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沈唯的话,林彦深冷冷一笑一声,“沈律师知恩图报,这么会做人做事,怪不得能在政法界混得如鱼得水。”林彦深这纯碎是人身直接攻击了,她沈唯入行以来,哪项业绩也不是靠自己的勤恳和努林彦深这纯粹是人身攻击了,她沈唯入行以来,哪项业绩不是靠自己的勤勉和努力换来的?。...

听到沈唯的话,林彦深冷笑一声,“沈律师知恩图报,这么会做人,难怪能在政法界混得如鱼得水。”

林彦深这纯粹是人身攻击了,她沈唯入行以来,哪项业绩不是靠自己的勤勉和努力换来的?

会做人,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原来林彦深就是这样看她的。沈唯在心底自嘲的对自己笑一笑。

她不想为自己辩护,没有必要。

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的沉默惹怒了,“叮”的一声,电梯一到顶层,林彦深就拖着沈唯就朝办公室疾走。

外面办公区的员工看到林彦深拉着满身是黑墨汁的沈唯走过来,脸上竟然也没有任何惊讶。

想必一楼的八卦早就传到他们耳中了吧。

林彦深的手紧紧握着沈唯的手。她手上还有油漆,刚才挡眼镜男时弄上的。

粘稠的墨汁,似乎把两个人的手紧紧焊在了一起。

沈唯感受着他手掌的温度,心中却很苍凉。

曾经,他也这样紧紧牵着她。

只是那时,他脸上带笑,眼中有情。

如今物是人非,他和她,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沈唯走到浴室门口,又扭头看着林彦深,“你先去把手洗干净吧。”

林彦深语气冰冷,“我不用你管,你先把自己洗干净。”

沈唯默然。她是一腔好意。

沈唯脱了衣服,在温热的水柱下一遍遍清洗自己。

还好,洗的比较及时,墨汁大部分都冲下来了,有一些粘的比较牢固的,沈唯用林彦深的沐浴露使劲搓,也都搓干净了。

就是头发比较麻烦,沈唯洗了五遍,感觉还是有些墨汁的气味。

算了,也顾不得了,沈唯关上水,伸手准备彻毛巾擦干自己。

架子上放着两块毛巾和一条浴巾。

沈唯迟疑了一下,拿浴巾裹住了自己。现在问题来了,她的衣服全弄脏了,根本没办法穿。

可她的手机又在包里,包放在浴室外面。

沈唯想打电话叫周蕊蕊帮她送套衣服过来。要么裹着浴巾走出去拿包,要么在浴室里喊林彦深把包递进来。

沈唯纠结了一下,决定还是让林彦深把包递进来。

这样裹着浴巾出去,万一被林彦深看到,会觉得很尴尬的。

“林总!”沈唯把浴室门打开一条缝,扬声喊林彦深。

林彦深正在接电话,沈唯声音又小,他根本就没听见。

“林总!”沈唯连喊了好几声,林彦深都没有反应,她担心是不是办公室隔音效果太好,就大声喊,“林彦深!你还在吗?帮个忙!”

这次,林彦深终于听见了。

“我先挂了,有点事要处理。”他对电话里的纪远歌说道。

纪远歌也听见了沈唯喊的那一嗓子,听见是女人的声音,纪远歌开始打听了,“什么事啊?好像听到有女孩子再喊你?”

可是,林彦深直接无视了她的问题,“先挂了,一会儿再聊。”

他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纪远歌听着手机里嘟嘟嘟的忙音,皱了皱眉。

到底是谁,喊了句让林彦深帮忙,就让林彦深马上急着要挂电话?要知道,刚才她和他正在讨论的,是远洋的股权啊。

这样的大事,还没那个女人重要?

林彦深走到浴室门口,见浴室开着一条缝,门缝后传来沈唯的声音,“林总,我的包在外面的茶几上,麻烦你帮我拿一下。”

林彦深不知道她要包干什么,点了点头准备去拿,想起沈唯看不见他,只好又开口补了一句,“嗯。等着。”

林彦深拿了包回来,想递给沈唯。

可是沈唯把门缝留的太小了,她背的又是大包,林彦深往里面塞了两次都没塞进去。

林彦深不耐烦了,“姓沈的你别矫情了!把门打开!”

林彦深的话,让沈唯有些恍惚。这种语气多么熟悉。

以前和林彦深出去旅游,两人住在一起,她洗完澡让林彦深给她递睡衣进去的时候,她也害羞把门开个小缝,他也是这样不耐烦地说她矫情。

只是那时,他的不耐烦里带着宠溺,还带着情侣之间不可言说的隐秘趣味。

现在,他的不耐烦是纯粹的不耐烦吧?

沈唯沉浸在往事中,一时神思有些恍惚。

外面的林彦深,却不知道她在走神,懒得跟她废话,直接伸手推开了门。

笑话,裹着浴巾就开始矜持了?她身上哪里他没见过?

比你好太多

2021-01-14

不认识

2021-01-14

沈唯想吐血

2021-01-14

他误会了

2021-01-14

她哭什么

2021-01-14

书评(378)

我要评论
  • 对!我&多!”

    沈唯咬咬牙,豁出去了:“对!我要为他守贞!我跟他在一起很久了!他比你好太多!”

  • 为她好&,21

    她知道母亲是为她好,21岁的大姑娘,生下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这事如果传出去,她的名声就全毁了。

  • 望和愤&闪着嗜

    他英俊的脸上满是失望和愤怒,一双眼睛闪着嗜血的光芒。

  • ,又看&借给我

    “唉!大眼睛怎么骗得到优质男?”周蕊蕊作苦闷状,低头看看自己一马平川的胸,又看看沈唯的,“唯唯,把你的大馒头借给我吧!”

  • &。他走

    林彦深已经从容下床。他走到门口,背对着她说了五个字。

  • &士和医

    等后来觉得不对劲,再去医院问,已经找不到当年的护士和医生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