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你怎么回去了?” 中年人妇女撇撇嘴,拉着抒橙的手地说:“宝贝这话是不想妈妈回去吗?” 抒橙反应时回来,立刻见状抱了抱自己的母亲:“哪有,而已也没想起妈妈这么晚回去,都不给我说一声,我好去接您呀。” “你这孩子,我不...
“妈,你怎么回来了?”

中年妇女撇嘴,拉着抒橙的手说道:“宝贝这话是不想妈妈回来吗?”

抒橙反应过来,立马上前抱了抱自己的母亲:“哪有,只是没有想到妈妈这么晚回来,都不给我说一声,我好去接您呀。”

“你这孩子,我不是想着有点晚了,所以才没跟你说。”说完,宠溺的刮了刮少女的鼻子。

抒橙在听她说话的同时,也在仔细的观察这位原身的母亲。

原身的妈妈叫喻兰,保养的特别好,四十多岁的年纪看着就像三十岁左右。

喻兰喻兰,就正如她的名字一样,蕙质兰心,清雅恬静。

看着也是一个挺好相处的。

抒橙活了几百年,从自己记事起就一个人生活在那个山里面。

除了平时跟自己一起玩的小仓鼠,小兔子之类的动物就没怎么接触过其他人。

感受到原身对她的亲近,也知道她没有恶意,抒橙便很快的代入女儿的角色。

“妈妈这次回来待多久呢?爸爸没一起回来吗?”抒橙拉着喻兰的手,两人一同往客厅走。

“待不了不久,可能就两三天左右,你爸爸在y国还有事情要处理呢。”

“你们可真是大忙人啊,每次都陪不了我几天就走了。”

“那橙橙要不要跟妈妈一起去y国呢?”

抒橙听到这话,正准备拒绝,便看到纪峋从卧室里面出来。

此时的纪峋还穿着睡衣,乱糟糟的头发表明刚刚已经睡过一觉了,眼神迷离的看着客厅方向。

“他是?”喻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生,惊讶的不行,看着自己的女儿问道。

抒橙这才猛然想起来,这么久了都还没跟父母说过纪峋的事情。

“他是我好朋友,纪峋,最近才住过来的。”也不管自家母亲的表情,走到纪峋身边,将他拉过来对着纪峋介绍。

“纪峋,这是我妈妈。”

纪峋听到这是抒橙的妈妈,顿时紧张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早知道换身衣服才出来的。

虽然紧张的不行,但还是乖乖的叫了喻兰一声:“阿姨。”

喻兰也不是一个喜欢折腾人的,看这情况想着一会儿私下再问问自己的女儿就好了,便也没在人面前多说什么。

跟纪峋聊了几句家常后,便带着抒橙去了书房。

“橙橙,你老实告诉妈妈,你跟纪峋是什么关系?”喻兰严肃的看着抒橙说道。

“妈,真的只是朋友。”

“你们俩没发生什么吧?”

抒橙听着这话瞬间无语了,天知道自己跟纪峋相处的这些日子以来可是清清白白什么事都没做过的。

怕自己母上一直拉着这个问题不放,于是开启了撒娇模式。

“妈,他真是我一个朋友,他最近有点困难,所以我收留了他。”

随后解释了纪峋的身世,以及两人是怎么认识的,并再三保证纪峋绝对不是坏人。

喻兰听着她这样说后意外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便也没再多说什么了,只是等抒橙走了之后给她爸去了一个电话。

..

书评(420)

我要评论
  • 以近一&不对,

    系统看着她感兴趣的模样,知道是时候可以近一步诓骗宿主完成绑定了,呸呸呸,不对,是劝服宿主!

  • 她的纱&注目的

    她的纱裙像一朵盛开的大花一样,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浓厚乌黑的长发,跟红衣结合在一起,犹如一幅色彩斑斓的山水画。

  • 洋洋的&偷我的

    抒橙懒洋洋的看着面前这个,哦不,是这坨,白色的东西。半响后主动问道:“你是谁?你来这里是想偷我的宝石?”

  • 然我会&生气的

    嘴上却是对着系统说道:“好吧我同意,不过你可别骗我,不然我会生气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