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一对俊男靓女再度携手同行。 昨天是纪峋与抒橙归国的日子。 两人在国外去学习了五年,在这五年里,他们的感情越发好,抒橙的父母也否认了这个因为未来女婿。 纪丰在多次找纪峋回去承继家业未果后,也渐渐地原则了他的决定。...
机场,一对俊男靓女携手同行。

今天是纪峋与抒橙回国的日子。

两人在国外学习了三年,在这三年里,他们的感情越来越好,抒橙的父母也承认了这个未来女婿。

纪丰在多次找纪峋回家继承家业无果后,也渐渐遵循了他的决定。

纪峋虽说没有彻底原谅纪丰,但他的心里已经不再有恨了。

一切都归功于身边这个人的功劳。

“宝宝,你去休息吧。”两人刚回到家,纪峋就自发去收拾行李了。

抒橙看着眼前不停忙活的这个人,三年了,他们都成熟了许多。

可这三年他从未变过,对她一如既往的体贴,温柔,将她变的愈发骄纵。

“小峋峋,今晚我想吃糖醋鱼。”抒橙上前搂着他的腰,歪着脑袋看向他。

纪峋最受不了的就是她的撒娇,安抚似的在她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乖,下午我就去买菜。”

“嗯!我还要吃排骨!”

“好,排骨。你先去休息好吗?”

小姑娘一直撒娇的话他哪儿还有心思收拾行李?

费了好大的劲儿将抒橙支走后,纪峋看着她的背影溢满了柔情。

微微摇了摇头,小声的说了句:“还真是甜蜜的烦恼啊。”

...

纪峋向抒橙求婚那天,是在回国后第一次开画展的时候。

很多年以后抒橙想起当时的画面依然心动不已。

那天抒橙起了个大早,纪峋因为要提前进场准备的缘故,不到天亮就出门了。

抒橙则是一个人来到了展馆。

当抒橙走近展馆,便见走廊上铺满了红色的玫瑰花瓣,墙壁上挂满了十一幅少女的肖像图。

不同背景,不同地点,同一个人。

她才知道,原来这个画展是为她而开的。

等她将十一幅画挨个挨个仔细看完了以后,纪峋就出现了。

他身着正装,走捧鲜花走到抒橙面前,单膝下跪,掏出准备了许久的戒指:“宝宝,你愿意嫁给我吗?”

此时的抒橙早已泣不成声。

连忙点着头把自己的右手伸出去,待她深呼吸了好几次后,说出了纪峋无比期待的那句:“我愿意。”

纪峋听见那句“我愿意”,也跟着红了眼眶。

将给她戴好戒指后,两人便紧紧相拥在一起。

守得云开见月明,大抵就是如此吧。

当天下午,纪峋就迫不及待的带着抒橙去领了证。

两人领完证第二日便跑到马尔代夫去度蜜月了,说是什么旅行婚礼。

抒橙父母一直都是比较开明的倒也随他们去了,而纪峋就更不用说了,好不容易娶回来的老婆比什么都重要。

抒橙躺在沙滩边的躺椅上惬意的晒着太阳翻着朋友圈。

“纪峋,兔子也在这边诶。”抒橙将手机递给纪峋,“我好久没见她了,我们把她叫出来玩吧?”

纪峋拿过一杯橙汁插了一支吸管喂到抒橙嘴边:“好啊,你给她发消息吧。”

抒橙很快就把兔子给叫出来了,几人约在了沙滩附近的一家餐厅。

她跟纪峋到的时候,兔子已经在餐厅等着了。

三年不见,兔子也结婚了,她老公看着干干净净的,抒橙一看就知道这是她喜欢的类型,两人也是很般配。

兔子上前给了她一个熊抱:“橙橙,好久不见啊。”

抒橙笑:“是啊,你们也是过来玩吗?”

“对啊,真是巧呢。”

四人寒暄了几句,兔子就拉着抒橙去外面吹吹风了,说是要跟她说些体己话。

两人大男人见状也没拦着,叮嘱了她们要注意安全便随她们去了。

“橙橙,婚后生活过的怎么样啊?”兔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抒橙脸上扬起一丝甜蜜的笑容:“很好啊,你呢?”

