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正好有时间。”欧牧尘的这句提问让坐在他对面的聂欢登时会觉得自己像是犯了滔天大罪一样,所以苏怡投射技术回来的视线了也可以将她横腰切断了。聂欢赶快转头,规避着苏怡的聂欢赶紧扭头,回避着苏怡的视线。心里的困惑却越来越深了,苏怡这样的热脸贴着欧牧尘那样的冷屁股,完全是聂欢完全没有料到的情形。。...

“现在刚好有时间。”欧牧尘的这句回答让坐在他对面的聂欢顿时觉得自己像是犯了滔天大罪一样,因为苏怡投射过来的视线已经可以将她拦腰截断了。

聂欢赶紧扭头,回避着苏怡的视线。心里的困惑却越来越深了,苏怡这样的热脸贴着欧牧尘那样的冷屁股,完全是聂欢完全没有料到的情形。

当初苏怡那番饱含真情的表白,换做是哪个男人都受不了的吧。欧牧尘虽然不是个普通人,但是归根到底,他都是个男人,他怎么可能会抵挡得住苏怡的表白呢。

“我想上厕所。”囡囡突然很和适宜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瞬间就打破了原本尴尬的气氛。

苏怡像是挣扎了一下,还是笑着道:“囡囡,我陪你去吧。”

囡囡却冷漠的摇摇头,拉了拉聂欢的衣服道:“聂欢,你陪我去吧。我害怕。”

聂欢不明白囡囡的害怕指的是苏怡,还是独自去洗手间这件事。但是既然囡囡说了,聂欢自然是没有理由拒绝的,站起身子,将囡囡从位置上抱了下来,牵着她的小手就去了洗手间。

只是两个人都没有发现苏怡此刻的脸色已经铁青,原本放松的搭在膝盖上的手,此刻已经紧紧攥住了拳头。

“牧尘,那个钢琴老师你有没有调查清楚啊?我之前听说什么家庭教师绑架孩子的事情……”苏怡装作关心的问道。

“是吗?”欧牧尘这才缓慢的转头看了眼苏怡,挑挑眉头道:“聂欢小姐不是那样的人。”

苏怡的拳头握的更紧了,指甲掐住掌心传来的疼痛让苏怡有些不悦:“之前我说我来当囡囡的钢琴老师,你不同意。你现在居然让一个陌生的女人来教她。”

欧牧尘歪头探究的看了看苏怡,眸子里面投射出来的寒光,让苏怡不禁缩了缩脖子。

“我们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说三道四吧。”语毕,欧牧尘已经转移了视线,不再去看苏怡那张脸。

苏怡吓得赶紧扭转身子,捂住欧牧尘的手道:“牧尘,我不是那个意思。毕竟囡囡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是害怕她出什么意外。”

“谢谢你的关心,”欧牧尘扯扯嘴角,冲着苏怡露出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但是我相信聂小姐的为人,她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而此刻的聂欢正牵着已经上完洗手间的囡囡在回来的路上,一打眼就看见了苏怡握着欧牧尘的手在说些什么,欧牧尘并没有表现出反感,反而露出了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

只是聂欢和他们距离太远,就算是拉长了耳朵,也听不见两个人对话的内容。

聂欢心里顿时像是空了一样的失望,心中竟是一阵疼痛。原来欧牧尘的冷漠并不是故意而为之的,这不过是人家这对情侣发脾气时候的情趣罢了,没想到却让她多了心,以为欧牧尘和苏怡之间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看来自己真的想太多了。

但是说起来这两人确实很相配,一个心狠手辣,一个蛇蝎心肠。可不是一对般配的璧人吗。聂欢自嘲的笑着,摇摇头,想想自己刚刚确实有些太傻了,竟然还误以为欧牧尘对苏怡没有多余的感情。

“聂欢,你突然摇头干什么?”囡囡好奇的抬头盯着聂欢问道。为什么大人总是这么奇奇怪怪,让人捉摸不透。她记得爸爸之前还盯着书房里面的一幅画自言自语了好久。

“没什么,我们快过去吧。要不爸爸该担心了。”聂欢回避着囡囡的问题,牵着她回到了位置上。

只是两个人的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松开了,欧牧尘还是之前那副冷峻的表情,明明都已经和好了,为什么还要这么矫情呢,聂欢忍不住在心里吐槽着。

“聂小姐,你回来了啊,”苏怡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架势,满脸堆笑的冲着聂欢道:“刚刚我和牧尘还说起你了。”

聂欢惊讶的望了眼欧牧尘,他却不置可否的撇撇嘴,弓身拿起桌子上的苏打水,喝了一口然后不经意的看了眼聂欢,但是很快就将视线收了回来。

“是吗?”没有在欧牧尘那里得到答案的聂欢,只好笑着冲苏怡点点头。

“其实我从小也是学钢琴的,”苏怡笑着继续说道,似乎并不在意在座的这些人是不是想要理她:“之前我说想要教囡囡,但是却被牧尘制止了。所以我在想是不是我的钢琴水平不如聂欢欢小姐呢?”

聂欢在心里嗤笑了一声,苏怡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在质疑她的钢琴技术了。但是聂欢倒也不生气,顺着苏怡道:“那苏怡小姐你真的太厉害了?我家可没有能力让我从小学习钢琴。”

“是吗?”苏怡得意的笑了笑:“也对,学钢琴这种事情却是要花费不少的财力的,但是聂欢小姐现在能够开琴行,并且当上钢琴老师也算是厉害了。”

苏怡这番话直接先是贬低后是抬高,聂欢却没有在意。苏怡从小就是这种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人,只是那时候单纯如傅心瑶,没有发现苏怡是这样的人,还单纯的觉得苏怡这是心直口快罢了。现如今回想起来那时候的自己,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傻的无可救药了。

“谢谢苏怡小姐的夸奖,我这不过是为了,谋生而已。”聂欢笑了笑,没再继续说话。

“苏怡,够了!”一直缄默不语的欧牧尘终于忍不住的说道:“聂欢小姐是囡囡的钢琴老师,你不要太过分!”

被欧牧尘这么一责备,苏怡的一双似水的眼睛里面还真的有泪珠在滚动,委屈的看着欧牧尘道:“我这不就是问问吗?毕竟我从来没有听见过聂欢小姐弹钢琴,所以好奇而已。”

聂欢全程保持微笑,这两个人即便现在是这么争吵着,在聂欢看来,却都像是在打情骂俏,毕竟聂欢刚刚可是目睹了两个人牵手的画面。

所以此刻的聂欢只觉得好笑,他们两个还真是奇怪,秀恩爱,秀到自己这个外人面前了。

第4章 攻心

2020-11-22

第5章 孩子

2020-11-22

第6章 老师

2020-11-22

第14章 怪癖

2020-11-22

第15章 疤痕

2020-11-22

第16章 画作

2020-11-22

书评(142)

我要评论
  • &是当机

    如果不是当机立断带着这女人出来,他甚至不敢保证会不会掐断顾美嬛的脖子。

  • ,他该&么了吧

    欧牧尘的目光让聂欢心里一阵打鼓,他该不会是看出什么了吧?

  • 顾美嬛&捻酸找

    顾美嬛,果然还是那个欺软怕硬,捻酸找茬的小团体领头。

  • 也没听&对哪个

    也没听说过欧少再度对哪个女人动心,甚至他对任何送上门的女人都是嗤之以鼻,可为什么那个弹钢琴的女人却能一而再地引起他的注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