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出生于之时,都对世界饱含着很好奇。 随着年龄的增长、常识的已取得、生活现实的约束,这份很好奇心在迅速削减。一但一个人不会产生【去学习这个内容,对我有帮组】这种想法,既也可以指出他看清楚了人生前路,又也可以指出他的路了走窄了。 即使是莱尔...

所有人出生之时,都对世界充满着好奇。

随着年龄的增长、常识的取得、现实的约束,这份好奇心在快速消减。一旦一个人产生【学习这个内容,对我有帮助】这种想法,既可以认为他看清了人生前路,又可以认为他的路已经走窄了。

即便是莱尔也不例外,他已经不会再做出【用陶罐罩住自己的脑袋大喊大叫】这种蠢事,但也不会为【在陶罐里面说话时,声音听上去不一样】此等再正常不过的现象而疑惑,继而错过窥探世界奥秘的入口。

——以阿美怀孕为契机,回想起童年趣事的莱尔,突然意识到这自己的变化。

认真回想。

小时候的自己发明钻木取火,最近自己改良出一套只需要牵动两根绳子就能让木棍旋转的简易生火工具;

小时候的自己发明陶器,最近自己完善了制陶工艺,提高的制陶的产量的成品率;

小时候的自己发明鱼笼,最近自己只弄出来一种利用木头的弹性、将削尖的木棍弹射出去的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武器。

小时候的自己搭了幢小屋,最近自己指挥着奴隶哒一堆小屋。

尽管族人们的歌功颂德依旧悦耳动听,可是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却远不如小时候那般具有开创性,要不只是改良,要不只是换一种应用方式。

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改变的?

自己还能变回小时候的状态吗?

“说起来,我小时候最初的想法是……”莱尔记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莱尔?”肚子微微隆起却仍然前来在建中的村子当火头军的阿美,总算是发现站在湖边发呆的莱尔,“湖里有什么吗?”

“不,没什么。”莱尔转过身,目光越过阿美,望向在建中的村子,以微妙的语气说道,“阿美,村子建起来后,我们就再也不需要去其他地方生活了。”

阿美闻言笑道:“充足的食物、高大的围墙、结实的房子,一切都是你的功劳哦。”

或许未来的子孙会将此视为理所应当,但现在这批人都熬过苦日子,对莱尔的感激不掺半滴水分。

“……是啊,都是我的‘功劳’。”莱尔再次转回去,视线投向平静的湖面,面上缺失本该在这时候出现的自豪笑容。

小时候的梦想是走出山洞,探索外面的世界。

如今亲手搭建出一个安全的家园,让自己失去探索的勇气和理由。

——————————————————————————————

通过牺牲奴隶,莱尔摸清了这片地区哪些东西能吃、哪些东西不能吃、哪些东西好吃、哪些东西不好吃。

当然,‘不能吃’和‘不好吃’不代表‘不能用’,说不准其用途比普通的食物更大,例如具有药用价值……但莱尔只是个稍微聪明点的原始人,没办法做到看一看尝一尝就能知晓一切,有些需要无数人以盲人摸象的形式尝试出来的事情,他至死都不会知道。

不过短期而言,知道‘能吃的’和‘好吃的’就足够了。尽管族群的主要食物来源仍旧为野兽+鱼+野果,但多了这些近在迟尺却被过去的他们无视的食物,已经足以养活那群奴隶。

粮食危机得以解决,剩下的问题是充分利用奴隶们的劳动力建设新家园。莱尔选择的建村位置在一片靠近湖畔的平地,一方面是靠水吃水怎么看都比靠山吃山靠谱,另一方面是他已挑选出多种能够食用的植物,打算大力发展农业,充足的水源是必须的。

他所建的村子由内外两道围墙分割成三个区域,最里面由族人居住,两道围墙之间由奴隶居住,最外面尽可能地用来种田,明摆着是防范奴隶叛乱的设计;村子里有一个蓄水池,一条引水渠直接伸至湖中,减少为生活用水进出村子的次数;族人居住的房子带壁炉带地炕带瓦片,奴隶居住的房子一切从简。

当房子建好后,族群便正式搬迁进去,但仍然有不少后续工程。例如加高加厚围墙、让里面的人可以站在上面居高临下迎击外敌;例如外侧围墙外面再深挖一条坑,坑里面倒插着一根根削尖的木棍;例如将两道围墙出入口的木栅栏改建得无比结实,敌人很难撞开。

鉴于这个族群由两场战争缀合而成,所有族人都将安全放在首位,举起双手支持这些已经工程量超大的防御工事,反正实际动手的是那些奴隶、又不是他们……只不过,莱尔也做好了这些防御工事纯属瞎忙活的心理准备。

那些与他们有着走婚关系的族群,是有多自信才会选择进攻这个满是防御工事的村子,更别说别的方面也是莱尔他们占据绝对优势!他们没有因为害怕自己沦为奴隶而举族迁徙,已经算得上是勇气可嘉了。

远处的族群,不管他们发展得如何,不管他们的侵略性有多高,他们要想来进攻这个族群,首先是要知道这个族群的存在,然后再在荒山野岭中精确定位行军。

——和平的日子,持续了多年。

“唔?让我当首领?”首领终有老迈的一天,在一场拿了她半条命的急病过后,她决定退位让贤。

没有别的候选人。

族群里有莱尔这种声望的人,若是安排女儿或者孙女接任,其他人真的有可能会将她这老首领处死或者放逐。

不过,

“让其他人来当首领吧,我既不擅长带队打猎,又不喜欢管人。”莱尔对这个位置毫无兴趣,重新记起自己儿时的梦想的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比起当首领,我宁愿玩泥巴和木头。”

“这……”老首领心思活跃起来,目光扫向自己的女儿。

但不等她发话,旁边的阿蠢已经说话:“莱尔,你最聪明了,就算你不想当首领,也告诉我们谁适合当首领啊。”

“是啊是啊。”其他人附和道。

只要是莱尔指明的人,就算是一个奴隶他们都认了!

莱尔犹豫了许久,才将或许会带来糟糕的结果的答案说出:“如果由我来选,我会选阿强。”

“咦?我?”阿强惊讶地指着自己。

“我知道你们中的不少人想去进攻别的族群,捉捕奴隶,我对此既不赞同又不反对。”其实多少是持反对意见的,毕竟莱尔是个没有野心的男人,但他的身份太特殊不好表态,族群的事情有族群全体人员决定,“若是你们真有打算引起战争,那就让狩猎时表现最凸出的阿强当首领,若是你们说根本不想打仗,那谁都首领都差不多,不如让阿美来当,她烤的鱼还不会焦。”

莱尔预见了众人的选择。

未来注定腥风血雨。

序章

2021-01-14

书评(357)

我要评论
  • 名的企&生;

    若是亡者生前是个白手起家、国内富豪榜榜上有名的企业家,将在高一档的世界中的富商家中出生;

  • 都有不&庭,名

    当然,在莱尔取得这些名衔之时,他还不是叫这个名字,每一次转生都有不同的家庭,名字自然也不一样。

  • 演隐藏&女主角

    ——在这个漫长的故事中扮演隐藏女主角的角色的,正是这位转生神。

  • 生,有&疯的老

    若是亡者生前是个没钱还要疯狂喝酒、发酒疯还要打妻儿的酒鬼,将在低一档的世界中的贫穷家庭中出生,有一个好酒同时会发酒疯的老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