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唯走后,林彦深坐着发了一会儿呆,最后才步入工作状态。忙了一阵子后,他忆起衬衣上也溅了几滴墨汁,便去浴室冲澡,想换掉这些衣服。洗完澡,林彦深拿浴巾擦干身体,浴忙了一阵子之后,他想起衬衣上也溅了几滴墨汁,便去浴室洗澡,想换掉这些衣服。。...

沈唯走后,林彦深坐着发了一会儿呆,最后才进入工作状态。

忙了一阵子之后,他想起衬衣上也溅了几滴墨汁,便去浴室洗澡,想换掉这些衣服。

洗完澡,林彦深拿浴巾擦干身体,浴巾微湿,是沈唯用过的。

林彦深突然就怔住了。

手里的浴巾,似乎还带着她的体温和馨香,打上了她的标记。

林彦深浑身发热。

沈唯裹着浴巾,惊慌羞涩的样子又浮现在脑海。

林彦深忽然烫手般扔掉浴巾,扯过毛巾狠狠一通乱擦。

擦干身体,他推门出去,却不小心撞翻了浴室门边的垃圾桶。垃圾桶翻倒在地。

沈唯的衣服,还有她裹在外衣里的衣服,全都跌落出来。

林彦深鬼使神差捡起,心跳加速,身体的冲动如即将爆发的火山,急需一个出口。

这么多年,他已经很久没有在白天这样失态过。

所有人都说他理智,冷静,沉着,向来波澜不惊,喜怒不形于色。

其实,他只是没有遇到属于他的那粒药。

林彦深冲了个冷水澡。

然而身体依然强劲地叫嚣着。他无可奈何,脑海里涌出一个猥琐的念头。

在挣扎了半分钟之后,他付出了实践。用右手让自己得到了释放,林彦深内心的火山终于平息下来。

随即是一阵空虚和茫然。

这是一段没有任何希望的感情,没有任何回头的可能。他何苦惦记,何必惦记……

林彦深穿戴整齐走出浴室,刚在办公桌前坐下,纪远歌来了。

“彦深,看我给你送什么来了?”

纪远歌甜美的笑着,拿出藏在背后的蛋糕盒子。

她打开盒子,“怎么样,这个戚风烤的漂亮吧?”

林彦深心情很寡淡,语气却很温柔,“叫你不要劳累,怎么又折腾起烘焙来了。”

“人家专门为你烤的嘛,再说也不累。”纪远歌把蛋糕切了一小块放在纸盘里,“来,尝尝。”

林彦深用叉子叉起蛋糕,“嗯。很好吃。”

“那你多吃两块。我去一下洗手间。”纪远歌说完,转身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和浴室是一起的,纪远歌一走进去,就闻见一股特别的气味。

这股气味她不陌生,和林彦深之前,她也谈过一次恋爱,也做过爱做的事。

这是属于男性的味道。

纪远歌心头大震,她扫视一圈,发现了垃圾桶里的女人衣服。

纪远歌的心凉了半截,她用两根指头拈起那些衣服,发现在垃圾桶的底部,还有一套白色的贴身衣物。

从尺寸来看,那个女人的身材很不错。

衣服上有黑色的墨汁——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她给林彦深打电话时,那个高声喊他的人,就是这个女人吧?

为什么,浴室里会有那种味道?

林彦深和她,做了什么?

猜疑像一条冰冷的毒蛇,缠着纪远歌,让她满心恐惧。

周蕊蕊快到远洋的时候,接到了沈唯的电话。

“蕊蕊,你到哪儿了?”

“快到远洋了,你再坚持十分钟。”

“嗯,你慢一点,别着急,我已经有衣服穿了。”

“哪儿来的衣服?找同事借的?”

“不是。一会儿你来我们细聊。”

远洋公司附近的饭馆里,周蕊蕊听沈唯说完今天发生的事情,眼睛瞪得老大,“那就是说,林彦深看到你只裹着浴巾的模样啦?”

“嗯。”

“哈哈!他是不是当时就直起来了?”

沈唯吓一跳,压低声音瞪着周蕊蕊,“周蕊蕊!你说话注意点!这可是远洋的势力范围,说不定我们后面那两个女孩就是远洋的员工。”

“哦哦,好!”周蕊蕊比了个ok的手势,不无遗憾道,“可惜他已经有了未婚妻,不然你们俩复合也是不错的。毕竟还一起生了个……”

孩子两个字被周蕊蕊生生憋了回去。这是沈唯的伤口,不能碰的伤口。

沈唯摇摇头,“不可能了。我们别谈这个了。”

“为什么不可能?”周蕊蕊一脸天真,“林彦深和他那个未婚妻分手了不就行了,又没有结婚,大家公平竞争嘛。”

“不要了,我已经不爱他了。”沈唯自我催眠般低语。

“嗯,不爱就算啦!反正外面优质单身男多的是!唯唯,我跟你说,这周末那个相亲会你一定要参加!这次的全是精挑细选的!门票才100元,一百元你买不了吃亏,一百元你买不了上当。反正我要去,你必须陪我!”

沈唯考虑了一下,“好,我陪你去。”

“哇!太棒啦!唯唯你终于开窍了!”周蕊蕊高兴坏了。

“是啊,开窍了。”沈唯笑笑。

是的,她也该从这段感情中走出去了。人生还这么漫长,也许,她能遇到另一个让她心动的男人,和他组建家庭,生儿育女,白头偕老呢。

林彦深和纪远歌,真的很般配。

不是吗?

比你好太多

2021-01-14

不认识

2021-01-14

沈唯想吐血

2021-01-14

他误会了

2021-01-14

她哭什么

2021-01-14

书评(464)

我要评论
  • 满是失&望和愤

    他英俊的脸上满是失望和愤怒,一双眼睛闪着嗜血的光芒。

  • “我记&前也不

    “切!肯定会变大的!”周蕊蕊看着沈唯的胸,“我记得你以前也不大,生完孩子后才变大的。”

  • 到门口&了五个

    林彦深已经从容下床。他走到门口,背对着她说了五个字。

  • 沈唯逗&来,那

    沈唯逗她,“你长得已经这么美艳了,再来,那就太祸国殃民了。上帝他老人家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