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景修真的没给他姐打电话,直接拉着沈唯和周蕊蕊,带着萌萌去了商场旁边的甜品店。“景修,你这样好吧?回过头你姐找将近萌萌,说没准要把火气撒到她身上的。”沈唯轻声劝“景修,你这样不好吧?回头你姐找不到萌萌,说不定要把火气撒到她身上的。”沈唯轻声劝陆景修。。...

陆景修真的没给他姐打电话,直接拉着沈唯和周蕊蕊,带着萌萌去了商场旁边的甜品店。

“景修,你这样不好吧?回头你姐找不到萌萌,说不定要把火气撒到她身上的。”沈唯轻声劝陆景修。

“她好意思吗?两个保姆一个大人,都看不住一个孩子?”陆景修冲动道,“她要是不想要萌萌,我就把萌萌带走,我来养好了。”

沈唯赶紧朝陆景修使眼色,在孩子面前,怎么能说妈妈不想要她这种话呢。

陆景修也意识到了,后悔自己失言,赶紧哄萌萌,“萌萌,舅舅不是那个意思,你妈妈她……”

陆景修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萌萌打断了,“妈妈不是不喜欢我了,弟弟小,妈妈要多照顾弟弟,萌萌知道的,舅舅,萌萌很乖,萌萌不哭,不跟弟弟抢妈妈。”

孩子睁着一双纯真的大眼睛,学着大人平时教她的话,一板一眼的说着。

沈唯鼻子有些发酸。

她懂萌萌的,明明很想要,但是知道得不到,所以只能自欺欺人,装出理解大人的样子,装出懂事的样子。

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可怜。

她懂萌萌,因为这种心境,她经历过。

“乖孩子。”沈唯忍不住又伸手摩挲她的头顶。从软软的的头发顺着耳朵摸下来,到她嫩滑的小脸。

她真的想好好疼疼这个孩子。太有眼缘,第一次看见就记住了。

陆景修也有些心酸,只好拼命给萌萌买好吃的。

周蕊蕊也逗萌萌,转移她的注意力,“萌萌,你的眼睫毛怎么那么长呀?是谁借给你的?”

“是我自己长的呀!”

“那我怎么长不出这么漂亮,这么长的眼睫毛呢?”

“因为你不是漂亮的小女孩呀!”

“我晕!”周蕊蕊哈哈大笑,指着自己和沈唯问萌萌,“萌萌,我跟沈阿姨,谁更漂亮呀?”

萌萌毫不犹豫,“沈阿姨。”

“为什么?”周蕊蕊不服气。

“沈阿姨长的像仙女。”萌萌奶声奶气的回答,笑翻了一桌人。

沈唯也笑,“我这辈子死而无憾了,连小仙女都说我长的像仙女呢!”

冰淇淋快吃完的时候,陆景修终于接到了姐姐陆景雯的电话。

“陆景修!你脑子是不是有病!你看到萌萌走丢了,不先给我打电话,直接把她带走是什么意思?要不是调了商场的监控,我还以为萌萌被人贩子拐走了!”

“萌萌都丢了一个小时了,你才想起来查监控?”陆景修对这个姐姐语气很不好,“保姆呢?她们眼睛也瞎了?这么大的孩子,都能弄丢?”

“算了算了,不跟你说了,你们人在哪儿,我过来找你!”

陆景修报了地址就挂了电话,沈唯赶紧问他,“你姐终于发现孩子丢了?”

“嗯,要过来兴师问罪呢。”陆景修摇摇头,“我外甥比较皮,一会儿见了,你们多担待啊。”

“小孩子嘛,调皮很正常的。”沈唯也没放在心上。

要是往常,她肯定就跟周蕊蕊先走了,毕竟别人家的事,她没必要掺和。

可是今天她不想走,她真的很想看看陆景修这个姐姐,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没一会儿,陆景雯带着儿子和两个保姆杀过来了。

两个保姆大包小包全拎着衣服和玩具,难怪萌萌丢了她们不知道,自己手里的袋子都拎不过来了。

“弟弟!”萌萌第一时间不是先喊妈妈,她抱起放在椅子上的变形金刚玩具朝弟弟跑去,“给你。”

“死丫头,你跑哪儿去了!吓死我了!”萌萌还没靠近弟弟,就被陆景雯一把抓住胳膊,“叫你乖乖在玩具店等着,你到处乱跑什么!”

