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不是有什么事吗?”欧牧尘扭头望着苏怡,在聂欢的确,确实溺爱的语气。“我饿了,我想吃完饭再过去的。”苏怡嘟着小嘴,摸了摸肚子,望着欧牧尘祈祷的问着。欧牧尘看了看对面“我饿了,我想吃完饭再过去。”苏怡嘟着小嘴,摸了摸肚子,看着欧牧尘祈求的问着。。...

“你不是有事吗?”欧牧尘转头看着苏怡,在聂欢看来,确实宠溺的语气。

“我饿了,我想吃完饭再过去。”苏怡嘟着小嘴,摸了摸肚子,看着欧牧尘祈求的问着。

欧牧尘看了看对面的聂欢,却是满不在乎,欧牧尘眼中闪过一丝晦涩,干脆叫来了服务员给苏怡点了餐,让她一起共进晚餐。

聂欢面上微笑,心里却是一顿,疼痛不已。自己突然就成了这顿晚餐中那个多余的人了,聂欢甚至都开始怀疑苏怡的出现是不是早就安排好的。

但是转念一想,人家为什么要突然出现。他们明明就是情侣啊,加上囡囡,简直就是相亲相爱一家人的标配啊,她这个外来人员参杂在其中显得格格不入啊。

苏怡开心的冲着欧牧尘咧嘴笑了笑,然后继续和聂欢搭讪:“聂小姐,不知道囡囡平时乖不乖啊?”

聂欢还没来得及说话,囡囡就抢险回答道:“囡囡有什么不乖的?”

苏怡立刻笑了,摸了摸囡囡的小脸蛋道:“是是是,我们囡囡可是最乖的了。”

囡囡侧了侧身子,快速的从苏怡的下逃了出来,挨的聂欢更近了,聂欢跟着尴尬的笑了笑:“囡囡挺乖的,而且在音乐上很有天赋。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欧牧尘又看向对面的聂欢,眼底一片复杂。

只是说出刚刚那句话的聂欢,觉得自己此刻更加像是一个被他们一家三口盛情款待的旁观者,而款待她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看着他们一家三口这温馨的画面。

聂欢这么想着,忍不住的抬头看了眼欧牧尘,见他正用探究的眼神看着自己,似乎是想从自己的身上看出点什么,聂欢倒是也没有生怯,朝着欧牧尘微微一笑。

苏怡坐在两人中间,立刻就看到了两个人眉来眼去的样子,不悦的咳嗽了两声,然后拉着欧牧尘道:“牧尘啊,今天又是下雨天。你也没去公司吗?”

欧牧扯了扯自己的胳膊,不着痕迹的挪开了苏怡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淡淡回道:“没去。”

苏怡得意的看了眼聂欢,可是聂欢却有些闹不清楚苏怡那个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这个事情还是得去看看医生,我认识一个很好的心理医生,我觉得对你这个病肯定有帮助的,”苏怡担心的说到。

欧牧尘却满不在乎的挑挑眉头,看着苏怡道:“你觉得我有病?”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苏怡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解释道:“我是觉得你不能一直在心瑶那件事里面出不来啊,就因为一个梦,你就要害怕下雨天了吗?”

聂欢猛地抬头去看欧牧尘,只见欧牧尘阴沉的看着苏怡,眼神冷冽,“我说过,不要提她的名字。”

“我的错,我不应该提起她的。”苏怡说完赶紧捂住嘴,自己怎么能够犯这么大的错呢,傅心瑶就是欧牧尘心里的一个结啊,自己居然还在这个结上又打了个扣,欧牧尘看样子真的是解不开这个结了。

聂欢只觉得有种揪心的疼痛,就像是有人在她原本就没有痊愈的伤口上又划拉了一个口子,而且还不停的在伤口上撒盐。

聂欢心中冷笑,欧牧尘原来这么恨自己,恨到连关于她的一丝消息都会排斥。

苏怡见聂欢突然呆愣住了,赶紧笑着为自己挣回点面子道:“不要意思,聂小姐。让你听到了不好的事情。”

