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立刻回来的天灭呢,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大神不不愿意带我们了吗?”萌萌哒用并不大的声音在队伍语音里面问着。  “也不是这个意思,切记太小瞧他们,在这个地图,他们有不下15支队伍。对大公会来说面子有时候候比boss最重要的。我们上次那么被欺负人家,对面“我们走吧,让小色他们打。”白涛私聊了肖晴一句。。...

  白涛虽是知晓boss马上就要刷新,不过就刚才的情况来看,自己怕是没什么机会打boss了。这征霸工会的绝非善类,想了想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我们走吧,让小色他们打。”白涛私聊了肖晴一句。

  “恩,可以这样。”伶舟也很快的回了这样一条消息。

  既然做出决定,就不再犹豫,“老擎小色你们重新组个队伍,今天这boss我两可能打不下去了。”大家当然知道白涛说的我两是谁。

  几个人还正在摩拳擦掌的继续痛宰马上过来的天灭呢,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大神不愿意带我们了吗?”萌萌用不大的声音在队伍语音里面问道。

  “不是这个意思,不要太小看他们,在这个地图,他们有不下15支队伍。对大公会来说面子有时候比boss重要。我们刚才那么欺负人家,对面那肯善罢甘休,少不了一场恶战。事情因我和伶舟而起,不想连累大家。”虽然只是短短的一段相处时间,虽然被大家调侃,但是白涛心中却也是充满了温暖。在学校在人生的巅峰,大家对自己敬而远之,在这里却得到了一直渴望的东西,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快乐,交流。

  “风老弟,你说这话,我老擎可就非常不乐意了。boss重要,但殴打土豪也是蛮快乐的一件事情嘛。”相对于大公会的福利,像老擎小色,萌萌他们都算是草根玩家了。

  “就是,就是。等我等级高了收几个徒弟,就可以自豪的跟他们说,当年你们师傅可是殴打过征霸的人物哟,吼吼。”小萌萌声音稚嫩,大概十七八岁,小时候都有着一颗当老师的心。

  “风哥,你不会想和风嫂双飞那群渣渣吧,如果这是你们表达感情的方式,我就不打扰了。但让我走,办不到,万一你们感情交流的不顺利,我得帮帮忙不是。”对小色张口闭口不离八卦的语言风格,白涛也是哭笑不得。

  “去趟仓库把重要物品和钱存起来,免得待会儿被打掉了。”既然大家都这么说,那就痛痛快快的再灭他们一次。

  “啊!”队伍语音萌萌突然一声大喊,几人赶紧询问怎么回事。“背包里怎么多了5银,运气真好。”

  “靠,你个笨蛋,刚才天灭的最后一刀是被你补得,赶紧分红。”小色已经操作着角色,在萌萌面前张牙舞爪了。

  “小色,我要批评批评你,对小孩子怎么能这么凶呢。是吧萌萌,你看我多好,红包还是分给我。”老擎慈祥的说着。

  肖晴哈哈一笑,想起了很多事情。

  “怎么笑的这么开心?”白涛转过头望着肖晴,这一刻他发现眼前的人虽是一张萝莉脸却也挂着几分沧桑。

  只是想起了自己做童工时,找老板讨红包也是这个态度。

  童工?白涛对这词可是很敏感的,这在法律上是明令禁止的,就肖晴的处事方式和行为习惯来看虽然霸气侧漏,从小的细节可以看出个人素养非常不错,怎么还需要打童工。

  “受了不少委屈吧?”也不知道怎么冒了这么一句,白涛脸上满满的都是同情,虽然自己家庭情况也不算很好,但不至于打童工。

  肖晴看了这表情,这家伙显然误会了,连忙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啦,我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委屈。”

  这种事情自己也不好继续深问下去,相对于此,天灭等人又气势汹汹的赶来了。

  不过白涛已经做好了安排,地图上除了等待boss的散人,就剩下风瘦伶舟两人。

  天灭看到这场景,一副见怪不怪的的样子,“这就被吓跑了,散人玩家果然是不团结啊。都这样了两位也没必要死撑了吧,世界频道道个歉,我们既往不咎。”虽然打着字,这次天灭可是十分小心的。

  “道歉?奥知道了。”白涛随口一句。埋伏的几人心里纳闷了,怎么回事怎么这就认怂了。

  然后就看到世界频道一条消息:对于群殴死征霸公会天灭我表示非常的歉意,我实在不知道那五银对他这么重要,大公会精打细算的品质值得大家努力学习。伶舟按照白涛的意思飞快的敲下一串文字。

  寒门书生,一个灵族男召唤正在打着副本,突然看到这条消息,手里的操作慢了下来。

  “怎么了,子安?不在状态啊。”一名男子轻声问道,他所操作的角色赫然是Fir丶征。

  “打完本聊。”被称呼子安的男子思考下回到。

  却看白涛这边,天灭看了这消息心里哪里还忍得下去,公会因为自己丢人了,不好给上面交代啊。

  “今天非要打的你们卸载游戏。”一声令下,天灭和两个剑士就冲向了伶舟。天灭对风瘦和伶舟的情况有所了解,优先击杀最大威胁。

  在背后气功召唤的掩护下,天灭,一剑绝,剑痕三人气势汹汹的突进到伶舟身边,完全无视风瘦。

  风瘦这边也不轻松,一边利用剑士的格挡抵抗对方远程,一边寻找支援的机会。

  气功被近身,天灭还是很有信心的,铁拳正要轰在伶舟可爱的小脸上。天灭知道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灭了对方,伶舟必要要利用ss拉开距离。老道如天灭,通过队伍语音已经提前安排一剑绝和剑痕包了伶舟的退路。

  火神步!

