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那我今晚要做些什么呢?”聂欢还沉侵在刚说的要逼近员工的事情里,殊不明白安胜浩现在的更本也没心思想这些问题了。他现在的只在乎自己在明白聂欢答应下来了欧牧尘的邀约之他现在只在意自己在知道聂欢答应了欧牧尘的邀约之后,自己的心情为什么突然地就阴郁了起来,明明刚来找聂欢的时候,还像是晴朗的天气一般,聂欢这才接了一个电话的功夫,突然就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了。。...

“爵士,那我明晚要做些什么呢?”聂欢还沉浸在刚刚说的要接近员工的事情里,殊不知安胜浩现在根本没有心思想这些问题了。

他现在只在意自己在知道聂欢答应了欧牧尘的邀约之后,自己的心情为什么突然地就阴郁了起来,明明刚来找聂欢的时候,还像是晴朗的天气一般,聂欢这才接了一个电话的功夫,突然就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了。

安胜浩被聂欢叫了好多声才反应过来,回答着聂欢刚刚的问题:“你不用做什么,其实这种场合应该是不会有员工去的,你到时候只需要注意欧牧尘和哪些人的关系比较好就行了,因为那些人都可能是我们的突破口。”

聂欢表情严肃的点点头:“我知道了,爵士。”语毕,聂欢就在心里盘算着明天的情形了,既然欧牧尘带自己去晚宴,应该会给自己介绍那些人的吧。

安胜浩看着聂欢一脸认真的模样,心里却觉得有一丝的不安,但是安胜浩却不知道自己这不安的原因是来自聂欢,还是欧牧尘。

“爵士,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聂欢说道:“毕竟如果被人发现我们两个单独见面的话,可能会不太好。”

“恩。”安胜浩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虽然是答应着的,但是心里却希望聂欢可以留下来陪陪自己。

翌日下午,聂欢刚走出公寓的大门,就看见欧牧尘已经在车边等着自己了,聂欢有些许期待的朝着车里面看了看,以为能看到囡囡那个小精灵。

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在外那一次对囡囡冷漠的态度而自责中,现在倒是希望囡囡能够原谅自己。

“聂欢小姐,囡囡没有过来。她最近身体不太好,而且她也不是很喜欢这种活动。”欧牧尘打开车门,示意聂欢上车。

聂欢眉头微皱,心里虽然对囡囡很是担心,但表面上还是一副风平浪静的问道:“囡囡没事吧?”随后,跨进了车里。

欧牧尘也紧跟着进了车,笑了笑道:“她也没多大的事情,就是有点闹脾气。”

“闹脾气?”聂欢疑惑的蹙起眉头道。

“上次聂欢小姐过来的时候,好像心情不太好。导致囡囡一直以为是她让聂欢小姐你不高兴了。”欧牧尘修长的两只手,搭在方向盘上,轻快的敲打着。

聂欢微张着嘴,有点惊讶,赶紧解释的摆摆手道:“那天是我自己的问题,和囡囡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是吗?”欧牧尘却只是笑笑,继续道:“囡囡却以为是她让聂欢小姐你生气了,这几天你没有过去,她一直都闷闷不乐的。”

“啊,”聂欢的心里现在是喜忧参半啊,虽然不知道欧牧尘说的是不是事实,但是聂欢却因为这样为自己着想的囡囡而开心,又为这样的囡囡而难过:“其实,是我自己没处理好情绪,我不应该把我的脾气发泄在囡囡身上的。”

“我知道。”欧牧尘简短的三个字,却让聂欢安心了不少。

“那囡囡……”

“我已经劝过她了,你明天见到她的时候,倒是可以好好和她说说。”欧牧尘眼睛直视着前方,连个余光都没有给聂欢。

“哦。”

随后的十几分钟里,聂欢一直也没敢说话,最重要的是聂欢觉得自己和欧牧尘似乎是无话可说的。

“到了,聂欢小姐,下车吧。”欧牧尘说着,下车走到了副驾驶处亲自给聂欢开了门。

聂欢下车后,环顾四周,将信将疑的道:“欧总,这好像并不是什么晚宴的现场吧,欧总怕不是走错地方了。”

“没有,”欧牧尘却否定的道,然后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聂欢道:“在去晚宴之前,我觉得有必要带聂小姐打扮一下。”

“?”聂欢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已经走出店的两个人给围住了,笑容满面的冲着她和欧牧尘道:“欧总,这就是你说的那位小姐吧?”

