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橙尤其想明白他刚究竟说了什么,便随意找了个借口:“刚出现耳鸣了,你说了什么我没听很清楚。” “是太累了吗?一会儿我们吃完饭就回家去吧。”纪峋听她这话,立刻见状揉了揉抒橙的耳朵。 “现在的听得到了吗?” 抒橙体会到耳旁...
抒橙特别想知道他刚刚到底说了什么,于是随意找了个借口:“刚刚耳鸣了,你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

“是太累了吗?一会儿我们吃完饭就回去吧。”纪峋听她这话,立马上前揉了揉抒橙的耳朵。

“现在听得到了吗?”

抒橙感受到耳旁纪峋的气息,脸刷的一下红了。

好近!

接下来该做什么?是要接吻了吗?

周边好多人,有点不好意思怎么办?

接吻应该怎么着来着?

哦!对!闭眼睛!

纪峋没等到她的回应,侧头去看她便发现她脸红的跟熟透的桃子一样。

眼睛还是闭着的?生病了?

纪峋将手抚上抒橙的额头一探:“没烧啊。”

抒橙:....

念叨了一句不解风情后,抒橙又双叒撇下纪峋往前走了。

今天打脸来的太快,先是不争气的脸红了;而后又闭着眼睛以为他要来一个浪漫接吻。

简直没脸看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想笑!可我不能(╯_╰)

*

玩了一整天,两人都累了于是早早的便回了家。

纪峋想着今天抒橙在游乐园里的可爱模样,决定要将她记录下来。

抒橙在沙发上葛优躺的同时,纪峋已经拿出画板开始忙活了。

不过一会儿时间,纪峋便将作好的画递到抒橙面前:“好看吗?送给你。”

印入眼帘的便是一身着白色衬衣,扎着高马尾,笑靥如花般的少女。

少女拿着棉花糖走在游乐园里,她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身旁颜色各异,大小不一的旋转木马。

“哇!小峋峋你也太厉害了!”

“画的太好看了吧!”

“我好喜欢!”

纪峋听着抒橙不停的夸奖自己,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喜欢就好,以后我会把你所有的模样都记录下来。”听到此话的抒橙,感动的不行不行的。

明明纪峋这么优秀,这么温柔。

以后谁敢说纪峋的不好,她肯定第一个上去打死他。

抒橙看着眼前的画,爱不释手。

可一转念又想道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以后肯定是要离开的,那这幅画怎么办呢?

不禁又有点失落。

【老大,你可以交给我,我帮你放在空间里就好啦!】

“真的吗!?”

“以后的画都可以放进去吗?”听着系统这话抒橙有点小兴奋。

【可以的,这些都是小问题。】

“哇,小腿腿,我觉得有你在还挺棒的!”

听着抒橙的夸奖,系统立马在空中转了几个圈来表达他的开心。

【嘿嘿,跟着英明神武的老大我也觉得很棒!】虽然不懂那个小腿腿是什么鬼...

*

安静的卧房中,纪峋的额头上渗满了细密的的汗珠,好似正在做噩梦一般。

“画画画!你就只知道画画!”

“整天就窝在你的房间里,你看看你弟弟多努力多上进,你呢?你画这些垃圾有什么用!”

“你弟弟还比你小几岁,人家现在已经签了好几个项目下来了!再看看你?”

“让你去公司你不去,你除了忤逆我你还会干什么?”

“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没出息的东西!”

沉重的黑暗气息铺天盖地的朝纪峋袭来,过去的种种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听着梦中男人那句句辱骂讽刺的语气,急剧的强烈情绪让他终于忍不住低吼一声。

猛的一下睁开眼睛,纪峋从梦中惊醒过来。

呆坐在床上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确定自己不是在那个家里后才松了口气。

梳理好记忆的纪峋讽刺的笑了笑。

那个女人趁着自己失忆,十万块钱就将他打发走了?

当初的自己还那么感激她呢。

他不在纪家的这段时间,他们的日子过的很安逸吧?

不给他们添点堵,好像说过不去?

属于自己的东西怎么能这么轻易的让别人得手呢?

与此同时。

这边的抒橙呼呼的睡着她的大觉,完全不知某人已在黑化的边缘。

而感知到纪峋状态的系统,则第一时间唤起了抒橙。

【老大!出事了!】

“别吵。”抒橙翻了个身,有些不满。

没看见睡觉呢吗?

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吗?

【纪峋黑化了!】

【杀了人!】

【救命啊!!】

“谁?他杀谁了?”听见纪峋杀人了,抒橙立马打起了精神睁开眼睛看着空中的小白坨。

小可怜不错嘛,还会杀人了?

【...】这是重点吗?!这个宿主一点都不可爱...TvT

【他恢复记忆了。】

“恢复记忆不是应该的吗?那么紧张做什么?”

【你该去陪伴他,温暖他啊!他现在很难过呢!】

“那么请问大晚上的我用什么理由去陪伴他?”

“走过去问他纪峋你恢复记忆啦?”抒橙嗤笑一声,感觉系统简直有点蠢。

【...那怎么办?】

“等他自己告诉我呗。”

【哦。】

抒橙觉得有必要去给系统报一个补习班,最主要补补脑子。

不然影响她正常作息不说,还丢她的脸。

将系统匿了后,准备继续睡的抒橙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

——吱呀

抒橙轻轻的打开了纪峋的房门。

书评(180)

我要评论
  • 这种东&这个白

    抒橙活了几百年,从未见过这种东西,只要不打自己宝石的主意,她也不怕这个白坨坨。

  • 那人就&在这山

    系统飞了好久,都不知道该往哪边走,按照指示说好的那人就在这山里的。

  • 不对,&宿主!

    系统看着她感兴趣的模样,知道是时候可以近一步诓骗宿主完成绑定了,呸呸呸,不对,是劝服宿主!

  • 系统知&,只要

    系统知道这话就代表着绑定有望了,兴奋的说道【没关系的,你都是我老大了,我帮你存着,你想要我就给你,只要你同意绑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