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嘛,”助理欲言又止,抬起头就看见了欧牧尘那一脸深入探究的表情,最后没办法道:“对方现在的被人嫌弃我们叫价太低了。想加价销售。”“呵,想加价销售!”欧牧尘冷冷一笑一声,说着将合同用劲“呵,想加价!”欧牧尘冷笑一声,说着将合同用力的往桌上一掷:“告诉他们不可能,反正我又不缺他们一个公司合作。”。...

“这个嘛,”助理欲言又止,抬头就看见欧牧尘那一脸探究的表情,最后只能道:“对方现在嫌弃我们出价太低了。想要加价。”

“呵,想加价!”欧牧尘冷笑一声,说着将合同用力的往桌上一掷:“告诉他们不可能,反正我又不缺他们一个公司合作。”

“好的,欧总。我这就去和他们老总说。”助理慌忙的将桌上那无辜的合同收拾好,夹在自家的胳膊下面:“那欧总你是回家,还是继续在公司办公呢?”

“回家,”欧牧尘斩钉截铁的说着,然后指了指助理道:“对了,你给我去买个礼物。”

助理眉头一紧,问道:“礼物?送给谁的?年纪多大?是男是女?”

欧牧尘冷冷瞥了助理一眼,吐出一句话:“囡囡的钢琴老师。”

“好的,我这就去办。”一听是送给囡囡的钢琴老师的礼物,助理顿时来了兴趣。欧总这几年身边虽然女人不断,但是真正让欧总这么用心的女人却少之又少了,不知道囡囡的这个钢琴老师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欧总突然春心萌动,送起了礼物。

“等等,还有件事。再帮我定个餐厅。”欧牧尘叫住助理,再次吩咐到。

“收到。”助理兴奋异常,如果这次欧总能够和这位钢琴老师走到最后,是不是就说明欧总之后会有更多的时间拿去谈恋爱了,这样他的工作量也会减轻不少的。

助理边在心里想着,边退出了欧牧尘的办公室。自从瑶儿小姐出事之后,欧总变成了一个工作狂,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根本就不管不顾自己的身体,更加不管不顾身为助理的他。

所以助理心里是一百万个希望那位钢琴老师能够虏获欧牧在这颗铁做的心。毕竟欧牧尘可是三年都没有动过心了。

被欧牧尘送回来的聂欢,彷佛还没有从刚刚的事情中回过神来。自己当时为什么就那么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帮囡囡挡了那杯茶水呢。

难道是只因为囡囡和之前的自己长的有那么一点相似吗?也许是吧,毕竟只要一看到囡囡,聂欢就觉得格外的亲切,就像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似的。

聂欢越来越不明白,欧牧尘为什么要在家里养着一个和瑶之前的她长得那么相似的小女孩,他不是应该很讨厌自己吗?如果不是因为恨的话,为什么又要用那么卑劣的手段置他们全家于死地呢。

但是最后聂欢还是无奈的摇摇头,欧牧尘的心思就像是宇宙中的黑洞一样,你永远猜测不出来那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

聂欢沉思的时候,阿菁打来了电话,接通之后,便是阿菁那紧张兮兮的声音:“聂欢,刚刚苏怡来我们店里了。”

“苏怡,她怎么会去店里?”聂欢发现阿菁的紧张是有原因的,毕竟苏怡去店里这件事大家都没有想到。

苏怡是她以前的好姐妹,同为大家族的女儿,两个人之间有很多相似的话题。而当初的她也将苏怡当作自己的亲姐妹来对待,直到三年前的那场大火发生之后,聂欢才认识苏怡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聂欢小时候学过一个成语叫做“蛇蝎心肠”,她觉得这个成语用来形容那时候的苏怡最为贴切了。

三年前,她整容归来,曾经天真的想去找苏怡,毕竟苏怡家族也庞大,总能帮到自己,可是当自己找到苏怡的时候,却发现她正在和欧牧尘表白,那一字一句,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在她的心上不停的剜着,也彻底将她打入地狱。

“欧牧尘,我其实一直都很喜欢你。如果不是瑶儿的话,我们早就在一起了,现在她已经不在了,没人能够阻止我们在一起了。我比瑶儿聪明大方,她会的我都会,而且我会比她更爱你的。”

她当时只觉得天旋地转,连欧牧尘的回答都没来得及听清楚,就仓皇失措的逃开了。自己那么信任的姐妹,居然在自己尸骨未寒的时候,找欧牧尘表白,这世界原来是这么冷酷,这人心原来如此阴暗!

