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沈唯正去上班时,电话响了。看一看屏幕上的名字,沈唯笑着接起电话,“景修,好久没你的消息了。”陆景修也爽直的笑着,“老头子终于等到把我调回去了,新加坡那个鬼地方看看屏幕上的名字,沈唯笑着接起电话,“景修,好久没你的消息了。”。...

第二天,沈唯正在上班时,电话响了。

看看屏幕上的名字,沈唯笑着接起电话,“景修,好久没你的消息了。”

陆景修也爽朗的笑着,“老头子终于把我调回来了,新加坡那个鬼地方,再呆下去,我一定会疯的!”

沈唯惊喜道,“你爷爷把你调回总公司啦?以后就常驻这边,不用再去新加坡了吗?”

“嗯,枫臣国际刚并购了几家公司,总公司缺人手,爷爷只好让我回来了。”

“太好了!要不要叫上几个同学,我们聚一下?”沈唯高兴的问。

“行啊。”陆景修迟疑了一下,“我正好带未婚妻介绍你们认识。”

“未婚妻?”沈唯叫起来,“什么时候的事呀?你这家伙,藏这么紧,之前一点风声都没听见嘛!”

陆景修的声音低沉了几分,“家里安排的而已,商业联姻,你懂的。”

沈唯的笑容凝住了,“景修,你……”

“我知道,你会说我庸俗,功利。”陆景修自嘲般说道,“你说什么都行,我都承认。反正这辈子我也娶不到我想娶的女人,跟谁结婚都是凑合,不如现实一点,商业联姻,各取所需。”

“我没说你庸俗,功利,”沈唯无力的解释,“你们有钱人家,不都讲究门当户对吗?”

“可我不讲究这个。”陆景修轻声道,“唯唯,你知道的,如果你肯要我,哪怕上刀山下火海,哪怕与全世界为敌,我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听见陆景修这样说,沈唯不知该怎么接下去了,只好呐呐道,“景修,你会遇到比我更好的女孩,更适合你,更……”

她的话被陆景修打断了,“哈哈,好了,唯唯,别难为自己来安慰我了,也不用给我发好人卡。我已经接受了我的命运,你不爱我,祝福我一下总是可以的吧?”

沈唯有点尴尬,干笑两声,“嗯。祝福你。”

“那明晚聚一下?”陆景修笑道,“我把她也带上。”

“好啊!”沈唯挂了电话,心里颇有些感触。

追了她整整8年的陆景修,终于要结婚了。当年她拿着陆景修这面挡箭牌,和林彦深提出了分手。

为此,陆景修还被林彦深狠狠揍了一顿。鼻梁骨都断了。

总是守候在她身边,在她需要的时候就会出现的陆景修,要结婚了。沈唯衷心希望他幸福。

可是,商业联姻这四个字,却让她开心不起来。

她多希望陆景修是跟他真心爱慕的女孩结婚。没有爱情,只有利益的婚姻,是多么冰冷可怕。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自己能爱上陆景修——他是那么温暖,那么仗义,他正直又有担当。跟他相爱,一定会很幸福。

可是,她欺骗不了自己的心。她不爱陆景修。

她可以当他是最好的朋友之一,可是,没有办法用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的方式来爱他。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沈唯跟老妈说了陆景修要结婚的事。

李桂莲的筷子顿了顿,随即开始叹气,“唯唯呀,现在小陆也要结婚了,你可怎么办哪?现在还有别的男孩子追你吗?”

沈唯不悦道,“妈,你说什么呢,我跟景修就是好朋友,什么叫他要结婚了我怎么办?”

李桂莲愁眉不展,“我听说沈心怡也要结婚了。唉,怎么你还单着啊!”

“沈心怡要结婚了?”沈唯随口道,“姑姑打电话告诉你的?”

沈心怡是沈唯同父异母的妹妹,当年,李桂莲怀着沈唯时,沈定国就跟小三搞上了,没多久生下沈心怡,比沈唯只小两岁。

母子三人被沈定国赶出家门,所有人都避之不及,只有姑姑还时不时接济接济她们。所以,沈唯一家跟姑姑关系还不错,一直有来往。

“嗯。听说男方也是豪门大户。长的也是一表人才。”李桂莲唉声叹气,“唯唯啊,你今年都26了,你怎么……”

“好了好了,妈,我知道了。我的事,您就别管了。”沈唯赶快转移话题,“对了,沈尧给你打电话没?我给他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打通,也不知道在搞什么。”

“他跟乐队跑到西藏去了,说是什么采风,说过阵子就回来了。”李桂莲摇摇头,“西藏那么远,听说也落后,还不知道他吃了多少苦头呢。”

“吃苦而已嘛,年轻大男孩,就该出去闯荡闯荡,多吃点苦。”沈唯不在意道,“只要平安就好。”

比你好太多

2021-01-14

不认识

2021-01-14

沈唯想吐血

2021-01-14

他误会了

2021-01-14

她哭什么

2021-01-14

书评(181)

我要评论
  • 四年了&小胖胳

    四年了。她还时常做那个胎梦,穿着粉裙子的小女孩咯咯笑着,伸着小胖胳膊朝她跑过来,“妈妈!妈妈!”

  • 一瞬间&乎动摇

    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动摇了,她几乎要开口告诉他真相了。

  • 是我不&好,我

    “对不起对不起!唯唯,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提这事的。”

  • 馒头!&你说,

    “我不管!我就这么肤浅,我就是想要大馒头!”周蕊蕊撅着嘴,“唯唯,你说,等我生了孩子,罩杯会不会变大一些?”

  • 她知道&为她好

    她知道母亲是为她好,21岁的大姑娘,生下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这事如果传出去,她的名声就全毁了。

  • 看自己&一马平

    “唉!大眼睛怎么骗得到优质男?”周蕊蕊作苦闷状,低头看看自己一马平川的胸,又看看沈唯的,“唯唯,把你的大馒头借给我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