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酒店包间。姑姑沈定岚一家了等着了,见沈唯和李桂莲进去,大家都站出来寒喧打招呼。沈唯跟长辈见过礼,刚跟嫁回去的大表姐聊了两句,姑姑就拉过沈唯的手,“唯唯,男朋姑姑沈定岚一家已经等着了,见沈唯和李桂莲进来,大家都站起来寒暄问好。。...

皇朝酒店包间。

姑姑沈定岚一家已经等着了,见沈唯和李桂莲进来,大家都站起来寒暄问好。

沈唯跟长辈见过礼,刚跟嫁出去的大表姐聊了两句,姑姑就拉过沈唯的手,“唯唯,男朋友找到没有?身边有合适的人选吗?”

沈唯苦笑不语。她就知道,今天来,肯定要聊这个话题的。

李桂莲叹气,“唉!别提了,什么男朋友,八字还没有一撇呢!眼看过了年就27了,女孩子的花期都要过了。”

沈定岚也很犯愁,想了想,“我认识的小伙子,像样点的都有主了。剩下的,也配不上我们唯唯。这可怎么办?要不,问问……”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刘慧琪尖脆的声音打断了,“哎呀,都到齐啦,聊得这么热乎呢!”

沈定岚没理她,笑着招呼沈定国和沈心怡,“哥,就等你们了!快坐吧。来,心怡,坐到姑姑身边来。”

刘慧琪讨了个没趣,横着眼睛瞪了沈定岚一眼,气鼓鼓的坐了下来。

菜很快就上来了,沈唯和沈定国一家互不搭理,连眼神交流都没有。李桂莲存在感不强,话不多,但脸上是带着笑的。

又有姑姑一家在中间打圆场说说笑笑,所以,表面看上去,一顿饭吃得还是很和谐的。

沈唯心里松了口气,她准备一吃完饭,就借口说还有工作要处理,早点离场。

妈妈想跟沈定国搞好关系,那就让她留下来跟他们废话,反正她一秒钟都不想多呆。

突然,沈定岚开口问沈心怡,“心怡,听你爸说你男朋友是陆家的小儿子?”

“嗯,是呀,叫陆景修,今天我本来想叫上他一起来给姑姑祝寿的,可是他太忙了,完全抽不出时间。”沈心怡乖巧的回答道。

“没事,等他有空再说。”沈定岚开始进入正题,“心怡呀,你现在好了,找到如意郎君了。你姐姐可还单着呢。你跟陆景修说说,让他帮唯唯物色个男朋友?他周围的朋友,发小,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沈唯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她赶快吞下嘴里的菜,还没来得及说话,刘慧琪笑起来了,“哟,我不是听错了吧?定岚,你刚才说什么?让心怡给沈唯介绍男朋友?哈!沈唯长的这么漂亮,还聪明能干的,还愁男朋友吗?”

沈心怡也细声细气的,“是呀,姑姑,你不知道吧,景修跟唯唯姐,还是同学呢。那天景修带我参加同学会,我碰到唯唯姐了,在男人堆里,她可受欢迎了!”

沈唯冷笑,“在男人堆里,很受欢迎”,这话听上去怎么那么别扭呢?说的好像她沈唯私生活多混乱似的。

“沈心怡,你说的对,我的确受异性欢迎,因为我头脑聪明,与人为善,光明磊落——不像某些人,想讽刺人都不敢明着说,只敢偷偷摸摸夹枪带棒。”

沈唯慢悠悠开口,没错,她就是想气死沈心怡。

“姐姐,我不是那个意思,要是我说错话了,我向你道歉……”沈心怡很不安的样子。

刘慧琪开始护犊子了,“哟,得意什么呢!不就是个嫁不掉的老剩女嘛!你就傲吧,傲到三十岁还嫁不掉,我倒是可以给你介绍几个70岁的老鳏夫!”

沈唯的语气还是慢吞吞的,“难怪你要赶在30岁之前插足别人的家庭、舔着脸当第三者,原来是担心自己嫁给70岁的老鳏夫。”

“你!”刘慧琪气晕了,伸手指着沈唯,脸红脖子粗的。

“啪!”沈定国重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沈唯,跟刘阿姨道歉。”

看着沈定国铁青的脸,沈唯心中又悲凉又觉得释然。

刘慧琪母女讽刺她,羞辱她,沈定国就跟没听见一样。她不过还击两句,沈定国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炸毛了。

也好,省得她对父爱产生不必要的幻想。

“我为什么要道歉?我说的哪一句,不是事实?”沈唯淡淡道,“沈定国,你应该好好教育教育你的老婆孩子,让她们有涵养,讨人喜欢一点,不然,就她们这副德性,到外面是要被人骂的!”

沈定国怒气冲冲地扬起手,“兔崽子,你反了你!敢直接喊你老子的名字!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个不孝女!”

“啪!”一记耳光落到沈唯脸上,把沈唯扇懵了。

比你好太多

2021-01-14

不认识

2021-01-14

沈唯想吐血

2021-01-14

他误会了

2021-01-14

她哭什么

2021-01-14

书评(343)

我要评论
  • 是我不&这事的

    “对不起对不起!唯唯,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提这事的。”

  • 馒头!&蕊撅着

    “我不管!我就这么肤浅,我就是想要大馒头!”周蕊蕊撅着嘴,“唯唯,你说,等我生了孩子,罩杯会不会变大一些?”

  • 的手突&退潮后

    林彦深的手突然顿住,他盯着沈唯,眸子里所有的意乱情迷,所有的愤怒失望,都瞬间消失干净,犹如退潮后的海滩。

  • &已经从

    林彦深已经从容下床。他走到门口,背对着她说了五个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