到现在,她还在想,如果早发现他们两个的事情,主动选择退出的话,结果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

不过,人生没有如果,而且那时候的傅心瑶,早已经对欧牧尘走火入魔,怕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

聂欢知道现在想这些完全没有意义,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为什么苏怡会来自己的店里:“那苏怡来了之后有没有说些什么?”

“她倒是问了问你,但是我看她的样子好像也不清楚你的事情。”阿菁回忆着苏怡今天过来时候的问话,只是简单的问了几句话,唯一值得关注的是:“虽然她不知道你,但是她好像知道你在扬天琴行,而且她也清楚你在欧牧尘家里的事情。”

“是吗?”聂欢略微的点点头,虽然还是没有弄清楚苏怡来店里的目的,但是听阿菁这么说,苏怡应该是因为欧牧尘的关系过来的吧。

这样的话,倒是让聂欢松了口气。至少苏怡现在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阿菁握着手机问道,也不知道自己今天的回答有没有露出破绽。

“没什么打算,”苏怡会出现是聂欢从来没有想到过的:“我看苏怡应该是不知道我的身份的,所以她下次再来的时候。你也不用担心,就把她当作平常的客人就行了。”

“那就再好不过了,”阿菁可算是松了口气:“你最近在欧牧尘家里还好吗?没被欧牧尘发现点什么吧。”

听阿菁这么一说,聂欢突然就想起今天欧牧尘借着上药的名义查看自己疤痕的事情,看来欧牧尘心里还是有所怀疑的。

但是经过疤痕这件事情,欧牧尘应该是打消了怀疑这个念头了。毕竟聂欢当时可是在欧牧尘的眼中看到了失望两个字。

“没有,我可是隐藏的很好的。”聂欢笑着说道,这三年的时间已经让聂欢从生疏到熟悉,渐渐适应了现在的这个身份。

“那就好,我就是怕那个欧牧尘发现你的真实身份,到时候就惨了。”阿菁心有余悸的说道,欧牧尘那人阴晴不定,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第4章 攻心

2020-11-22

第5章 孩子

2020-11-22

第6章 老师

2020-11-22

第14章 怪癖

2020-11-22

第15章 疤痕

2020-11-22

第16章 画作

2020-11-22

书评(246)

我要评论
  • &还没说

    一句话还没说完,一只手就扬了起来,狠狠扇在了聂欢的脸上。

  • 前走,&在后面

    聂欢被拽着往前走,欧牧尘身高腿长,让她几乎是一路小跑跟在后面。

  • &,他该

    欧牧尘的目光让聂欢心里一阵打鼓,他该不会是看出什么了吧?

  • 这几个&眼里,

    对眼前这几个跳梁小丑,聂欢根本没放在眼里,可她们的出现却让聂欢心生一计。

  • 正准备&拎了起

    这一巴掌打得聂欢耳中嗡嗡作响,半边脸颊都麻了,她撑起身正准备站起来,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直接将她拎了起来。

  • 团暗色&形外放

    俯下身来的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聂欢,眼底却燃烧着一团暗色的火苗,那无形外放的煞气让聂欢心头猛地一跳。

  • 的瑶儿&傅心瑶

    没错,聂欢就是欧牧尘嘴里的瑶儿,那个傻得眼里只有爱情,最终被夺走了全部家产,“葬身火海”的傅心瑶。

  • 意磨掉&人。

    她不仅仅是换了一张脸,甚至是刻意磨掉了自己的一些小动作,用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活了三年,就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与原来的傅心瑶是完完全全的两个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