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心瑶机械的转头看了眼小鹿,木纳的点了点头道:“恩,我确实有点儿累了。我先躺一会。你回去吧。”小鹿这下却被打死都不不愿意回去了:“小姐,你睡你的。我肯定会打搅你的,你小鹿这下却打死都不愿意出去了:“小姐,你睡你的。我绝对不会打扰你的,你放心吧。”。...

傅心瑶机械的扭头看了眼小鹿,木讷的点点头道:“恩,我确实有点累了。我先躺一会。你出去吧。”

小鹿这下却打死都不愿意出去了:“小姐,你睡你的。我绝对不会打扰你的,你放心吧。”

傅心瑶见劝阻不了小鹿,只好由着她去了,毕竟自己这个样子就是想干什么也干不了。

只是躺下去的傅心瑶却怎么都睡不着,刀口的疼痛折磨的她汗流浃背,而失去孩子的痛苦如同雪上加霜一般。

孩子在肚子里面的的时候,傅心瑶就有过幻想,想象着那个孩子会像谁多一点,是欧牧尘,还是她呢。反正那孩子一定是个好看的孩子。

可如今,她连孩子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就被宣判了死刑。这让她简直生不如死。

小鹿看着躺在床上的傅心瑶,浑身颤抖着,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却又不敢轻易去叫醒她,只好慢慢的靠近傅心瑶的床边,伸着头看了两眼。

傅心瑶虽然是闭着眼睛的,但似乎并没有睡着。脸颊上还有大颗的汗珠一直在不停的往下滑落,小鹿有些心疼的去浴室洗了条毛巾,轻柔的搭在傅心瑶的额头上:“小姐。你可千万要振作起来了。”

傅心瑶听着小鹿的话,心里一阵酸楚,自己和小鹿不过才认识半年的时间。可是小鹿却能这么掏心掏肺的对待自己,比起那个和自己想出那么时间的欧牧尘,要好上千百倍都不止。

小鹿见傅心瑶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也跟着轻松了不少。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情,她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放她一个人在房间,好在并没有发生多大的事情。

就这么平静的度过了几天,傅心瑶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了,只要一想起自己的父母,傅心瑶就觉得自己可能还是太过自私了,于是渐渐不再去想结束生命的事情了。

就在傅心瑶觉得一切都开始回归正常的时候,一场大火让傅心瑶重新陷入了困苦之中,当时如果不是因为管家和父母的救助,傅心瑶是绝对不可能活着从火海里面跑出来的,毕竟报道中那场大火烧了整整一天,整个傅家被烧的片瓦不剩。

第二天傅心瑶醒来的时候看电视节目报道才知道,全家人都葬身火海之中。而小鹿因为身上的那个项链被误认为是她,所以以前的傅心瑶也随着那场大火而逝去了。

傅心瑶后来回想起来,那场大火之前,苏怡曾经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说是让自己她小心一点,因为欧牧尘很可能对他们一家人不利,那时候傅心瑶倒是没放在心上,在她看来,欧牧尘做的已经够多的了,直到那场大火之后,傅心瑶才发现,如果不是自己对欧牧尘了解的太少,就是欧牧尘这人隐藏的太深。

他杀了自己的孩子不说,竟然还对他们全家人痛下杀手。傅心瑶心里悔恨不已,如果不是自己一失足,怎么会造成现在的千古恨呢。

而如今的聂欢,也就是死去的那个傅心瑶。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欧牧尘付出应有的代价,她要让欧牧尘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离他远处,让他最亲近的人背叛他,这些都是聂欢坚持活下来的理由。

……

“聂欢,想什么呢?”安胜浩看着眼前的聂欢,脸色有些不太对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愤恨的事情。

“没什么。”回忆被斩断,聂欢冷哼了一声,然后道:“我就是想到了欧牧尘当年的狠心。”

安胜浩垂眸冷笑,语气也愈加阴沉,“欧牧尘本来就是那么个心狠手辣的人,你和他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这一点吗?”

