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炭粉比不上石墨粉、黏合剂并也没也可以得到最优选项、也没焙烧成细长的圆柱形、也没木头包着,虽然有众多需不断改良之处,但也可以用来临时性抄抄笔记但是也可以的,估且算做“铅笔”大家庭的一员。 铅笔的发明并也没引发好评和广泛以及使用,另一方面是认字率低,不能够期待……...

木炭粉比不上石墨粉、粘合剂并未得到最优选项、没有烧结成细长的圆柱形、没有木头包着,尽管有众多需改良之处,但用来临时抄抄笔记还是可以的,姑且算作“铅笔”大家庭的一员。

铅笔的发明并未引起好评和广泛使用,一方面是识字率低,不能期待一群庄稼汉买铅笔回家在墙壁上画画,展示潜藏的艺术家天赋;另一方面是文人骚客喜欢装逼,全都恨不得全天候身后跟着两个奴仆,一个拿着焚着檀香的香炉,一个抱着一床古琴,遇事不决立刻弹奏一曲,根本不会随身带着铅笔当众记小抄丢人现眼。

不过,这个小玩意的发明,却对莱尔今后的人生造成相当大的改变——从事前完全没有预料到的角度。

“莱尔,又在练字?”平常没啥事情干的孙尚香,又跑来瞻仰天才儿童。

见面次数多了,孙尚香又没有什么架子,莱尔自然也习以为常,随口回答道:“娘亲这几天人又不在,我是有多无聊才会练字。”

黄月英名义上是待在家里相夫教子,但一直有在尝试改良黑火药,一旦有所成果,立刻就会整天不见人,而这也是莱尔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日子。

“是是,未来的海贼王大人不需要写得一手好字~”孙尚香走进屋,丝毫不见外地探看莱尔在纸上写的东西,“咦,你画的这是什么?”

“不同类型的炮弹,”莱尔将注意力重新放回纸上,继续给自己的作画写上标注,“不过郡主看看就算了,别又将我的东西到处宣扬,这些东西暂时还做不出来。”

孙尚香干笑两声,她每隔几天都会来串串门,有好几次发现了些新奇的小发明便‘巧取豪夺’过去到处炫耀。有些便利的小玩意也就罢了,替莱尔赚点好名声,但有些东西被批为‘离经叛道’,若不是人家看在莱尔年少不懂事,已经上纲上线玩文字狱了。

尽管汉末乱世让很多迂腐的思想被实用主义暂时取代,但也不要高估这个时代的人们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即便是怎么看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标点符号’,一样会被看作是‘对先贤不敬’。

干笑过后,看着画工一般般的图案,孙尚香好奇道:“为什么做不出来?”

“生产工艺、生产工具、工匠技术上不去,顶多通过精雕细琢做出来一两个,但这毫无意义。”莱尔放下毛笔,指着其中一个表现形式十分艺术的图案,“例如这个‘爆炸弹’,里面是空心的,填装着火药,命中目标后再爆炸,容器碎片将会杀伤范围内的敌人,看着很不错吧?”

孙尚香果断摇头,她可是跟随过孙权前往炮兵的秘密训练基地,亲眼看过炸药包爆炸的人,知晓那些黑乎乎的粉末有多么可怕,“应该说太可怕了。”

“郡主说的没错。”莱尔用力点头,怪笑道,“尤其是假若工匠制作得不够好,这东西有可能刚飞出炮管就爆炸,直接炸死开炮的人,很可怕吧?”

