣结合在一起,犹如一幅色彩斑斓的山水画。

  • 枚红色&,神秘

    只见一枚红色戒指熠熠闪烁,神秘的光华像是黑暗森林里的宝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