聂欢用眼睛睨了眼安胜浩,没做评价,反而是转移话题的说道:“爵士,你今天约我过来,应该不是来听我说这些的吧。”

“当然不是,”安胜浩微微摇头:“但是我说的事情和欧牧尘也有些关系的,之前不是说了让你尽快行动的吗?所以我这次叫你过来是商量一下我们应该从谁下手。”

“这个简单啊,欧牧尘公司里面的人虽然很多,但是称得上是左膀右臂的人却只有几个,我们只要各个击破,就不成问题了。”聂欢说着,用力握了握拳头,欧牧尘,你欠我的,一定会让你还回来。

安胜浩看着聂欢这幅样子,却有点担心的摇摇头:“你这个样子很容易就被欧牧尘识破的,而且你只在他们公司的琴行工作而已,和他们内部接触的还是太少了,这步棋不急着走。”

聂欢不得不承认,安胜浩说的确实有点道理。自己现在的身份说破天,也不过是欧牧尘女儿的钢琴老师,想要和他公司内部的人打好关系,基本是没有可能的。

“叮铃……”聂欢正想着对策,手机铃声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聂欢看了眼屏幕,然后对着安胜浩道:“是欧牧尘。”

“看他有什么事情?”安胜浩点头示意聂欢接电话。

聂欢刚一接通电话,欧牧尘那低沉的声音就在听筒里面想起:“聂小姐,这么晚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

“欧总,请问有什么事情吗?”聂欢有些奇怪的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明天晚上被邀请参加一个晚宴,”欧牧尘说的很连贯,几乎没有停顿:“所以想邀请聂欢小姐做我的女伴,和我一起出席。”

聂欢看了眼在一边蹙着眉头的安胜浩,微笑回到:“好的。”

“那明天下午我去接你。”欧牧尘语气中一丝诧异,但还是稳住了气息。

“好的,到时候就麻烦欧总过来接我了。”聂欢礼貌的说着,然后道了别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怎么回事?”安胜浩一脸探究的看着聂欢,但是却没有从聂欢的表情里面发现任何的异样。

聂欢没有丝毫的掩藏,直接了当的说道:“欧牧尘约我去明晚的晚宴,我答应他了,我想这可能是我接近他们员工的好机会。”

“也许吧。”安胜浩不置可否的回答,突然想到自己的口袋里也有份明晚晚宴的邀请函,而这次过来找聂欢,就是为了向她发出一起去晚宴的邀请,没想到竟然被欧牧尘这家伙给抢先一步了,明明是复仇计划更近了一步,可心里却好像被什么堵住了。

第4章 攻心

2020-11-22

第5章 孩子

2020-11-22

第6章 老师

2020-11-22

第14章 怪癖

2020-11-22

第15章 疤痕

2020-11-22

第16章 画作

2020-11-22

书评(261)

我要评论
  • 低头看&女人,

    他转身低头看着跟在身后的女人,明明是个陌生人,可当他看到她被顾美嬛打倒在地,当众羞辱的时候,心头莫名蹿升起一股想要杀人的嗜血欲望。

  • 聂欢被&是一路

    聂欢被拽着往前走,欧牧尘身高腿长,让她几乎是一路小跑跟在后面。

  • 姐,我&该向你

    “聂小姐,我该向你道谢,只是你这种莽撞的举动我不赞同。”

  • &出端倪

    聂欢被欧牧尘灼热而又充满探询的眼光盯得很不自然,她怎么忘了这个男人有多敏锐,心思又深得可怕,恐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看出端倪。

  • &三年,

    她不仅仅是换了一张脸,甚至是刻意磨掉了自己的一些小动作,用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活了三年,就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与原来的傅心瑶是完完全全的两个人。

  • 他嘴里&的暧昧

    欧牧尘略一沉吟,从他嘴里叫出来的名字带着一丝难言的暧昧,引得聂欢心头一颤,蓦地撇过头去。

  • 一个人&的身份

    想查出一个人的身份,对他而言轻而易举,可他就是控制不住地想跟这个女人多说几句话,多一点交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