她伸出手指,狠狠戳了一下萌萌的脑门。

萌萌委屈得不行,嘴巴不停的颤抖着,眼看就要哭出声了。

陆景修走过去把萌萌抢了过来,瞪陆景雯,“萌萌刚才已经吓坏了,你还训她!”

陆景修话还没说完,萌萌的弟弟冲过来撞向他的肚子,“坏舅舅!打你!不准你骂我妈妈!”

那孩子长的虎头虎脑,胳膊腿都特别壮实,陆景修被他撞得一歪,正要说话,陆景雯喜不自胜地搂住儿子,开始夸他。

“哎呀,大儿子,真不愧是妈妈的乖宝贝,知道护着妈妈了!舅舅坏,舅舅欺负妈妈,宾宾替妈妈打抱不平呢!”

小男孩得到妈妈的鼓励,更来劲了,开始踢陆景修。

沈唯和周蕊蕊暗暗皱眉,看到萌萌不知所措的站在旁边,沈唯心里一阵叹息。

陆景修毛了,一把把外甥拎起来,“姜少宾,你再踢一次试试?”

陆景雯一看势头不对,赶紧过来护儿子,“陆景修,你脑子进水了,还跟小孩较真?快把宾宾放下来。一会儿把胳膊扯脱臼了!”

陆景修把外甥拎到桌子边,“给我老老实实坐好!”

小男孩已得到自由就开始哭闹,“坏舅舅!宾宾讨厌坏舅舅!”

萌萌抱着变形金刚盒子凑到弟弟跟前,“弟弟不哭,给你玩具。”

“啪!”小男孩用力一推,把萌萌连玩具带人全都推翻在地上,“我不要!走开!”

“萌萌,没事吧?”沈唯就在旁边,赶快把萌萌从地上抱起来。

小丫头委屈得抽泣起来,把头伏在沈唯怀里,肩膀一耸一耸的。

“好了好了,不哭了,弟弟不是故意的。弟弟心情不好,让他安静一下就行了,萌萌别哭了。”沈唯柔声安慰萌萌,抱着她小小的身子,心里又酸又软。

“咦,这是谁?”陆景雯这才注意到沈唯和周蕊蕊,皱着眉头盯着沈唯上上下下的打量。

“我朋友。”陆景修没好气的说道。

沈唯没办法,只好笑着跟陆景雯自我介绍,“我叫沈唯,是陆景修大学同学。”

“哦!沈唯!”陆景雯却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你!”

她更仔细地盯着沈唯看,从头发丝到脚趾头,一点都不放过。

沈唯被她看得有些发毛,觉得陆景修这个姐姐实在奇怪。

比你好太多

2021-01-14

不认识

2021-01-14

沈唯想吐血

2021-01-14

他误会了

2021-01-14

她哭什么

2021-01-14

书评(391)

我要评论
  • &月怀胎

    她的孩子,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的孩子,被母亲谎称是死胎,背地送人了。

  • 一瞬间&了,她

    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动摇了,她几乎要开口告诉他真相了。

  • 有情绪&没有转

    他的语气不再有情绪,他自始至终没有转身,没有再看她一眼。

  • 深,他&为陆景

    沈唯反抗激怒了林彦深,他眯紧一双黑眸,声音阴森低沉:“为陆景修守贞?他碰过你没有?说!”

  • ,紧紧&拖进了

    男人的手却毫不留情,紧紧揽住她的纤腰,将她拖进了卧室。

  • &林彦深

    林彦深已经从容下床。他走到门口,背对着她说了五个字。

  • &的味道

    沈唯尝到了血的味道,忍不住哭出声来:“是!我混蛋!我爱上别人了!我把你甩了!你不是很骄傲吗?那你还跟我纠缠什么?我已经不是你女朋友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