孙尚香脑补出该画面,笑不出来:“呃,那还是用实心弹吧……”

“实心弹破防御公事,爆炸弹远距离范围杀伤,散弹近距离范围杀伤,链弹切断海上敌舰的主桅杆限制行动,燃烧弹焚烧建筑制造混乱,毒气弹杀人于无形中,用途不一样。”莱尔摇头道,对孙尚香的不知进取感到无语,“现在只能发射实心弹和散弹,但未来可不一定,但往这个方向研发铁定不会有错。”

还好海战有实心弹也够用了,大汉内战关我屁事——莱尔心中补充一句。

孙尚香呐呐道:“……总感觉,你也想得太远了啊,明明只是个小孩。”

而且还凶残得很,完全就没有心慈手软——孙尚香心中补充一句。

“有吗?我觉得发明出大炮后,这些都是水到渠成的结果啊。”不是莱尔骄傲,最难想的反而是‘利用爆炸发射弹丸’这一点,后续改良很容易想,只是实现有难度,“话说回来,郡主今天过来有何事?要去打猎吗?”

“天天想着打猎,连小马驹都骑不稳!”孙尚香没好气地给了莱尔后脑勺一巴掌,又菜又爱玩说的就是这种人,“我是来通知你,你最想见的那个人来江东了。”

》》》》》》

甘宁年少时不务正业,聚合一伙轻薄少年杀人亡命,劫掠财物,被称为“锦帆贼”。

其为人粗野凶狠、暴躁嗜杀、喜好奢侈富贵的生活,但是开朗豪爽、有勇有谋、轻视钱财、敬重士人、厚待下属,深得下属拥戴。

后来他浪子回头,钻研诸子百家之说,进入仕途,先后投靠刘表和黄祖麾下,但终因昔日种下的因果而未受重用。即便早些年替黄祖射杀孙权的破贼校尉,仍然不得重用,想弃之而去,却没有一条万全的途径,只能独自忧愁苦闷,无计可施。

但就在最近,江东孙权方面派出细作邀请他转投江东,提出的条件……听上去有点怪异,但绝对适合甘宁!本就为出路烦恼的甘宁只能赌一把,召集部众秘密逃离荆州。

“你就是莱尔?”抵达吴郡没多久,他就见到了自己未来的顶头上司,脸色一下子就绿了。

竟然是个十岁的小鬼啊!

莱尔上下打量带给他出海的念头的人,眉头微皱道:“你就是甘兴霸?看着不像啊。”

甘宁乐道:“嘿……你觉得甘兴霸应该长什么样?”

“相貌更加狂野一些?还要穿色彩鲜艳的丝绸衣服?”莱尔将过去脑补的‘水贼’形象说出来,“不过没所谓了,应该已经有人跟你谈过,我们日后将率领海贼船队探索大海吧?”

“……是有这么说过。”甘宁此刻有点后悔转投江东。

但是。

“我要去探索大汉外面的世界,在江东局势稳定下来以及造出足够远航的海船之前的这段时间,我会尽力学习航海需要的知识,读懂大海的变化。”莱尔的固执,混杂着几分狂热,“至于如何海上作战,如何指挥部队上岸捉捕奴隶,甚至将弱小的国家化作服务于江东的猪圈,那可是兴霸将军你的职责,我不会插手。”

“!”甘宁一怔,心中的轻视消失。

他今天才认识莱尔,但是有一点他还是知道的——这个小鬼不是一般的小鬼。

“我猜你也不习惯军中生活和官吏仕途,不如跟我一起当威震天下的海贼王吧!!!”

序章

2021-01-14

书评(177)

我要评论
  • 钱的爱&酒的酒

    若是亡者生前是个有钱的爱好高档酒的酒鬼,将在原世界的经营酒庄的家庭出生;

  • 者生前&世界中

    若是亡者生前奸狡到极致、经营一生得到善终,将在高一档的世界中的恶人家庭中出生;

  • 中灵魂&的灵魂

    在一次又一次的人生中灵魂获得历练,有的灵魂被腐化,一路掉到最朴素的次元,有的灵魂被强化,逐渐爬上充斥着强者的次元。

  • 界中的&爹;

    若是亡者生前是个没钱还要疯狂喝酒、发酒疯还要打妻儿的酒鬼,将在低一档的世界中的贫穷家庭中出生,有一个好酒同时会发酒疯的老爹;

  • 、结果&家庭中

    若是亡者生前自认为在行善、结果却给其他人带来巨大恶果,将在低一档的世界中的善人家庭中出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