“是的,你给她设计个造型。”欧牧尘说完朝着聂欢扬扬嘴角,也不知道是不是聂欢的错觉,聂欢总觉得那个笑容看起来像是有种不能明说的阴谋一样。

聂欢半推半就的进了店里,还时不时的回头看看欧牧尘,确认他还在自己的身后,换做以前的傅心瑶,对于这种店,完全是轻车熟路。

可是如今的聂欢,可是三年都没有来过这么高档的工作室了,总觉得有点放不开手脚,被人强按在镜子前面,像是任人把玩的玩意似得,聂欢心道,自己以前是怎么忍受的了这件事情的。

“这位小姐,你喜欢什么样的造型呢?”站在聂欢身后的造型师,带着服务业特有的职业微笑,看着镜子里面的聂欢。

“我觉得我这样挺好。”聂欢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突然一阵惆怅,镜子里面的自己那么的熟悉,却又那么的陌生。

这张朝夕相处了三年的脸,聂欢到现在照镜子的时候都找不到归属感,就像是整天带着一张不属于自己的面具一样。

“哈哈哈,”造型师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用手拢了拢聂欢的头发,开玩笑的道:“小姐,虽然你这样也挺美的,但是我保证待会让你美得冒泡。”

“美得冒泡?”聂欢忍不住重复了一下造型师的话,心情突然有莫名其妙的愉悦。这张脸算是好看的吗。

造型师给聂欢简单的化了个妆,不经意的时候还小声的道:“小姐,你这哪家医院医生做的手术啊?完全看不出来啊?”

“啊?”聂欢一时没反应过来造型师说的是什么意思,懵懵懂懂的抬眼看着他。

“你这鼻子,眼睛应该都动过刀吧,”造型师说的很小声,还时不时的看看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的欧牧尘:“普通人是看不出来的,但是我做造型这么多年,一眼就看出了。”

聂欢的心跳差点漏了半拍,马上领悟的说道:“这事你可千万不能说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本以为这张脸是完全看不出破绽的,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但是幸好这人只当自己是为了美丽而动的刀,却不知道自己在脸上动刀的真正原因,那比想要美丽来的残忍的多。

“我知道我知道,”造型师点头如捣蒜:“你这种很自然了,如果我不是给你化妆,我还真看不出来了。”

“那就好,”聂欢笑了笑:“麻烦你千万不要告诉欧总啊。”

第4章 攻心

2020-11-22

第5章 孩子

2020-11-22

第6章 老师

2020-11-22

第14章 怪癖

2020-11-22

第15章 疤痕

2020-11-22

第16章 画作

2020-11-22

书评(410)

我要评论
  • 划过琴&得会场

    “啪”地一声脆响,聂欢顺势扑倒在地上,手指划过琴键刮出一阵刺耳的噪音,引得会场中的宾客纷纷侧目看了过来。

  • 声息地&看到聂

    门悄无声息地打开,欧牧尘开门进来恰好看到聂欢咬着唇躺回枕头上的样子,心下一惊,几步冲了过来,伸手去掀她身上的被子。

  • “聂小&姐,我

    “聂小姐,我该向你道谢,只是你这种莽撞的举动我不赞同。”

  • 什么时&。

    欧牧尘的声音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似乎在什么时候她也曾听过这样惊恐而撕心裂肺的呐喊。

  • &焦点,

    一下子成为了目光的焦点,让顾美嬛有些慌,她盯着聂欢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毒。

  • 聂欢就&葬身火

    没错,聂欢就是欧牧尘嘴里的瑶儿,那个傻得眼里只有爱情,最终被夺走了全部家产,“葬身火海”的傅心瑶。

  • &们脸上

    欧牧尘点头对围观的宾客们示意了下,也不管他们脸上复杂各异的表情,径直拉着聂欢向宴会大厅外走去。

  • 一个黑&枪管,

    就这一眼,让她看到庭院里一团灌木丛中伸出了一个黑洞洞的枪管,目标直指欧牧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