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不上了。”奎特他的背影载着蜀汉的大人物的两艘战船渐远,摇了摇摇头。 甘宁一拳砸在大炮炮身上,半是恼火半是气恼道:“可恨!就仅有四艘战船,我们开了这么多炮,居然还放跑了两艘!” “也没办法,以这种粗鲁的方式连续发射的石弹,注定一生难...

“追不上了。”莱尔目送载着曹魏的大人物的两艘战船远去,摇了摇头。

甘宁一拳砸在大炮炮身上,半是郁闷半是恼怒道:“可恶!就只有四艘战船,我们开了这么多炮,竟然还放跑了两艘!”

“没有办法,以这种粗野的方式发射的石弹,注定难以瞄准,除非对方冲过来跟我们拼命,目标变大,命中率才会提高。”莱尔表示理解并安慰道,“不过要求也别太高,说不准我们已经干掉曹孟德了呢?”

一部分是本来就很难瞄准,一部分是训练量不足,一部分是紧张怯场,结合起来就是命中率感人,无法做到将几乎同时开溜的曹魏君臣的战船全数击沉。

面对此状况,莱尔按照【让领导先走】和【让领导走中间】的原则,建议甘宁重点打击‘跑在最前头的’和‘跑在中间的’两艘曹魏战船,而甘宁也不辱使命,指挥士卒先后将这两艘战船击沉。

但是。

“……就算真的干掉了曹贼,我们也不知道啊。”孙尚香转过身,眺望上游沉船处,喃喃道。

比起确认被石弹命中、必将沉没的战船上有哪些大人物,莱尔和甘宁更愿意去追杀另外两艘战船,确保万无一失,追击失败后想回头确认已经做不到了。

曹魏君臣聪明,底层士卒也不蠢,他们缺的只是团结一心,导致行动效率不如前者。除了少数对自己的水性和体质有自信的荆州水军选择跳江游回岸边,其他士卒都选择躲开北侧的大火和南侧的石弹,从东侧逐一分离战船逃生,而莱尔和甘宁的战船就在这一批慢一拍的逃生大军的逃跑路线上,不得不避其锋芒。

“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这一战已经分出胜负了。”事实上,莱尔并不是太在意曹操的死活,按照他的看法,东吴能否笑到最后的决定权已经不在魏国手上,就算最后输掉了也是自己内部的问题,“现在,船长,我们该功成身退了。”

“了解,团长!”这是甘宁第一次不抱有调侃意味地称呼莱尔为‘团长’,这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喂,你们这群家伙,别以为立了功领了赏就万事大吉啊!之后看我不操练死你们,大炮打得这么歪,洞房的时候不怕自己进错洞啊!”

“诶嘿嘿~”被骂了一顿的炮兵们不但没有羞愧恼怒,反而一个个眉开眼笑,他们听见‘立功’和‘领赏’就知道甘宁不会亏待他们。

“狗嘴长不出象牙的东西!”旁边的孙尚香暗骂一声。

莱尔转过头,茫然地向孙尚香问道:“郡主,‘洞房进错洞’何解?难道不应该是‘洞房进错房’,和别的女人做夫妻吗?”

“这……!”孙尚香张张嘴,饶是她再巾帼不让须眉,也无法回答这种问题,一跺脚转过身,“这问题问你娘亲去!”

“?”莱尔鄙夷地看了一眼孙尚香,往旁边挪几步,压低声音问甲板上的水兵。

“哈哈哈~!”听见这番对话的甘宁哈哈大笑,振臂高呼道,“大伙,别管那群丧家之犬,回去和船队汇合,之后就直接护送我们的小小团长和小郡主回营了!”