聂欢干笑了两声,摇着头:“没事的,其实你们说的我也不太明白是是什么。”其实是感谢你让我看透欧牧尘这个人呢。

也知道了之前欧牧尘的那些热烈和对自己的甜言蜜语都是装出来的,而之前的傅心瑶面对的不过是一个披着羊皮的财狼罢了,只是她后悔这么晚才看清欧牧尘这个人。

“原来聂欢小姐不知道这些事?”欧牧尘却眸色一暗,怀疑的问着。

“欧总,我不明白你这么说的意思,难道我应该知道这些吗?”聂欢皱着眉头,无所畏惧的看着欧牧尘。

欧牧尘,现在面对你的已经不是那个孩子气的傅心瑶了。而是一个知道你这张皮囊下掩藏的丑恶嘴脸的聂欢。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既然聂欢小姐会弹那首曲子的话,也许会清楚这其中的事情。”欧牧尘把玩着桌上的玻璃杯,不停的用指腹在杯口处打着圈,。

“欧总,我完全不懂你的意思,”聂欢摊摊手,一脸懵懂的看着欧牧尘:“既然会弹那首曲子的人都知道什么事情的话,那囡囡是不是也应该知道些什么呢?”聂欢说着,将手指向了囡囡。

突然被叫道名字的囡囡,瞬间就笑开了。咧着嘴撒娇的道:“我的肚子好饿啊,什么时候能上我的牛排。”

几个人被囡囡这不合时宜的话弄的哭笑不得,欧牧尘刚准备叫来服务员问的时候,就看见一个服务员端着牛排上来了。

囡囡拿着刀叉看着眼前还滋滋作响的牛排,一本正经的道:“这家点的牛排确实很好吃,但是就是上菜的时候太慢了。”

“是吗?那你现在不是吃上了吗?”欧牧尘倒是没有了刚刚的严肃,看着囡囡笑的格外宠溺。

“但是也浪费了我很多时间啊,”囡囡理直气壮的说道:“听你们这些大人说奇奇怪怪的话。”

聂欢突然就笑开了,弯下身子看着囡囡,赞同的道:“囡囡,你这话我也赞同。有些大人就是爱说些奇奇怪怪的话,让人听了都模凌两可的。”

欧牧尘听出面前女人的话中意思,微微冷笑。

囡囡冲着聂欢笑了笑,然后迫不及待的开始想要吃牛排,却被聂欢给拦了下来:“这个很烫的,我给你切成小块再吃吧。”

能被人服侍的囡囡自然是不会拒绝的:“聂欢,你真好。”

不甘心的苏怡立刻道:“聂小姐,你的牛排再不吃就要冷了。我来帮囡囡切就好了。”说着就要从聂欢的手中接过刀叉。

但是却被囡囡的一双小手给拦住了,奶声奶气的拒绝的道:“我就要吃聂欢给我切的牛排,你给我切的我不爱吃。”

聂欢微微一愣。勾起一抹笑意。

苏怡停在半空中的手,只好尴尬的收了回来,对着欧牧尘道:“囡囡和聂小姐的关系可真好啊。”

“嗯,”欧牧尘心不在焉的答着,突然口袋里手机震动了一下,他伸手拿出。

“牧尘,这是什么啊?”苏怡眼看着欧牧尘从口袋掏出手机的时候,一个精致的丝绒盒子跟着掉了出来。

第4章 攻心

2020-11-22

第5章 孩子

2020-11-22

第6章 老师

2020-11-22

第14章 怪癖

2020-11-22

第15章 疤痕

2020-11-22

第16章 画作

2020-11-22

书评(494)

我要评论
  • 眼,让&木丛中

    就这一眼,让她看到庭院里一团灌木丛中伸出了一个黑洞洞的枪管,目标直指欧牧尘。

  • 欢,从&备向欧

    只不过她被一个神秘人救了下来,那张毁在大火中的脸做了整容,又化名聂欢,从鬼门关中爬出来,准备向欧牧尘讨还血债。

  • 她怎么&出端倪

    聂欢被欧牧尘灼热而又充满探询的眼光盯得很不自然,她怎么忘了这个男人有多敏锐,心思又深得可怕,恐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看出端倪。

  • 傅心瑶&死了!

    唯一有这个殊荣的,是那个短命的傅心瑶,可她都已经死了!

  • 进被子&欢。

    欧牧尘直起身,垂眼看着几乎将头整个埋进被子里的聂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