  天灭万万没有想到伶舟竟然敢用火神步,目前的局面是风瘦顶着两个气功一个召唤,夹在伶舟天灭之间。而伶舟使用了这个技能后就会移动到风瘦身边,一起处于被前后夹击的状态。

  “散人就是菜,一点团队意识都没有吗?”天灭还不忘嘲讽一句。

  伶舟也不理,火神步后紧接冰龙吟,冰系普攻也跟了上来。拳师剑士本具有格挡系技能的,但此刻三人背对伶舟,减速已经是不可避免的。

  天灭等人并不担心,六打二,对方还被包围了,怎么也出不了大的差错。

  双方战的痛快,白涛心中默数着,时间差不多了,“79,120,准备切频道。”天灭自然是听不到这指示的。

  切频道打法,将己方战斗力埋伏与其他频道,待将敌人引入陷阱后突然切换过来改变局势,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小色等人听到指示后切到了风瘦等人所在的频道,而79,120这个坐标,正是天灭队伍后排所在位置。

  “嘿,受死吧。”老擎一声大吼,天灭那三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一个范围击倒,角色倒地的瞬间,萌萌的我灵剑最高爆发技能天禧流光,倒地目标必定暴击,瞬间把几人打了三分之一的血量。然而这些还只是一个开始,远程被贴身噩梦般的到来。这个时候唯一能拯救他们的就是召唤师的猫,嘲讽。

  但是这一切都来不及了,刚才六打二的包夹局面已经完全扭转,风瘦和伶舟两人也是抛下天灭等人,朝三个小脆皮杀到。

  三人泪流满面的放下了键盘,少了远程职业的强力炮台。一剑绝,剑痕看了看天灭撒腿就跑了。他们只是公会里不起眼的小角色,不想天灭要背负什么压力,上边责怪下来也怪不到自己。相反如果死了掉了东西,公会估计也不一定会给自己补偿。

  刚才气势汹汹的天灭一党,现在就剩了一个光杆司令。

  “为了将损失最小化,自己掩护队友撤退,你们果然比我们要团结嘛。”风瘦随口一个嘲讽,但确实不排除这种可能。

  “我们就是有这种觉悟,这就是跟你们散人的区别。”天灭将计就计,给自己找台阶下。

  “这话自己信吗?”肖晴跟上一句,明眼人都知道那两个是跑了,真没想到天灭这么无耻。

  天灭心里苦逼啊,自己怎么可能信,但为了尽可能的维护公会面子,自己丢人点也没什么了。现在他只想把眼前这几个人给杀了。

  “全都到7频道,不来的自己退公会。”天灭在游戏外的Y语音对所有在焚尸岗的征霸玩家吼道。天灭毕竟算是长老级别,说话也确实有底气。

  “你们死定了。”天灭挣扎了下然后脱卡了,脱离卡死,针对个别卡死情况的设置,玩家自动回到最近的城镇。天灭挣扎是有有目的的,挣扎这么一下风瘦等人就无法马上脱离战斗状态,无法退出游戏。

  “准备跑路。”白涛毫不犹豫的喊了一句,手上的武器由洪门剑换成了最强神器试炼之剑。话没说完,就看到不远处一群顶着征霸四分会的玩家,密密麻麻的杀到。

  “老子跟他们拼了。”老擎放下一句豪言壮语,冲向了人群。只见一柱擎天狠狠地砸向最前排的玩家,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老擎望着灰色的屏幕,在队伍语音里疑惑的问道,“人呢?”视角转动,发现风瘦等人头也不回的开始狂奔,留下自己一具冰冷的尸体任人践踏,随风腐朽。

  “都跟你说跑路了,活该。”小色哈哈狂笑。

  “真是跑路啊?我以为风老弟开个玩笑而已。”老擎到现在看着风瘦等人逐渐消失的背影,都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灰常感谢老擎同志舍己为人的大无畏精神,对于老擎的牺牲大家默哀一分钟表示纪念。但操作别停啊,别耽误跑路。”白涛这话活生生没让老擎少活十年,此时此刻老擎才意识到六个人打60多个简直是作死。

  由于风瘦伶舟的等级较高,移动速度也较小色他们快些。最后只剩下白涛肖晴两人还在坚持着。

  望着渐渐离开的两人,小色还是保持愉快的心情,“在私奔的路上,你们要狠狠地幸福。”

  “风哥伶姐走好。”萌萌也发表了一下自己小小的遗言。

书评(258)

我要评论
  • &斗。让

      白涛一直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正准备帮忙指挥战斗。让大家看到我和大家一样,也会沉浸在游戏里。

  • 玩。据&是不接

      连数学系班上都有不少女生在玩。据吕云若的了解,白涛是不接触游戏的。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不能放过,

  • 落的吕&智商是

      春光满面的白涛对比失落的吕云若,智商是硬伤啊。先吕云若唯一的优势就是有钱了,可是他们不知道白涛的身价其实更高。

  • 幕他们&自然也

      孔幕他们自然也是知道,都准备阻止白涛。可已经输成这样,说不定会有什么奇迹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