》》》》》》

十分遗憾,由于当时兵荒马乱,曹操乘坐的战船在出发时出现了点小变故,并不符合【让领导先走】和【让领导走中间】的条件,从而躲过一场杀身之祸……不过,‘大难不死’不代表会‘必有后福’。

参与赤壁之战的文官武将死了一大票,足以让他发自真心地哭出来。虽然他能从下面提拔文士武官坐这些人的位置、维持曹魏的正常运行,但让一群不管是忠诚度和才能都不如前任的家伙身居高位,会对曹魏的发展留下隐患。

另外,曹军大败后,不管是内部还是外部,各种此前被曹魏大势震慑住的跳梁小丑都蹦跶出来,闹点蛾子给自己争取利益。

——当然,最大的麻烦来源还是拥有着未知武器的东吴。

“啧~!命真大,这都让他躲过去了。”其他人都沉浸在击退曹军+攻占荆州的喜悦中,赤壁之战一役中立下奇功的甘宁在听闻曹操生还的消息后当场黑了脸。

“兴霸将军无须介意,能大败他一次,就能大败他第二次,”周瑜轻笑一句,看向营帐内的孩童,“莱尔发明的大炮,可不是只能用在水战上。”

不想当什么海贼王的他,只想用大炮轰开曹魏的城池,再将战船上的大炮推下来、放置在城墙上防守。

“嘿~”营帐内众将笑得很****,他们当中有的人是从孙坚时代开始跟过来的老将,但这么轻松的仗还是第一次打。

好吧,若是曹魏不玩什么‘战船首尾相连’,战斗不会一碰立刻分胜负,乱糟糟的水战中就会显露大炮命中率低的弊端……但最终结果不会有任何变化。

周瑜微微一笑,让人意外地朝莱尔咨询意见:“莱尔,现在荆州已尽落在我等手中,你认为我们跟着下来该怎么做?”

“?”原本只是跟孙尚香站在营帐最远处,厚着脸皮旁听军情的莱尔,也没有想到周瑜会找自己答话,略一思考,走出来拱手道,“都督,我认为该稳扎稳打地持续向曹魏发动进攻……若是火药和石弹的数量还够用,现在就可以将长江北岸的城池攻打下来,以之作为北伐的桥头堡。”

“相当进取的提议。”周瑜面上笑容依旧,看不出持有何种态度,也没有对莱尔的意见给出任何评价,“有什么原因吗?”

莱尔咧咧嘴,不答反问:“都督认为江东能保持黑火药的秘密多长时间?”

“!”周瑜面色一变。

“参与到硝石和硫磺收购的商人、参与到黑火药研发和配制的炼丹术方士、参与到大炮铸造的匠人、使用大炮的炮兵……都督有信心让所有人全部闭紧嘴巴吗?”孙权自然有下令保守秘密,也实行了多条防止泄密的措施,但世界没那么简单,想预防泄密就能一辈子保密。

“事实上,我认为只需要有一个人偷拿一小包火药,交到曹魏麾下的炼丹方士手中,一下子就能猜到是由什么改良而来,明确方向地研究,不出数年就能出结果。”这已经是理想的结果了,还需要人家慢慢跟风,正常情况是直接窃取成果,研发周期为0,“比起各自发展若干年,然后大家大炮互射,我认为不如穷兵黩武,务求尽早结束大汉内部的战争。”

营帐内众将神情变了几变,拿大炮射人有多爽,就有多不愿意被人用大炮射,没多久就有人走出来喊道:“都督,末将认为……莱尔言之有理,末将愿为先锋!”

“此时还需从长计议。”北伐大事,只能由孙权下决定,周瑜若是玩一手‘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迟早都会出现君臣相忌的局面。

只不过。

“…………”周瑜看着退回原位被孙尚香拉住窃窃私语的莱尔,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序章

2021-01-14

书评(93)

我要评论
  • 榜上有&世界中

    若是亡者生前是个白手起家、国内富豪榜榜上有名的企业家,将在高一档的世界中的富商家中出生;

  • 若是亡&酒的酒

    若是亡者生前是个有钱的爱好高档酒的酒鬼,将在原世界的经营酒庄的家庭出生;

  • 恶果,&一档的

    若是亡者生前自认为在行善、结果却给其他人带来巨大恶果,将在低一档的世界中的善人家庭中出生;

  • 混得不&生;

    若是亡者生前漠视双亲、无血无泪,但在社会上打滚还混得不错,将在原世界作为孤儿出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