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月英提纯硝石和硫磺,雏形提升黑火药的威力;诸葛亮部分设计‘诸葛炮’,一个装在可调整发射角度的小推车上、口径和质量都超大的前装式圆铁管。待双向的试用期结束了后,诸葛亮上献黑火药和诸葛炮,亮瞎东吴君臣的狗眼。 先无论文臣阿贤、阿明、阿...

黄月英提纯硝石和硫磺,初步提高黑火药的威力;诸葛亮设计‘诸葛炮’,一个装在可调整发射角度的小推车上、口径和质量都超大的前装式圆铁管。待双向的试用期结束后,诸葛亮上献黑火药和诸葛炮,亮瞎东吴君臣的狗眼。

先不管文臣阿贤、阿明、阿智、阿仁、阿狠热烈讨论量产黑火药相关事宜,也不管武将阿强、阿猛、阿勇、阿壮、阿莽抢着要率先在自己的部队配置诸葛炮,得到战争利器的孙权乐得合不拢嘴,第一时间厚赏诸葛亮。

而诸葛亮也没有忘乎所以,淡然地推辞赏赐,并将功劳推向自家儿子——孙权自是对诸葛亮口中的早慧孩童万般好奇,连忙派人召见已经在家里准备好的莱尔。

“草民拜见君上。”黄月英的世家子弟礼仪课程很到位,表面上完全看不出这是个前些天还因为老爹擅自找匠人打造出‘诸葛炮’而满地打滚的死小孩。

孙权与群臣好奇地打量着半大个子的莱尔,笑问道:“听闻是你发明火药和大炮?”

“草民不敢居功,草民只是阅读家父的藏书时,发现有炼丹方士在炼丹过程中出现爆炸和弹射现象并提出设想,火药乃先人所造,火药的改良和大炮的设计均是家父家母的功劳。”说是完全不紧张那是骗人的,但打好腹稿的莱尔表现满分,老子将功劳推给儿子,儿子将功劳推给老子,都能混个美名。

殿内众人暗自点头,数百年下来莱尔第一个发现火药的可挖掘性,确实是大功一件,但在不知晓莱尔近乎固执的毅力的他们看来,若是没有双亲的代劳,莱尔长大了便会忘记这件事,功劳最少要分一半。

心怀畅快的孙权大笑道:“哈哈,小小年纪便有乃父之风,不错不错……但功不能不赏,你想要什么赏赐?”

“草民想要在君上麾下谋一个出身。”莱尔当即道,已无法靠不足够的礼仪休养抑制内心的激动。

“咦?”孙权愣了一下,旋即与殿内众人一起哄堂大笑,笑着道,“呵呵,你想要什么出身~?”

“草民想要探索大汉外面的世界!”莱尔大声道,盖过大殿内的哄笑声,“恳请君上将来组建一支海贼团,由草民亲自率领,掠夺海外物资反哺江东!”

哄笑声戛然而止。

这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答案。

这更不是他们认为的孩童该有的指向。

孙权瞥了眼继续云淡风轻的诸葛亮,他总算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臣子会对其子高度评价,严肃问道:“为什么要是‘海贼团’?”

一个孩子想着打砸抢,怎么看都不正常。

“若是君上愿意船队带着满船的珍宝奴仆,每到一个港口就赠送给当地人以换取停泊权,草民会让君上之美名远扬海外。”这是莱尔的真心话,他只想探索世界,不管是一路打砸抢还是一路撒币,都完全没有所谓。

闻此回复,孙权有点尴尬,知道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其实天*朝上国思想在汉朝已出现,但东汉末年的人早已失去了维持这份傲慢的底气,更别说孙权这几年才刚将江东境内的各种反抗势力扑灭,现在谁提议撒币外交都一定会挨喷。

反过来说,‘组建海贼团反哺江东’这提议相当有吸引力,不说别的,就说劳动力,捉捕他国人口回来当奴隶就是一门好生意。(PS:原世界线再过几十年,东吴开拓了国内的海上航道,在寻找徐福东渡的岛屿时还捕过奴。)

