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唯的舞步说不上熟练,可梁悦生显然是此中高手,在他的率领下,沈唯第一次品尝到了唱歌跳舞的乐趣。浑身伸展,完全放松,像鱼儿游弋在海里,像鸟儿飞翔的在林间,那种非常流畅欢快的感觉,浑身舒展,放松,像鱼儿游动在海里,像鸟儿飞翔在林间,那种流畅轻快的感觉,实在是很棒。。...

沈唯的舞步说不上娴熟,可梁悦生显然是此中高手,在他的带领下,沈唯第一次尝到了跳舞的乐趣。

浑身舒展,放松,像鱼儿游动在海里,像鸟儿飞翔在林间,那种流畅轻快的感觉,实在是很棒。

一曲既终,沈唯脸颊绯红,额头上沁出薄薄的汗意。

梁悦生就站在她身边,闻到了她身上带着温热汗气的馨香,他的心,突然就荡漾了一下。

梁悦生目光灼灼地看着沈唯,“里面太热了,我们去对面的露天咖啡馆,喝杯冰咖啡?”

沈唯扭头在会场搜寻了一圈,看到不远处的角落里,周蕊蕊跟刚才那个男孩聊得正欢,便笑道,“好啊。”

两人并肩走出闹哄哄的会场,朝马路对面的一家露天咖啡馆走去。

沈唯特意挑了最显眼的位置,怕一会儿周蕊蕊找不到她。

今天是阴天,也有凉风,沈唯坐在遮阳棚下,看着步行街上悠闲漫步的男女,觉得还挺惬意的。

“沈小姐,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梁悦生微笑着问她。

“沈唯。”沈唯告诉他,“唯是唯一的唯。”

他知道她的姓不奇怪,每个去相亲的男女,胸牌上都会标注某某先生,某某小姐。

“很好听的名字。”梁悦生又笑,“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听。”

“哦?你想象中,我该叫什么名字?”沈唯突然有了好奇心。

“反正不叫翠花。”梁悦生冲她挤挤眼。

沈唯发现,这个男人笑起来唇角有两个梨涡,真是很少见。一般有梨涡的女孩,长相都不会差。有梨涡的男人,她只见过这一个。

“沈唯,你是做哪行的?”梁悦生又问,刚问完意识到自己问太多,赶快弥补,“抱歉,应该我先说。我在税务局上班,今年刚调回市里,之前一直在外地挂职。”

沈唯有些意外,她本来以为梁悦生是某个写字楼的高管,总监或者部门经理级别的,没想到他竟然是从政的。

难怪他会来相亲大会当工作人员,很可能是帮民政局某个朋友的忙。

沈唯笑笑,“我是智诚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以后工作中,我们很可能会遇到哦。”

可不是吗,万一企业做假账偷税漏税露馅,法律顾问就要跟税务局的人打照面。

“真希望天天遇到。”梁悦生又笑,露出两个小梨涡。

他这句话说的有些露骨了,沈唯只能装作听不懂,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我可不想,那意味着我的工作量要增加了。”

梁悦生也知道沈唯是故意岔开话题,自己也觉得有点孟浪,不好意思地垂下眼睛,换了个话题,“那个,你们平时工作忙吗?”

沈唯把自己的工作情况简单的说了几句,两人聊聊工作,聊聊天气,再聊聊咖啡,气氛十分融洽。

“咦,那个男人你认识吗?为什么盯着我们看?”突然,梁悦生朝沈唯的右侧方抬抬下巴,示意她看。

沈唯扭头一看,是林彦深。

林彦深拎着几个购物袋站在一家橱窗前,正朝她这边看。离的有点远,沈唯看不清他的眼神,只看到他绷得紧紧的下颚。

他身侧,纪远歌正驻足观赏着橱窗里陈列的首饰。

沈唯扭过头来,语气淡淡的,“哦,是我们顾问公司的老总。”

“怎么不打个招呼?有点奇怪。”梁悦生何等聪明,马上感觉到了沈唯和林彦深之前不同寻常的气场。

“不是太熟。”沈唯刚回答完,就听见梁悦生低声道,“他们过来了。那个女的也认识你吧?她发现男伴盯着你看,认出你了。”

“沈律师,好巧。”果然,纪远歌笑盈盈地走过来了,“我发现我们特别有缘分,每次都能碰到。”

“是啊。”沈唯干巴巴的笑了笑,目光溜到林彦深拎着的购物袋上。

哦,原来是在为婚礼做准备。买了结婚对戒。

“你这条裙子好漂亮!特别衬你呢。”纪远歌笑道,“沈律师今天的妆容也很隆重哦!平时你几乎都素颜的。”

沈唯知道纪远歌想说什么,不过她无所谓。她大大方方地为纪远歌介绍梁悦生,“这位是我的朋友,梁悦生。”

林彦深和梁悦生互相客套地点了点头。都在彼此的目光里发现了淡淡的戒备和好奇。

服务生过来了,“两位要喝点什么?”

纪远歌刚想说不用,他们只是过来跟朋友打个招呼,马上就走,林彦深已经在桌边坐下来了,“一杯拿铁,一杯奶茶,奶茶不要加冰。”

沈唯帮纪远歌把椅子摆正,心里淡淡有些酸涩。

奶茶是给纪远歌的吧。不加冰,多么体贴的未婚夫。

纪远歌没想到林彦深这么麻利的就把饮料给点好了,只好坐了下来。

她有些后悔了,干嘛非要过来跟沈唯打招呼,刚才装作没看到就好了嘛,非要巴巴的过来示威,这下好了,又给了彦深和沈唯相处的机会。

比你好太多

2021-01-14

不认识

2021-01-14

沈唯想吐血

2021-01-14

他误会了

2021-01-14

她哭什么

2021-01-14

书评(175)

我要评论
  • &“我周

    “我周六还要加班。你去吧,用你风情万种的大眼睛,骗个优质男回家。”沈唯摇头,她对相亲会完全不感兴趣。

  • 的胸,&大的。

    “切!肯定会变大的!”周蕊蕊看着沈唯的胸,“我记得你以前也不大,生完孩子后才变大的。”

  • 瞬间消&的海滩

    林彦深的手突然顿住,他盯着沈唯,眸子里所有的意乱情迷,所有的愤怒失望,都瞬间消失干净,犹如退潮后的海滩。

  • &男人的

    男人的手却毫不留情,紧紧揽住她的纤腰,将她拖进了卧室。

  • 容下床&字。

    林彦深已经从容下床。他走到门口,背对着她说了五个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