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已肚子里面的孩子,正如父亲所说的那样,是辜的。她不所以被这样随便的看待,傅心瑶心里想用手抚了抚自己的肚子道:“孩子,我也不是不想留不住你,虽然你爸爸像是并也不是很想傅心瑶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硬币,念叨着:“如果是正面,我就留下你,反面的话,只能说我们的缘分已尽了。”。...

只是肚子里面的孩子,正如父亲所说的那样,是无辜的。她不应该被这样随意的对待,傅心瑶想着用手抚了抚自己的肚子道:“孩子,我不是不想留住你,但是你爸爸好像并不是很想要你。不如我就将这个决定交给命运吧。”

傅心瑶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硬币,念叨着:“如果是正面,我就留下你,反面的话,只能说我们的缘分已尽了。”

傅心瑶默念着这句话之后,就将硬币旋转了起来,但是没一会功夫,傅心瑶却将硬币直接拍在了桌子上。

刚刚旋转的那一瞬间,傅心瑶突然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是什么了。因为她一直在心里念叨的是“正面,正面”,也就是说她内心深处是不希望离开这个孩子的,所以傅心瑶决定遵从自己内心的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即便是他的父亲并不想要她。

傅家一家人就这么被欧牧尘囚禁在自己的宅子里面六个月,傅心瑶的肚子也渐渐大了起来,行动也开始不方便,傅老爷子每次都笑着道:“仙现在是不是有点后悔当初留下了她了。”

傅心瑶摇摇头道:“没有,当初我也是纠结了很久的。最后一刻才明白自己内心的想法,所以留下她并不后悔。”

“小姐,你这个决定做的很对,我们傅家马上就有一个新的生命了,”佣人笑嘻嘻的说着,扯着身边的小姑娘问道:“是不是很惊奇啊,这次让你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照顾好小姐的月子知道了吗?要是小姐出了什么事情,你到时候看着办。”

佣人身边的小姑娘怯生生的道:“知道了。”

傅心瑶却笑着道:“阿姨,你不要吓着人家了。怎么说她也是你侄女儿啊,你对人家这么凶干嘛?”傅心瑶说完这话站直身子,拉着那小姑娘道:“你放松心情就好,我也没有特殊的要求的。”

“好的,小姐。我一定努力照顾好你。”小姑娘根本不敢抬头看傅心瑶,只是低着头认真的回答着傅心瑶的话。

“你不用这么紧张,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傅心瑶拉着姑娘在自己的身边坐了下来。

“我叫小鹿,”姑娘这才抬头看了看傅心瑶,心头为之一颤,小姐长得真好看:“小姐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我倒是没什么事,”傅心瑶说着将手上的链子取下来带在小鹿的手上:“这手链上倒是有只小鹿,和你的名字也般配,我就送给你了。还劳烦你到时候一定要好好照顾我啊。”

小姑娘吓得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想要把手链从自己的手上取下来:“小姐,你就是不说,我也会好好照顾你的,这个手链我真的不能要。”

“没关系的,你就带着吧。”傅心瑶却摆摆手道。这条手链还当初自己过生日时候,欧牧尘送给自己的礼物。带在自己的手上,看着反而有点碍眼,不如做个人情送给别人。

“你还不快谢谢小姐。”佣人在一边赶紧提醒着自己的侄女儿。

小鹿这才诚惶诚恐的道:“谢谢小姐,小鹿一定好好照顾您。”

傅心瑶笑着看着小鹿手上的那条手链,没再说话。自己和欧牧尘之间的联系也应该到此为止了吧,只是肚子里面的孩子不知道会不会成为他们之间新的羁绊呢。傅心瑶想着摇摇头,心道,还是不要了吧。

只是让傅心瑶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就听到父亲的几个老员工带来的消息说,欧牧尘已经接管了整个傅氏集团。而且都已经成功将傅氏纳入了他的名下,下一步就是要将傅氏盖头换面,变成欧牧尘自己的集团了。

傅心瑶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先是大脑空白了几秒钟,因为她完全不敢相信欧牧尘竟然能够无耻到这种地步。但是消息却越来越多,让傅心瑶不得不相信这事情就是真的,欧牧尘就是这么恬不知耻的将自己家的产业占为己有。

傅心瑶只觉得腹部一阵疼痛,翻天覆地的感觉从头而来,但是下身的疼痛让她的神志还算清明,但是越来越巨大的疼痛让她实在是喘不过气来,直接栽倒在沙发上晕了过去。

等傅心瑶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空落落的,好像有什么东西不见了一样,本能的用手去抓自己的肚子,那里突然变得平坦坦的,什么都没有了。

“我的孩子呢?”傅心瑶激动的说着,拽着自己身上的吊瓶,想要从床上下来。

“小姐,孩子……”佣人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悲伤的道:“孩子没了,你之前情绪太过激动,导致了早产,孩子一出生就已经没了呼吸了。”

“不可能,不可能。”傅心瑶大叫着,扯开自己身上的针管,就要冲出房间:“你们还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肯定还活着。你们这些人在骗我。”

傅心瑶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那个孩子昨天她还感觉到了她在肚子里面的动静,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没了,他们一定是在骗自己。

就在傅心瑶痛不欲生的时候,多日不见的欧牧尘突然出现在了房间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傅心瑶,只冷冷说出四个字:“孩子死了。”

傅心瑶愣了愣,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实。

“欧牧尘,你骗我的对不对,”拽着欧牧尘的衣服,痛苦的询问着:“你们都是在骗我的对不对,为什么要和我开这样的玩笑。”

欧牧尘却嫌恶的挥开傅心瑶抓着自己的手,绝情的说到:“我为什么要在这件事情上骗你,你的孩子已经死了。”

“我的孩子?难道不是你的孩子吗?”傅心瑶还想往上冲,却被佣人给拦住了,她只能悲怆的嘶吼道:“欧牧尘,你难道就这么绝情吗?她也是你的孩子啊。”

“看好她,不要让她乱跑。”欧牧尘却看都没看傅心瑶一眼,只是叮嘱了佣人一声,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小姐,你认命吧,”佣人看着这样的傅心瑶,只能摇摇头道:“孩子确实已经不在了,你再这么下去也是没有用的。”

“阿姨,你跟我说说,这都不是真的是不是。”傅心瑶摇着头,还是不敢相信原本就要降生的孩子现在活生生的没有了。

第4章 攻心

2020-11-22

第5章 孩子

2020-11-22

第6章 老师

2020-11-22

第14章 怪癖

2020-11-22

第15章 疤痕

2020-11-22

第16章 画作

2020-11-22

书评(143)

我要评论
  • 知道我&奏的曲

    “几位小姐,我并没有想要引诱欧总裁,是他想知道我刚才弹奏的曲子,所以才……”

  • 欧牧尘&自然,

    聂欢被欧牧尘灼热而又充满探询的眼光盯得很不自然,她怎么忘了这个男人有多敏锐,心思又深得可怕,恐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看出端倪。

  • 断顾美&子。

    如果不是当机立断带着这女人出来,他甚至不敢保证会不会掐断顾美嬛的脖子。

  • “我,&欢,欧

    “我,我叫聂欢,欧总裁,你这样把我带出来,我会被炒鱿鱼的。”

  • 欧牧尘&候她也

    欧牧尘的声音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似乎在什么时候她也曾听过这样惊恐而撕心裂肺的呐喊。

  • 的一些&份活了

    她不仅仅是换了一张脸,甚至是刻意磨掉了自己的一些小动作,用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活了三年,就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与原来的傅心瑶是完完全全的两个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