周瑜走出来,接着笑问:“为什么是‘将来’?而不是立刻组建。”

“听家父所言,近一两年,魏吴必有一战。”当务之急是大汉内部的战事,打赢这一战,东吴才能安稳发展一段时间,最早也要等到那时候才有余力组建海贼团,“另外,要想远洋航行,必须改良现有船只,专门制造海船,短期以内做不到。”

“很好。”假如说孙权的提问出于‘疑惑’,那么周瑜的提问就是出于‘测试’,“你认为自己有能力统率一支海贼团?”

“没有。”莱尔果断摇头道,“草民只当大方向的总指挥,阅读大海的变化,决定何时归航,但具体统率船员及海上战斗将由君上指派的将军完成——第一名辅助者草民希望是甘兴霸!”

“‘锦帆贼’?倒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个时间点的甘宁还没有投江东,在黄祖麾下不受重用,可以尝试挖过来,“即便有人辅助,你就自信能够打赢海战?”

“大炮不就摆在那里吗?草民构想此物原本就是装在船上。”莱尔自信满满地回答道,“而且,从江东抵达蛮夷之地与从蛮夷之地抵达江东的距离是一样的,谁先抵达对方的地盘,就代表着谁的海上实力更强!能击垮草民的海贼团的只有大海,绝非那群至今在海上不见踪影的蛮夷!”

大殿内顿时议论纷纷。

武将阿莽、阿勇甚至被莱尔以童稚的声音喊出来的话语激起热血,意欲加入这支暂时连一根木板都没有的海贼团。

得到一切答案后的周瑜转身向孙权一拜,朗声道:“臣恳请主公答应孔明之子的请求,未来我们江东将会多一员英杰!”

“允!”此时极具雄心壮志的孙权自无二话,大手一挥,应下这代表着数年后的一项政策的请赏。

》》》》》》

孙权有三大爱好:

第一,美女。

男人本色,后*宫数量众多也正常,别玩酒池肉林就行了。

第二,打猎。

经常早出晚归打猎,群臣劝也劝不住。

第三,设宴。

不管是否增进君臣情谊,孙权设宴频繁,总有各种理由设宴。

……对,因为黑火药、诸葛炮的上献,孙权又设宴款待群臣了,而作为主角之一的莱尔,不管此前喝没喝过酒,被轻而易举地灌醉。

然后,莱尔做了个梦。

梦中有一个身穿兽皮衣的人乘坐一艘奇怪的木船沿江而下。

抵达海边后,那个人又叫又跳,差点让木船漂走。

后来那个人坐在海边的礁石上,一边从一个做得很难看的陶罐中掏鱼干啃,一边看着傍晚的大海,不知道为何哭了出来,嘶吼着某种根本听不懂的语言。

——梦境结束。

遗憾的是,醒来后莱尔不会记得这场梦。

序章

2021-01-14

书评(115)

我要评论
  • 候的莱&。

    现在,这段属于莱尔的漫长的故事,从起源开始细述——这时候的莱尔,只是一个躲在山洞里瑟瑟发抖的原始人小孩。

  • 认的存&不被打

    此等被系统承认的存在,要不根本不存在被击败的可能性,要不被打倒也会在别的次元世界重生,真正的不死不灭。

  • 被腐化&充斥着

    在一次又一次的人生中灵魂获得历练,有的灵魂被腐化,一路掉到最朴素的次元,有的灵魂被强化,逐渐爬上充斥着强者的次元。

  • 好高档&的家庭

    若是亡者生前是个有钱的爱好高档酒的酒鬼,将在原世界的经营酒庄的家庭出生;

  • ———&——

    ————————————————————————————————

  • 弱,而&亡者的

    所谓【优胜劣汰法则】,既非单论最终结果,亦非单论面板能力的强弱,而是纵观亡者的人生方方面面,结合全体亡者的大数据的一种评定方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