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很紧张的解释着,深怕唐天业会怪责于她。阳台?!“的话找将近夫人,你等着负全部责任吧。”唐天业说着就赶快离开了了医院。他明白,现在的金小贝当然不在医院里面,很有可能会阳台?!。...

护士紧张的解释着,生怕唐天业会怪罪于她。

阳台?!

“如果找不到夫人,你等着负全部责任吧。”

唐天业说完就赶紧离开了医院。

他知道,现在金小贝肯定不在医院里面,很有可能已经回到了唐门别墅或者去了金家也不一定。

唐天业来到了金家。

“奶奶,有没有看见小贝回到金家?”唐天业焦急的问道。

金小贝的奶奶却摇了摇头。

那金家没有的话,那应该就是回到了唐门别墅。

唐天业着急的赶回到了唐门别墅,他发现金小贝还真的是回到了别墅里面在卧室里面平静的睡着了。

还好没有什么事。

“吴楠,去把金夏带过来。”

那既然金小贝平安无事,现在就要处理金夏这个人了。

毕竟整个事情她是始作俑者。

唐天业和吴楠打完电话之后就去了客厅里面等着他们。

过了半个钟。

吴楠带着金夏还有林浩宇就来到了唐门别墅的客厅里面。

“唐天业,唐氏集团总裁,他也是唯一一个年轻的总裁,而唐氏在全国企业排名当中能够进入到前三强,不仅仅是因为唐氏一个团队,最重要的核心里面唐氏集团总裁唐天业,这个满大街的人都知道。”

“而金夏你不知道。”吴楠这一番话想调侃金夏。

好让她知道,唐天业是她惹不起的一个人。

这下金夏无话可说,她心里面认为,唐天业也只是一个豪门家的长子而已,并没有任何可以畏惧他的理由。

她听到了吴楠那一番话之后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一群保她的人现在全部都已经跑了。

“而现在,因为你一个人金夏,唐氏集团总裁的夫人进到了急救手术室差一点孩子不保,你说说凭什么要原谅你?我觉得,我们还不如直接杀了你好了!”吴楠越说就越激动。

可唐天业却一脸面无表情的把玩着自己的戒指。

林浩宇在旁边也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几个人都一直在听吴楠说道。

“行了,不用再说那么多没有用的话。”林浩宇自己都听不下去了。

他觉得如果再让吴楠说下去的话,恐怕接下去还真的要把金夏给杀掉不可,反正他们也不是没有这样做过。

“让他继续说。”

不过,唐天业觉得吴楠说的十分有道理。

这让林浩宇无话可说。

“算了,我才不说那么多了呢,反正就这样,唐总你决定吧。”

吴楠说了那么多,他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我明明就什么错都没有,又凭什么来这里教育我?”金夏心里面自然是很不服气的,她小声嘀咕道。

现在谁都不说话,连一滴水滴在地上都能够听见。

她金夏这样一说。

唐天业邪魅得笑了笑,他觉得金夏说话还真的是无脑。

“你自然是没有错,错就错在你待在了金家。”

说完唐天业就上了楼。

至于金夏是怎么处理的,唐天业让吴楠放了金夏出去,只是让她配了点钱就没有什么事了。

这个处罚已经是够仁慈的了。

在卧室内。

金小贝依靠在床上,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这里曾经有一个小生命,都是因为自己的大意。

“孩子,都是妈妈的错。”想着金小贝啜泣了起来。

越想越是难受,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孩子!”金小贝嘴里不停呢喃着。

唐天业刚进房门就看见金小贝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梨花带雨的,嘴里似乎念叨着什么。

孩子,唐总裁心里了然,定是这小女人觉得是自己不小心,才伤了自己跟孩子,这不是都没事了了吗?

唐天业想着想着就走到了床边,“怎么了?是不是还觉得哪里不舒服?”轻轻帮金小贝擦掉脸上的泪水,又轻轻探了一下她的额头。医生可是说了,头几个月孕妇和胎儿可得仔细照顾着。

“没事,都是我不好,要是我乖乖得待着就不会...”金小贝一想到孩子,眼泪又流了下来。

“小贝,别哭了。这事不是你的错,只要你没事就好。”唐天业说完,俯身在自家小女人的额上印上一吻。他的女人怎么这么善良,什么事都自己扛着。

“天业!”金小贝顺势就窝进唐天业的怀里。

俩人很有默契的,都没有提起孩子的事。

“好了,乖乖地休息,好好养着身子…公司还有事,我得过去一下。”扶着金小贝躺下,温柔地把被子盖好。

“嗯,去吧。我会乖乖的!”金小贝挤出了一抹笑容。

在唐天业转身的一瞬间,就不见了。天知道,她心里有多难受。

唐氏集团,唐天业正埋头苦干。

这几天为了陪金小贝,唐总裁可是把所有行程都取消了,公司的事也都搁下了。

所以,待批的文件都堆成山了,可今天都得处理完。

“总裁,这是柯氏提出的合作方案和他们家的资料。”秘书抱着一沓文案,轻声道。

“嗯。给我。”唐天业头也不抬,手伸了过去。

接过文案,细细审视起来。

合作方是非常有诚意的,所以唐天业觉得,自己也有必要认真对待这个柯氏集团。况且有钱谁不要啊?

“好了,今天就这样。我先回去了,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别给我打电话。”

唐天业也不等秘书回话,拿起外套就走了。

家里的女人肯定在等着他回去吃饭呢,唐天业心里一阵温暖。

“少爷,”刚到家门,管家就迎了出来。

“天业,你回来啦!”听到动静的金小贝也走了出来。

唐天业快步走了上去,搂着金小贝的腰,皱着眉,“怎么跑出来了?今天风大,吹着了怎么办啊?快跟我进去!”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啊?我又不是林黛玉,风吹就倒!”

金小贝嘴里说着,却跟着唐天业走了进去。

“对了,业,今天的菜式是不是有点……”

金小贝指着桌上的各种滋补汤,这是要干嘛!“十大酷刑”吗?

唐天业顺着金小贝的手指看了过去,“怎么了?不合胃口?管家。”

“不,不是!”见唐天业又要为难管家,赶紧阻止道。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第10章 义务

2020-09-11

第12章 威胁

2020-09-11

第13章 妥协

2020-09-11

第16章 道歉

2020-09-11

书评(307)

我要评论
  • 昨晚白&。而且

    原来,昨晚白逸风根本没来。而且,他根本不知道她的心意,还以为、她请他来、是来用餐的……一直以来都是她自作多情而已。

  • 身材娇&的少女

    金碧辉煌的大厅内,所有服务员都呆呆看着眼前身材娇小、眉目灵动的少女。只见她裹着薄被,头顶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小手啪的将支票往前台美女面前一拍,笑眯眯的看着对方。

  • 亲手取&没想到

    昨晚他不过是去趟吧台,想亲手取莫妮卡的礼物而已。没想到一回来,灯就关了,被窝里还多了个人。

  • 她挺直&想到白

    抹了把眼泪,她挺直脊背,走出酒店。心底告诉自己,没事的,金小贝,不就是被那混蛋上了吗?全当被狗咬了一口,可一想到白逸风,心里又说不出的难过。刚去806房,房内根本没人。

  • 业面色&势的身

    小女孩?闻言,唐天业面色愈发阴沉,脑中不由浮现出那个娇小、却很有气势的身影……

  • &他以为

    他以为是莫妮卡特意安排的,醉酒后的他也没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和她一夜春宵。

  • 己开酒&瓶,淡

    一向被人服侍惯的唐天业以为他是要为自己开酒瓶,淡淡道:“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