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诚律师事务所。顾主任一脸惆怅地望着沈唯,“小沈,来,我们好好的聊一聊,你跟林彦深之间,究竟有什么过年,这一次远洋终止合作,是也不是林彦深故意地的?”沈唯再次装傻充愣,“顾主顾主任一脸忧伤地看着沈唯,“小沈,来,我们好好聊聊,你跟林彦深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这次远洋终止合作,是不是林彦深故意的?”。...

智诚律师事务所。

顾主任一脸忧伤地看着沈唯,“小沈,来,我们好好聊聊,你跟林彦深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这次远洋终止合作,是不是林彦深故意的?”

沈唯继续装傻,“顾主任,你饶了我吧,我真的不知道,可能,他就是看我不顺眼,跟我没眼缘吧。”

顾伟强拍案而起,“你别忽悠我!你可是公认的大美女,除非林彦深喜欢男人,否则他不可能看你没眼缘!小沈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怎么得罪他了?”

沈唯投降,“算了,顾主任,你杀了我吧!”

反正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往事已经过去了,就让它尘封起来吧。

“唉!”顾主任头疼极了,“这样吧,我托了高院的章院长,让他出面请林彦深吃饭,到时候咱们也一起过去。小沈,你跟他要真是有什么过节,吃饭的时候好好敬他几杯酒,再说几句软话,这事说不定就过去了。”

沈唯有点惊讶,“顾主任,真人不露相啊,章院长你都请得动?”

“也是托的关系。”顾主任摇头,“欠了老大的人情呢。今天我放你一天假,好好休息休息,明天晚上的饭局,咱们必须拿下林彦深!”

沈唯胡乱“嗯”了一声,实在无话可说。

她是真的不想再见到林彦深。那天晚上,他酒醉之后羞辱她的那些话,是他的心里话吧?

现在再见面,不止是尴尬了,完全是折磨。

沈唯正在办公室胡思乱想,李婧给她打电话了。

“沈唯,你现在方便过来一趟吗?这边有一部分合同需要你签字走流程。”

沈唯点头,“行,那我现在过来吧。”

远洋和智诚的合作关系还没彻底解除,现在她还是远洋的顾问律师。

沈唯到法务部处理了一些合同,弄完之后就跟李婧告辞。

李婧见周围没人,低声问沈唯,“你们那边赶紧找林总求求情呀,这事我看还有转圜的余地。”

“这话怎么说?”沈唯也压低声音,“你们林总改口风了?”

“那倒没有。但是解除顾问关系这件事,他并没有盯着催。”李婧小声道,“感觉他就是想给你们施加压力,并不是铁了心要把你们弄掉。”

“奇怪,他干嘛这样?”

“不知道。领导的心思,谁猜得透?”李婧摇摇头,“林总这招玩的,像欲擒故纵。”

“欲擒故纵?”沈唯呆住了。

“我乱说的,你别多想。”李婧意识到自己太多话,马上打住。

沈唯从法务部出来的时候还在走神。欲擒故纵是什么意思?林彦深想打压智诚一把,然后压低顾问费?

不,不应该,如果是想压低顾问费,改签合同的时候直接提就行了,没必要玩这招。

沈唯想来想去想不明白,索性不再去想。

电梯从顶层下来,叮的一声门开了,沈唯走了进去。

但是下一秒,她就后悔了。

因为电梯里站着林彦深和他的未婚妻——那天在饭馆见到的那个美女。

沈唯没办法,只好笑着跟林彦深打了个招呼,又朝美女礼貌地点头致意。

林彦深面无表情,只当没听见,头都没点一下。

纪远歌认出了沈唯,主动攀谈,“哎,我见过你耶!有一次吃饭,你就坐在我们隔壁桌。”

沈唯只好又朝她微笑,“你好。”

“你是远洋员工吗?新入职的?”纪远歌惊讶地问沈唯。

“不,我是智诚律师事务所的,智诚是远洋的法律顾问。”

“哦,这样!”纪远歌伸出手,“我叫纪远歌,你怎么称呼呢?”

沈唯伸手跟她握了一下,“我叫沈唯。很高兴认识你。”

纪远歌微笑,“加油哦!远洋是很好的平台,将来沈小姐如果想跳槽,欢迎来我们远洋法务部。”

她这几句话高高在上,充满了领导勉励下属的气息。

沈唯突然想起来了,远洋董事会里,最大的股东就姓纪,这个纪远歌应该是纪董的女儿。

这也很好地解释了林彦深为什么不接管家族企业,跑到远洋来当CEO。

很显然,这是一桩牢不可破的联姻。

沈唯心里有些轻微的疼痛,笑容很浅淡,“谢谢纪小姐抬爱,不过我应该不会跳槽。”

纪远歌也很聪明,马上猜到了,“哦,好厉害!沈小姐已经做到合伙人了?”

沈唯微笑着点点头,很得体,也很矜持。

她有她的尊严,有她的光芒。站在纪远歌身边,她并不觉得自己逊色。

电梯门开了,纪远歌客气地跟沈唯道别,“沈律师,我跟彦深一起午饭,回头见。”

“回头见。”沈唯招招手,拐上另一条路。

纪远歌跟林彦深做什么,她一点都不关心,她不明白纪远歌为什么要特意提一句,要和林彦深一起吃午饭。

上了林彦深的车,纪远歌笑眯眯地问他,“彦深,你今天好没有礼貌哦。”

“哦?”

“人家沈律师跟你打招呼,你也太冷淡了吧?”纪远歌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林彦深的表情,“而且在电梯里,你一句话都没说。好像很讨厌她的样子哦。”

“怎么会?”林彦深一脚油门,“不相干的人而已,有什么必要讨厌?”

是吗?纪远歌不再说话,心里却不停地回想刚才在电梯里,林彦深看沈唯的眼神。

沈唯进来的时候,林彦深的目光从她脸上滑到她胸口,然后再往下,很迅速地把沈唯看了个遍。

林彦深对一个人感兴趣的时候,才会这样盯着上上下下的打量。

沈唯穿的很普通,浅蓝系带衬衫,深蓝阔腿七分裤。虽然清爽大方,但并不特别出众。

她纪远歌今天精心打扮,穿了最温柔最风情的长裙,林彦深看她的时间却不超过一秒。

根本没有像注意沈唯一样,特意注意她的穿着打扮。

现在,她百分百可以肯定,这个沈律师,在林彦深心里,的确是很特别的存在。

比你好太多

2021-01-14

不认识

2021-01-14

沈唯想吐血

2021-01-14

他误会了

2021-01-14

她哭什么

2021-01-14

书评(296)

我要评论
  • 就这么&唯唯,

    “我不管!我就这么肤浅,我就是想要大馒头!”周蕊蕊撅着嘴,“唯唯,你说,等我生了孩子,罩杯会不会变大一些?”

  • 望,都&瞬间消

    林彦深的手突然顿住,他盯着沈唯,眸子里所有的意乱情迷,所有的愤怒失望,都瞬间消失干净,犹如退潮后的海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