“我也挺好的,不过我老公最近逼着我要孩子呢。”兔子嘟着嘴有些不满。

“要孩子?”抒橙不解:“怎么要?”

兔子听完瞪大了眼睛犹如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我说不是吧,你跟你家那位还没有..?”

“没有什么啊?”

“就是..没有进行生理上的交流吗?”

抒橙懵懵的:“怎么交流?”

兔子发现自己好像解释不了这个问题,于是拿起手机搜索了一些什么东西然后拿给了抒橙:“你看看,话说你们家那位还真能忍啊,啧啧。”

抒橙翻着兔子的手机,这才有一些了然。

不就是交配吗?

说的那么复杂干嘛?

还生理上的交流...

“我看懂了。”抒橙假装淡定的将手机还给她。

兔子拍了拍她的肩膀:“加油啊橙橙,祝你早日彻底拿下你们家那位!”

抒橙听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四人吃完晚餐以后就互相道别了,各自回了酒店。

两人躺在床上时,抒橙轻声唤了他一声:“纪峋....”

“怎么了?”纪峋觉得今晚的她有些怪怪的,好几次欲言又止了。

抒橙想到那些画面,脸一下红了,低下头:“没什么。”

纪峋以为她是刚来这边有些水土不服,也没多想,只是安静的拥着她。

见他没说话,抒橙觉得有必要证明一下自己的魅力了,这么久了他都没有碰过她,人家兔子都快要孩子了。

想着,抒橙就有些不爽了,翻身而上压着他,居高临下。

纪峋一脸懵:“宝宝,到底怎么了你?”

抒橙纠结了好半天,脸憋的通红:“我们...我们来交流一下!”

“交流什么?”他觉得有些好笑,大晚上的非要拉着他交流一下?

“生理交流!!”话落,抒橙害羞的将脸埋在他的脖颈处,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窘迫的样子。

纪峋微眯着眼神,神色冷静,语气漫不经心的:“你确定?”

抒橙有些紧张的捏着他的袖口:“把...把灯关掉!”

纪峋倒也听话,乖乖的先伸手将灯给关了。

于是。

第二天。

抒橙整个人还是有些懵的,全身也在发酸。

他见到她醒了,凑过来在她耳畔,嗓音带着一丝晨起的慵懒:“宝宝现在满意了吗?”

抒橙一僵,往后缩了缩,然后将头埋在被窝里不敢看他。

纪峋轻笑一声:“宝宝不说话是害羞了吗?昨晚可是你说要交流的呢?”

说完还准备继续逗弄一下她,握住她的手把她往自己怀里一带,在她的额头附上一吻:“我很满意。”

*

又是一年深冬,白茫茫的大雪给整条街道添了一些别样的风味。

“宝宝...”纪峋坐在轮椅上,费力的抬头望向身边的这个人。

此时的两人头发已经花白,抒橙蹲下身来看着已经不复往日帅气的纪峋。

系统当时问她选择离开还是留下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决定留下来陪伴这个人。

他对她真的很好,填补了她几百年来空洞的内心,将他所有的爱无保留的全给了她。

“我在。”

纪峋艰难的扯了扯嘴角,呼吸逐渐微弱:“我爱你。”

抒橙眼泪夺眶而出,连握住他的手贴向自己的脸庞:“我也爱你。”

目光快要没了焦距的纪峋执着的注视着抒橙。

他好想能在多陪陪她。

可是他好累。

“别哭。”

话落,抒橙感觉到贴着她脸庞的手,突然没了力气,缓缓垂落。

一生很长,也很短。

书评(424)

我要评论
  • 里的宝&藏。

    只见一枚红色戒指熠熠闪烁,神秘的光华像是黑暗森林里的宝藏。

  • 瀑布交&个个漩

    从每个方向冲下来的瀑布交织在一起,产生了一个个漩涡,令人心惊胆战。

  • 你出去&有这种

    【老大怎么样,好看吧?你要是跟我绑定,我就可以带你出去,每个地方都有这种钻石。】

  • 小蛇往&小山洞

    这时,不远处的草丛中发出了“沙沙沙”的声音,一条红色的小蛇往瀑布旁边一个小山洞奔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