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犹如普普通通的热恋情侣像,成天的腻歪在一起。结果不久,两个人的关系就被傅心瑶的父亲意外发现了。傅心瑶原本还怕父亲会征得她和欧牧尘的事情,当然欧牧尘这个人来路傅心瑶本来还担心父亲不会同意她和欧牧尘的事情,毕竟欧牧尘这个人来路不明,所以傅心瑶担心父亲会不同意两个人的事情,甚至还打算好了和欧牧尘私奔,没想到父亲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算是默认了两个人的关系。。...

两个人如同普通的热恋情侣一样,整天的腻歪在一起。结果不久,两个人的关系就被傅心瑶的父亲发现了。

傅心瑶本来还担心父亲不会同意她和欧牧尘的事情,毕竟欧牧尘这个人来路不明,所以傅心瑶担心父亲会不同意两个人的事情,甚至还打算好了和欧牧尘私奔,没想到父亲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算是默认了两个人的关系。

其实傅心瑶父亲会默认欧牧尘和傅心瑶的关系,是因为欧牧尘曾经找他进行了一次很深入的谈话,傅心瑶的父亲从欧牧尘的谈话中能够看得出欧牧尘是个值得依靠的人,所以才放心的将傅心瑶交给了他。

并且还帮着两个人准备婚礼的事情,毕竟这个男人是自己女儿喜欢的对象,而他们之间的感情也远比自己想的深厚。所以傅心瑶的父亲也心甘情愿的为自己的女儿操办这一切。

而就在全家都在为两个人婚事而激动的时候,欧牧尘却展现出了他财狼虎豹的一面,这让所有的人都想不到。

直到父亲的公司被人吞并,傅心瑶才知道原来欧牧尘在父亲信任他之前,就用着公司的名义做了很多空头的承诺,结果导致了现在的这副局面。

被吞并的那个晚上,父亲跪在欧牧尘的面前苦苦哀求的问着欧牧尘到底是为什么。

“牧尘,为什么?我们傅家待你不薄啊,瑶儿也是真心爱你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父亲已经年过五十,却跪在一个年轻的脚下,声泪俱下的说道。

傅氏集团是父亲一辈子的心血,可是如今竟然被欧牧尘践踏成这个样子。

“待我不薄?”欧牧尘居高临下的看着傅老爷子,冷哼一声道:“这不是你应该补偿给我的吗?你还记得之前的欧家吗?”

傅老爷子皱着眉头回忆着记忆中是否有个欧家,但是想了半天只能摇摇头道:“牧尘,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记得有什么欧家。”

“年纪大了忘性确实大,”欧牧尘说着蹲下身子,掐住傅老爷子的脖子,恶狠狠的道:“我帮你来回忆回忆,七年前欧氏宣布破产,董事长携夫人跳楼身亡。这个标题你应该记得很清楚吧?”

“……”傅老爷子的眼神从迷惘到渐渐的清亮,最后有些惊喜的道:“你是欧总的儿子吗?”

“要不然你以为呢?我是你儿子吗?还是你的女婿?”欧牧尘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的瞟了瞟站在一边的傅心瑶。

傅心瑶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欧牧尘是当初那个初见时候,满脸温柔含笑的欧牧尘,冲上去捶打着欧牧尘的脊背,带着哭腔的道:“欧牧尘,你放开我父亲。你有什么事情你冲着我来,你放开我父亲。”

欧牧尘却半眯着一双眼,瞪了眼傅心瑶。然后用力一挥手,将傅心瑶推翻在了地上:“傅心瑶,这里没有你说话的资格。你以为我是真的爱你吗?你果然是太天真了、”

“欧牧尘,你……”傅心瑶说着从地上爬起来,想要继续扑上去,却被傅老爷子拦住了:“瑶儿,你不要过来。这件事情我要和牧尘解释一下,其实你父亲的事情不是……”

“你不用解释了,”欧牧尘却制止住了傅老爷子继续说下去:“你现在的解释对我来说都是徒劳的。我的父母已经不能回来了。”

“但是,那件事情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傅老爷子用手抓着欧牧尘的脖子:“你一定要相信我啊,我当时还劝了你父亲。但是还是没能够阻止他。”

“是吗?”欧牧尘不屑的笑了笑,显然是不相信他的话。

“你父母去世后,我也派人去找了你的下落,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我以为你也跟着你父母离开了。”傅老爷子只觉得自己脖子上的力道好像越来越大了,而呼吸好像都开始不那么畅快了起来。

傅心瑶见自己父亲的脸已经涨的通红,赶紧双膝跪地的挪动到了欧牧尘的面前:“欧牧尘,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父亲吧。我父亲已经这么大岁数了,而且他也说了,你们家的事情和他无关啊。”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们一家人的话吗?”欧牧尘此刻像是一个已经红了眼的怪物,根本听不进去任何的话。

“欧牧尘,我求求你,”傅心瑶哭着捂着自己的肚子道:“我现在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你就看在我们孩子的面子上,放过我父亲吧。”

欧牧尘歪着脑袋看了眼傅心瑶,松开抓着傅老爷子的那只手,转而抓住了傅心瑶的下巴,有点不相信的问道:“你说你怀了我的孩子?”

“是的,”傅心瑶点点头:“你就要做爸爸了,所以我们忘记之前的一切,好好生活好不好。”

“好好生活?”欧牧尘的眸子一沉:“傅心瑶,你太天真了吧。你以为一个孩子就能够让我原谅你们傅家吗。原谅你们傅家也可以,除非你父亲母亲自杀。”

“欧牧尘,你疯了。”傅心瑶痛苦的大喊着,自己认识的那个欧牧尘不是眼前这个样子,他应该是彬彬有礼的是绅士模样,而不是像现在这种浑身上下散发着仇恨的。

“我是疯了,”欧牧尘瞪大了双眼看着傅心瑶道:“我是被你们家逼疯的,你能想象得到我当初看到那篇报道时候的痛苦吗?对了,你应该体会不到,毕竟你这样的大小姐,被父母养在玻璃里面,怎么会知道呢?但是你不用着急,你很快就能够体会了。”欧牧尘说着,手一松,将聂欢直接推到在了茶几上,连带着上面的花瓶也碎了一地。

“欧牧尘,你要干什么?”傅心瑶说着抓住了刚刚被欧牧尘打碎的花瓶放在自己的手腕上:“你要是伤害我的父母,我就死给你看。”

欧牧尘不怒反笑,看着聂欢道:“威胁我?”

“我没有威胁我,我只是希望你放过我父母,否则我就带着你的孩子一起去死。”傅心瑶手上的劲道越来越重。

第4章 攻心

2020-11-22

第5章 孩子

2020-11-22

第6章 老师

2020-11-22

第14章 怪癖

2020-11-22

第15章 疤痕

2020-11-22

第16章 画作

2020-11-22

书评(165)

我要评论
  • 动伤口&直接飙

    聂欢下意识地伸手去挡,反而更牵动伤口,眼泪直接飙了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