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轻取袁绍,变的娇纵出来了,居然连这支援军都也没留。”从上游下去的莱尔本来还我以为要先跟蜀汉的援军来一场恶战,但不明白是更本也没留援军,但是陆上的曹兵还也没反应时回来,放火船队到达曹军船阵的后方时,更本也没受阻截。 “哈哈~...

“曹操大胜袁绍,变得骄纵起来了,竟然连一支援军都没有留。”从上游下来的莱尔原本还以为要先跟曹魏的援军来一场恶战,但不知道是根本没有留援军,还是陆上的曹兵还没有反应过来,纵火船队抵达曹军船阵的后方时,根本没有受到阻击。

“哈哈~所以我就说小子你太小心了~”甘宁大笑道,但他也就随口一说,身边有一个能提醒他各种状况的策士是一件幸事,今后也将继续听取这些意见,“那么,跟着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我要发射第一炮。”莱尔提出唯一的要求。

“可以~”甘宁咧咧嘴,他与莱尔的脑电波在此刻同步,但显然不会堕落到跟一个十岁孩童争抢,“降低航速,靠近曹军,炮兵往炮管装入燃烧弹!”

大炮早已架好,火药也填充完毕,为了预防要与来自赤壁北岸的援军交战,一直没有装入弹药,但现在已经可以无视那些摆在脚边的实心石弹了。

“转向!”甘宁的胆子比周瑜大得多,一直将战船航行到能看见曹军船阵上的兵荒马乱的距离,才下令将船头摆过来,让架在右舷的大炮朝着敌人。

“点火!”一声令下,炮兵以火把伸进炮管,点燃里头的燃烧弹。

其中的两组炮兵,将手上的火把交给莱尔和孙尚香,自动自觉地退到后头。

“我第一个!”莱尔率先点燃导火索。

“是是~”孙尚香故意慢了几秒,但也赶在甘宁下令之前动手。

“开炮——!”

炮声轰鸣,与南侧的石弹不同,这边发射出去的是一个个桶状物。

莱尔临时更改配方制作的‘燃烧弹’与后世的那玩意不一样,如今的生产技术也做不到那样的东西,只能以分隔桶盛放燃烧剂,先点燃燃烧剂,再引爆炮管里的黑火药将桶发射出去。

这些燃烧弹重量明显不足,尽管飞得又高又远,但落在曹军的战船上只是传来一声响,连甲板都砸不穿。

然而,随着燃烧剂的持续燃烧,原本呈现油腻的黑泥状的燃烧剂逐渐转变为流体,不算太剧烈但难以扑灭的火焰沿着甲板快速扩散。原本燃烧的仅仅是燃烧剂,但很快战船上的绳子、帆、麻布、箱子逐一被点燃,最后整艘船被火焰笼罩。

“继续开炮!我没喊停就不要停!”甘宁大声嘶吼道。

莱尔将火把交给原来的炮兵,捂着耳朵,在断断续续的炮声中走到甘宁身边,用脚踹了一下吼得脖子都红了的甘宁,大声道:“不,我们应该要停下来。”

“哈?”甘宁猛一低头,不敢自信地叫了起来。

“当然,其他四艘战船要继续开炮放火,想制造恐慌,如今这个火势还不够。”大炮的射程有限,火焰的蔓延速度也有限,其实曹军还是能通过分离战船的方式撤退,但这需要他们冷静下来、做正确的事情,而吴军则是要想方设法让他们失去冷静。

甘宁一时间还是没想明白,困惑道:“那我们这艘船呢?”

“绕过去下游,准备欢迎落荒而逃的曹魏君臣啊~!”莱尔冷笑道。

》》》》》》》》

“谁能告诉我!那是什么东西!”

即便实心石弹不会爆炸,杀伤效率不高,也存在着刚好砸死人就站在船阵南侧指点江山的曹操的理论可能性,这让曹操有点淡定不下来。

然而不管他怎么大声质问,四周的谋士连一个猜测都说不出口,投射石弹的东西他们只能想到‘霹雳车(投石车)’,东吴的战船上的东西怎么看都跟那玩意没关系。

谋士们意识到被大炮发射的石弹击破的战船船舱进水,但被后头的战船拉着而没有完全沉没,拖慢了原本就不怎么样的航行速度,纷纷提议撤退,曹操也从善而流,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然而在他们试图稳定军心的过程中,船阵北侧受到东吴水军袭击,火焰燃起。

要完成正确的事情,免不得要分工合作,但火焰就像是一道催命符,给位于船阵之上的所以曹兵订下败亡的时间,谁会愿意去做近乎送死的工作,此种状况下再难稳定军心。曹魏君臣别无选择,只能抛弃船阵上的大军,在亲兵的护送下自行逃命。

他们不可能往上游逃,此时的风向是北偏西,即便战船上既有帆又有桨,也不可能故意逆风逃跑。只能选择跑到东侧,快刀斩乱麻地分离出几艘战船,扬帆划桨全速往下游逃窜。

然而,他们的动作再快,也躲不开不过某人预测的提前量——

“天要亡我曹孟德吗!?”曹操绝望地看着横在江面上朝他们发射石弹的东吴战船。

假如是往日的战争方式,大概会出现一句‘曹贼休走!甘兴霸在这里等候多时了!’,但诸葛亮发明的大炮就算能调节发射角度,也受到射程范围的限制,在到达能够听清对方喊话的距离前,早就该开炮了。

“主公!快躲入船舱!”阿猛将曹操强行塞进船舱里,扯过一名划桨的卫兵,自己接过船桨使劲划,大声吼道,“那种东西跟投石车一样,准头很糟糕的,只要我们划得够快,石弹就打不中我们!”

“哦!”划桨的卫兵们被激发出求生意志,划桨的频率上升。

大炮的轰鸣声接连响起。

接着是一声又一声石弹落水的声音。

蓦地,出现一声战船被命中的声音。

“!”曹操心中一紧,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被命中的战船不是自己身处的这艘,而是其他下属搭乘的战船。

咬咬牙,钻出船舱。

一抬头,却发现自己所搭乘的战船已从旁越过拦路的东吴战船,但那艘挂着一面画着人类头骨与火焰的旗帜的东吴战船的另一侧,同样布置着奇怪的发射石弹的兵器,吓得他又缩回船舱里,免得他这威武的容貌被东吴将领认出来,全部火力对着这边打。

至于原本要确认被打沉的战船上有自己哪位下属一事,已然没空去理睬,只能继续祈求上天赐予他好运气。

序章

2021-01-14

书评(368)

我要评论
  • 又一次&强者的

    在一次又一次的人生中灵魂获得历练,有的灵魂被腐化,一路掉到最朴素的次元,有的灵魂被强化,逐渐爬上充斥着强者的次元。

  • 无限次&底之蛙

    或许“无限次元世界”仍然只是井底之蛙的狭隘见解,在某处还有更神秘的概念,但这个故事只在此范围内进行,无须继续往外扩散。

  • 白光祖&的家财

    若是亡者生前是个败家子、白光祖祖辈辈的家财、最后郁郁而终,将在低一档的世界中的贫穷家庭中出生;

  • 他人带&的善人

    若是亡者生前自认为在行善、结果却给其他人带来巨大恶果,将在低一档的世界中的善人家庭中出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