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蕊蕊察觉到陆景雯眼神不悦,赶快站出来笑道,“景修,你跟姐姐有话要说,我们就不打搅了,我和唯唯先走了。”沈唯把萌萌递过来陆景修,见萌萌念念不舍地回过头看她,都忍对她沈唯把萌萌递给陆景修,见萌萌念念不舍地回头看她,忍不住对她微笑,“萌萌最乖了,阿姨要走了,萌萌,再见啦!”。...

周蕊蕊察觉陆景雯眼神不善,赶紧站起来笑道,“景修,你跟姐姐有话要说,我们就不打扰了,我和唯唯先走了。”

沈唯把萌萌递给陆景修,见萌萌念念不舍地回头看她,忍不住对她微笑,“萌萌最乖了,阿姨要走了,萌萌,再见啦!”

萌萌挥挥手,拖着哭腔,“沈阿姨再见!”

沈唯和周蕊蕊一走,陆景雯就开始冷笑,“景修,你这算盘打的不错呀!”

陆景修听见她阴阳怪气的声音就烦,“什么意思,你想说什么?”

“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陆景雯讽刺道,“沈唯,不就是你大学时死追了好几年都没追到手的女人吗?你现在都跟沈心怡订婚了,怎么还惦记着她?”

陆景修气结,“你胡说八道什么?今天不是她,萌萌就被人贩子拐走了!是她和周蕊蕊看见了萌萌,给我打的电话!”

陆景雯听陆景修这么说,忍不住在萌萌脸上狠狠掐了一把,“死丫头,我说你怎么老黏着沈唯,我养你四年,还抵不过人家帮你一次呀!”

陆景修无语极了。这个姐姐他真是无话可说,她不感谢沈唯救了萌萌,反而吃醋萌萌跟沈唯亲近。

难怪姐夫要跟她离婚。这样的老婆,带出去的确丢人。

沈家,沈心怡正在敷面膜,接到了陆景雯的电话。

“心怡呀,我跟你说个事,你可别怪我多嘴。”

“什么事呀?景雯姐你说吧,不管什么事,你肯提醒我就是真心对我好,我懂的。”

“景修跟你虽然订婚了,可你也要盯紧点呀。他以前在大学的时候,追过一个女孩,追了好几年你知道吗?最近他跟那女的又黏上了。”

“景修追一个女孩追了好几年?谁啊?我认识吗?”沈心怡顿时紧张起来,这事她都没听陆景修说过啊。

“我不知道你认不认识,那女的叫沈唯,跟景修是大学同学。今天他俩还见面来着。”

沈唯!!

沈心怡只觉得大脑都要炸裂了。不,这不可能,一定是同名同姓!景修追沈唯,还追了好几年?这怎么可能!

“那女的长的挺漂亮的,个子高高的,鼻梁特别挺,短头发,很利索。你可得小心啊!”

高个子,高鼻梁,短头发……

沈心怡呆在了原地。听陆景雯的描述,那分明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沈唯!

陆景修追过沈唯,陆景修追过沈唯……

陆景雯的话就像一记耳光,狠狠扇在了她的脸上,让她难堪,愤怒,又妒忌不已!

难怪,那天同学聚会,她跟沈唯说,即便她脱光了站在陆景修面前,陆景修都不会看她一眼时,沈唯会用那种眼神看着她。

那是胜利者的高傲眼神,沈唯分明是在心里笑话她!

笑话她捡了她沈唯不要的男人!

“啊!!!”沈心怡恼羞成怒,顺手抄起桌子上的水晶花瓶,狠狠朝墙上砸去!

“砰”的一声巨响之后,刘慧琪紧张地冲了进来,“心怡,怎么了?什么声音?”

“妈!”沈心怡的眼泪瞬间爆发,委屈地扑入刘慧琪怀中,大哭起来。

刘慧琪哄了半天,才从女儿嘴里得知了陆景修追过沈唯的事。

“你这傻孩子,这有什么好哭的呢,你管景修以前喜欢过谁,现在他是你的未婚夫,这就够了。”

“妈!你不懂!景修对我根本不怎么上心,我怀疑他心里还有沈唯!”

刘慧琪紧张起来,“你说他心里还有沈唯,有证据吗?”

沈心怡摇摇头。

刘慧琪沉吟一下,“这事还是要防患于未然,沈唯现在还没结婚,要是景修真跟她旧情复燃,这就是个定时炸弹。咱们得想办法除掉这个定时炸弹。”

“怎么除?”沈心怡呜咽,“我们又不能杀了沈唯……”

“杀人放火当然不行,但别的就不好说了。”刘慧琪转转眼珠,俯在沈心怡耳边低声说了一场段话。

“妈,这样,行吗?”沈心怡有些害怕。

“有什么不行的?做女人不容易,想要地位稳,下手就要狠!”刘慧琪咬咬牙,“别怕,万事有妈给你撑腰。景修这桩婚事,决不能被沈唯这臭丫头搅黄了!”

远扬公司顶层。

沈唯正把封好的购物袋递给秘书,“这是林总的东西,麻烦你转交给他一下。”

秘书看看购物袋,愣了愣,“好的,沈律师。请问这是别人托您转交的吗?”

被她这么一问,沈唯也愣了一下,正在想该怎么回答,秘书突然看着沈唯身后道,“正好,林总来了,沈律师,不如你亲自交给他?”

沈唯扭头一看,果然是林彦深来了。

穿了件藏蓝衬衫,面无表情地正朝这边走。

沈唯暗暗皱眉,林彦深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她特意早点过来送东西,就是想避开他,没想到还是碰上了。

“林总早。”沈唯只好笑着跟林彦深打招呼,“昨天您和未婚妻落在咖啡座的购物袋,被我捡到了,我给您送过来了。”

沈唯刻意把声音提高,让办公区其他人都听见。

她可不想别人误会她和林彦深私下有什么交往。她只想平平静静工作,过好她的小日子。

沈唯把购物袋递给林彦深,然而,林彦深看都不看一眼,脚步没有丝毫停留地走进了办公室。

沈唯没想到会这样,她的手尴尬地在空中停留了两秒钟之后,只好跟着林彦深进了他的办公室。

比你好太多

2021-01-14

不认识

2021-01-14

沈唯想吐血

2021-01-14

他误会了

2021-01-14

她哭什么

2021-01-14

书评(222)

我要评论
  • &,紧紧

    男人的手却毫不留情,紧紧揽住她的纤腰,将她拖进了卧室。

  • 果传出&去,她

    她知道母亲是为她好,21岁的大姑娘,生下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这事如果传出去,她的名声就全毁了。

  • &有?说

    沈唯反抗激怒了林彦深,他眯紧一双黑眸,声音阴森低沉:“为陆景修守贞?他碰过你没有?说!”

  • &着粉裙

    四年了。她还时常做那个胎梦,穿着粉裙子的小女孩咯咯笑着,伸着小胖胳膊朝她跑过来,“妈妈!妈妈!”

  • &大,生

    “切!肯定会变大的!”周蕊蕊看着沈唯的胸,“我记得你以前也不大,生完孩子后才变大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