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峋之意深而长的看了刘萍几眼,继而对着纪丰地说:“出国留学,深造学习。” 刘萍被这几眼看的有些做贼心虚,讪讪地的别过身对着纪丰说:“老纪,孩子要出国留学也是好事。 小峋原本也不不喜欢商业方面的东西,那股份对他来说确实没什么用处。” 纪丰...
纪峋意味深长的看了刘萍一眼,而后对着纪丰说道:“出国,进修。”

刘萍被这一眼看的有些心虚,讪讪的别过头对着纪丰说:“老纪,孩子要出国也是好事。

小峋本来也不喜欢商业方面的东西,那股份对他来说确实没什么用处。”

纪丰思考半晌后,答应了纪峋的要求。

对于他来说,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确实有很大的用处。

交给纪峋,他又不会管理,反而没多大的作用。

刘萍见纪丰点头后,很快的替他们叫来了律师。

纪峋签完字后不久便收到了转账短信。

看着自己账户上多出来的一千万,纪峋挑眉嗤笑了一声:“谢了,我先走了,爸。”

纪丰本还在气头上,对着他嗯了一声后独自上了楼。

告别了吴叔,踏出纪家大门的纪峋感觉心情无比的舒畅。

临走前,纪峋回头看了一眼这栋陪伴他长大的房子。

以后,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想着还有人在等着他,纪峋加快了脚步。

*

“小峋峋,你回来了。”刚打开门,纪峋就迎来了抒橙的熊抱。

纪峋宠溺的刮了刮抒橙的鼻子:“好想你。”

“我也是!”说罢,抒橙又问道:“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已经解决了,明天我们就回a市吧。”

“行,没问题。”

抒橙拿起一杯水递到他的手上,给他讲自己下午去了哪里,买了什么东西等等。

纪峋安静的坐在旁边听着少女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好像每次都是这样,怕他尴尬或者不开心的时候,她都会说很多的话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有她在身边,真好啊。

...

是夜。

早早的告诉纪峋要回房睡觉的抒橙此刻走在一条大街上。

“狗腿子,你确定你给我的路线是对的?”抒橙看着周围黑漆漆的,哪里像住宅区了?

【没错啊,老大,你走到前面再右拐就到了。】

“好吧。”早知道她就该问清楚后打车进来的。

一定是被狗腿子影响了智商!

【...】呵,明明自己笨。

“是这吗?”抒橙看着面前的别墅问道。

【是的。】

确定了没走错后,抒橙熟练的翻墙进了别墅。

在系统的指示下,抒橙先是走到了主卧,纪丰他们所住的房间。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是在熟睡中了,对于她的到来没有任何感觉。

抒橙小心翼翼的走到纪丰面前,迅速的扯下他一根头发,装好。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又停下了脚步。

只见她凭空变出了一个小瓶子,打开瓶盖往空中一撒。

看着床上的两人调皮的笑了笑,这才满意的离开。

接着又去了纪丰小儿子的房间,也是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迅速。

等抒橙原路翻出别墅后,系统才开口问她【老大,你刚刚撒的什么东西?】

“痒痒粉,可以让他们痒三天呢。”

谁让他们欺负我的小可怜呢?

没杀了他们就很不错了。

【...】为什么老大跟反派一样暴力?动不动就想杀人呢?

我想换宿主!!这个宿主一点都不可爱!

*

一早,抒橙跟纪峋便回了A市。

抒橙找了个要出门买点东西的借口,去了医院。

忙活了大半天,走了一系列流程后,抒橙才被医生告知亲子鉴定需要七天才会出结果。

抒橙听着的医生这话,有点不开心。

什么嘛?

还以为今天就可以拿到呢?

安慰自己还好现在跟纪峋也没什么事儿需要处理了,等一等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

走出医院后,抒橙照例来到了上次那家甜品店。

买了好几种不同口味的小蛋糕准备带回家给纪峋吃。

“我回来了。”

正在客厅收拾东西的纪峋听见声音立马朝门口走去。

走近后一眼便看到她手里拿的小蛋糕。

“给我买的?”纪峋明知故问道。

抒橙笑着将东西递给他:“是呀,给你的奖励。”

“奖励什么?”

“你乖,所以奖励。”

纪峋被这个回答逗笑了,一手拿着甜品一手牵着她往房间走:“宝宝,我们什么时候出国?”

抒橙听到这话,默默的算了算时间后,回答道:“下个月一号吧。”

“好,都听宝宝的。”

看着他乖乖的样子,抒橙上前吧唧了他一口。

此时的纪峋哪儿还禁得住她这样撩,放下手里的东西,化被动为主动,压着抒橙在沙发上亲了许久。

直到她都要喘不过气了,这才放过她。

*

七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抒橙拿到亲子鉴定的结果后,第一时间就交给了纪峋:“这是我找私家侦探查的,你看看。”

纪峋接过抒橙递过来的文件,打开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

“你有什么想法?”抒橙盯着他,不想错过他的每一个表情。

纪峋已经被资料上面的东西给搞懵了:“这是真的吗?”

“当然。”

这可是我亲自出马去搞的头发呢。

“找个时间交给他吧。”纪峋轻叹了一声。

这个他是谁,不言而喻。

纪峋将亲子鉴定寄到纪父公司后,第二天与抒橙两人就出国了。

s市的某栋高楼里。

纪丰不停颤抖的双手死死的捏着手里的文件。

仅仅只看了一眼文件上的内容,他就已经有些喘不过气来。

犹如有人将他按在水里一般,即要溺水而亡了。

“老板,你还好吗?”纪丰的秘书看着他有些不对劲的样子,担忧道。

纪丰跌坐在办公椅上,苦笑了一声。

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秘书讲话:“作孽啊!作孽啊!”

书评(135)

我要评论
  • 系的,&就给你

    系统知道这话就代表着绑定有望了,兴奋的说道【没关系的,你都是我老大了,我帮你存着,你想要我就给你,只要你同意绑定。】

  • 到有滴&在洞壁

    进入洞口后隐隐能听到有滴水的声音,四面都有五颜六色的宝石镶嵌在洞壁上,让这黑漆漆的洞口渐渐明亮起来。

  • 答应吧&答应吧

    【咱们去不同的世界游玩啊~寻找宝石啊!】快答应吧答应吧!!

  • 西,只&意,她

    抒橙活了几百年,从未见过这种东西,只要不打自己宝石的主意,她也不怕这个白坨坨。

  • 的光华&像是黑

    只见一枚红色戒指熠熠闪烁,神秘的光华像是黑暗森林里的宝藏。

  • 织在一&起,产

    从每个方向冲下来的瀑布交织在一起,产生了一个个漩涡,令人心惊胆战。

  • 注目的&彩斑斓

    她的纱裙像一朵盛开的大花一样,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浓厚乌黑的长发,跟红衣结合在一起,犹如一幅色彩斑斓的山水画。

  • 道:“&可别骗

    嘴上却是对着系统说道:“好吧我同意,不过你可别骗我,不然我会生气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