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着浴巾的沈唯,就这样猝还来防地会出现在林彦深的眼前。沈唯身材纤瘦,浴巾只堪堪遮挡住了她的身体。好看的锁骨,纤细笔直的大腿统统曝露在林彦深的视线中。但是生过一个孩子沈唯身材高挑,浴巾只堪堪遮住了她的身体。。...

裹着浴巾的沈唯,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出现在林彦深的眼前。

沈唯身材高挑,浴巾只堪堪遮住了她的身体。

漂亮的锁骨,修长笔直的大腿全都暴露在林彦深的视线中。

虽然生过一个孩子,可沈唯的身材跟20出头的时候几乎并无二致,腿长腰细,皮肤还雪白细嫩。

林彦深并没有想过会看见这样的场景。

他知道沈唯只裹着一层浴巾,可是,他没有想到,裹着浴巾的沈唯,让他瞬间有了反应。

林彦深的脸突然红了。

他嫌弃般把包塞进沈唯怀里,“拿着。”

林彦深落荒而逃。他再不走,就要出丑了。

沈唯不知道林彦深的身体正在发生惊人的变化。她只看到了林彦深的不耐烦,还有嫌弃。

拿过包包,她沉默地翻出自己的手机。

拨通周蕊蕊的电话之前,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的确,她脸上已经褪掉了少女的粉嫩和青涩,不再有那种青春满满的感觉。可她的身体依然饱满紧致,眉眼依然精致,五官的轮廓仍然无可挑剔啊。

这样的她,为什么会让林彦深露出那么嫌弃的表情?

不是她不漂亮了,是林彦深不爱她了。

沈唯咬咬嘴唇,接受了这个事实。

“喂?难得呀,竟然上班时间给我打电话。”周蕊蕊的声音在手机里响了起来,“什么事呀,唯唯?”

“那个,我……”沈唯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件事,“我现在在林彦深办公室的浴室里,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蕊蕊,你公司旁边不是有家商场吗,你去买身衣服给我送过来,行吗?”

周蕊蕊的声音一下子变得鸡血十足,“什么!你在林彦深办公室里!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天哪!到底发生什么了!!你的衣服怎么了?被林彦深扯烂了吗!!你们干什么了!在办公室里……”

沈唯快崩溃了,赶快打断她的话,“你的脑洞也太大了吧,先别废话了,你赶快帮我送身衣服过来吧,不然我只能一直呆在浴室里。这里连个椅子都没有,我的腿都快站麻了!”

“哈哈!好好好,我马上给你送过来!”周蕊蕊笑得无比豪迈。

沈唯在浴室苦等周蕊蕊送衣服过来,偏偏周蕊蕊那边堵车了。

“唯唯,你再坚持半个小时啊。这边堵车了,动都动不了。”

“嗯,好。我能坚持,你别太赶了。”

远洋的中央空调,向来是很冷的。浴室里洗澡的热气褪去之后,只裹着浴巾的沈唯,开始觉得冷了。

可恨浴室里连个浴霸都没有。想取取暖都不行。

沈唯正郁闷,浴室的门突然被人敲响了。

沈唯还以为是林彦深,正犹豫要不要开门,门口传来秘书甜美的声音,“沈律师,您的衣服弄脏不能穿了,我给您送了一套衣服过来。”

沈唯赶快打开门。

清秀文雅的女秘书站在门口,手里托着一叠衣服。

“谢谢,谢谢!给你添麻烦了!”沈唯道谢,“你太贴心了。”

“过奖啦!是林总让我去买的。我本来也没想到这一点。”女秘书笑着答道。

林彦深让秘书去买的?沈唯愣了一下。

关上门,沈唯打开那叠衣服,才发现从外衣到贴身衣物,都是齐全的。

她看了看尺码,也刚刚好。

所有的衣服穿上身,全都不大不小,刚刚好。

她的尺码,林彦深还记得。

上衣是一件粉红的衬衫,衣领做成两根带子,系成了蝴蝶结。

沈唯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百感交集。

粉色,蝴蝶结,这些都是她几年前喜欢的元素。

如今她已经是精明能干的女律师,粉色,蝴蝶结……这些元素,她已经很久没有穿上身了。

沈唯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默默穿好衣服,她把自己被墨汁弄脏的衣服扔进了浴室的垃圾桶里。

“林总,谢谢你的衣服。这些衣服多少钱,我一会儿转账给你。”沈唯很客气的跟林彦深道谢。

林彦深坐在办公桌后,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用。”

他抬眼看向沈唯,视线从她身上一扫而过。

沈唯的头发还没干透,半湿的刚好垂在肩头,柔和的粉红色上衣,让她看上去温柔清新,仿佛又是当年那个懵懂的青春少女。

林彦深的心狠狠痛了一下。

“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他下逐客令,毫不犹豫。

比你好太多

2021-01-14

不认识

2021-01-14

沈唯想吐血

2021-01-14

他误会了

2021-01-14

她哭什么

2021-01-14

书评(386)

我要评论
  • 下的孩&了。

    她的孩子,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的孩子,被母亲谎称是死胎,背地送人了。

  • 了孩子&些?”

    “我不管!我就这么肤浅,我就是想要大馒头!”周蕊蕊撅着嘴,“唯唯,你说,等我生了孩子,罩杯会不会变大一些?”

  • ,去嘛&优质男

    “唯唯,去嘛去嘛!周六的相亲会,去的全是500强公司的优质男,我们都25岁了,再不主动出击,黄花菜都凉了!”

  • 始至终&身,没

    他的语气不再有情绪,他自始至终没有转身,没有再看她一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