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杯茶水全数的泼在了聂欢的手臂上,聂欢上忍着着手臂上火热的灼烧感,审讯者囡囡的情况:“囡囡,你没事儿吧?有也没伤着什么地方啊?”一时之间之间还没反应时回来的囡囡,而已聂欢被囡囡这么一哭,赶紧抱住她道:“怎么了?是不是烫着了。”聂欢说完,又放开囡囡,拉过她的手,细细查看了起来。。...

而那杯茶水全数的泼在了聂欢的手臂上,聂欢上强忍着手臂上火热的灼烧感,讯问者囡囡的情况:“囡囡,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什么地方啊?”

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的囡囡,只是盯着聂欢那红通通的胳膊,突然哭了起来。

聂欢被囡囡这么一哭,赶紧抱住她道:“怎么了?是不是烫着了。”聂欢说完,又放开囡囡,拉过她的手,细细查看了起来。

欧牧尘见状,却一把将聂欢从地上拽了起来,神色不悦的道:“你的手不痛吗?你自己感觉不到吗?”

听欧牧尘这么一说,聂欢才觉察出自己手臂上火辣辣的疼痛,低头望了望自己的手臂,鲜红的一片。

吓得聂欢也差点跟着囡囡一起哭了起来,但是好在佣人递过来的冰袋让聂欢缓解了一时的痛苦,赶紧挣开了欧牧尘的手道:“欧总,我没事的。”

“你这叫没事吗?”欧牧尘却再次用力的拉过聂欢的手臂,仔细的查看着聂欢手上的伤口:“囡囡,你去拿医药箱过来。”

囡囡抽泣着听话的点点头,然后冲上楼去拿了医药箱。

聂欢用力扯了扯自己的胳膊,想要抽回来,却被欧牧尘突然投递过来如刀一般的眼神吓得不敢继续动弹,只好轻声的抗议着道:“欧总,我真的没什么事情。你这么拽着我,我的胳膊都要断了。”

欧牧尘不耐烦的抬头看了眼聂欢,虽然没说话,但是聂欢能够感觉得到,握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力道确实减轻了不少了。

聂欢有些惊讶的看向欧牧尘,他却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视线一样,回头催促着已经下楼的囡囡道:“快点。”

囡囡小小的身体抱着不大的医药箱,赶紧跑到了两个人的身边,急急忙忙的道:“聂欢,你痛不痛啊?”

“我不痛,”聂欢咬着牙说道,其实冰袋拿掉之后,聂欢还是能感觉道灼伤的痛感,就像是胳膊的那块肉被人挖去了一样:“只要囡囡没事,我就不痛。”

欧牧尘好奇的看了眼聂欢,见聂欢正笑脸盈盈的安慰着囡囡,竟然不自觉的就想起了另一个人,那个三年前就已经去世的女人。

眼前这个叫聂欢的女人,总是让欧牧尘不自觉的就想到她,那个笑起来也明媚如春光的女人,总是在自己心情低落的时候带给自己如春风般的温柔。

虽然聂欢的笑容不是对着自己的,可是欧牧尘却不得不怀疑,这个聂欢和傅心瑶之间的联系了。

聂欢转头看见欧牧尘正低头认真的给自己涂抹着烫伤膏,心里突然有种五味陈杂的感觉,曾几何时,欧牧尘也曾经这么温柔的对待着自己,只是这温柔的背后却是一只能够将人吞噬的野兽,让聂欢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所以聂欢看见这幅模样的欧牧尘,条件反射的就想要抽回手。

欧牧尘感受到聂欢的抗拒,抬眼皱眉看了下聂欢,却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一只手拿着棉签,另一只却将聂欢的手袖往上卷了卷。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有条很深的疤痕。那是瑶儿有次不小心摔倒之后留下来的痕迹。

聂欢察觉到了欧牧尘的用意,将被他卷起的手袖又放了下去,笑着道:“欧总,我这上面没事的。”

“不检查清楚怎么知道有没有事。”欧牧尘强硬的态度,让聂欢根本不敢拒绝。只能仍凭欧牧尘的摆弄。

欧牧尘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聂欢渐渐裸露的皮肤,就是这里了,当初瑶儿受伤的位置就在这里,但是为什么这里什么都没有。欧牧尘拽着聂欢的手臂,里里外外的看了好长时间,才放开聂欢道:“不好意思,我刚刚有点太冲动了。你这上面没事了。”说完,将药膏放进了医药箱里。

“好的。”见欧牧尘放开自己的胳膊,聂欢赶紧将衣袖放了下来。

欧牧尘拿着医药箱站起来,忍不住又看了眼聂欢,思考了许久之后才道:“你这只胳膊以前受过伤吗?”

聂欢好奇的看了看欧牧尘,然后瞪大一双杏眼,摇摇头:“没有啊,欧总,怎么了吗?”

“没事,我就是问问。”欧牧尘丢下这句话,便拿着医药箱离开了。

聂欢看着欧牧尘上楼的背影,眸色一沉。欧牧尘果然是怀疑自己了,要不然不会查看自己的胳膊的,在自己还是傅心瑶的时候,那里曾经有个很深的伤口。

但是三年前,安胜浩有先见之明的将身上的那些疤痕都进行了清除术,所以如今的聂欢是彻彻底底的和以前的傅心瑶脱离了关系,不管从身体还是心里,她不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傻姑娘,而是那个只为了复仇而生的聂欢。

“聂欢,你真的没事吧?”囡囡冲着聂欢受伤的部位轻轻的吹可口气,然后心疼的道:“囡囡帮你吹吹,很快就好了。”

看着囡囡那张稚气的脸,说出这样让人甜蜜的话语。聂欢忍不住的想要抱抱囡囡,但是却还是忍住了,按照囡囡的性格肯定是不愿意的吧,自己还是不要挑战囡囡的底线了。

囡囡见聂欢没有说话,兀自的靠近聂欢,然后抱着聂欢道:“抱抱你,就不会痛了。我以前打针的时候,爸爸总是这么说。”

聂欢整个身体因为囡囡的动作僵在了原地,前一秒钟还在想着自己真的很想抱抱这个小可爱,下一秒钟竟然就被囡囡抱进了怀里。

“是不是好很多了?”囡囡放开聂欢,认真的说道:“如果再不好的话,我还有一个秘密武器哦。”

“是吗?是什么?”聂欢笑了笑,然后看着囡囡从自己的面前跑开了。

聂欢还没弄明白囡囡这是去哪里了,就看见囡囡背着手从厨房里面跑了出来,然后一本正经的对着聂欢道:“你伸手。”

聂欢听话的摊开手掌放在囡囡的面前,然后就看见囡囡从身后拿出几颗糖果放在聂欢的手里道:“这个吃完就不会痛了,我每次摔倒的时候,吃完这个就一点都不痛了。我刚刚偷几颗给你,你吃完肯定不会痛了。”

囡囡说完,推着聂欢的手让她自己剥开:“你赶紧吃一颗,吃完就不会痛了。”

第4章 攻心

2020-11-22

第5章 孩子

2020-11-22

第6章 老师

2020-11-22

第14章 怪癖

2020-11-22

第15章 疤痕

2020-11-22

第16章 画作

2020-11-22

书评(456)

我要评论
  • 总裁,&的。”

    “我,我叫聂欢,欧总裁,你这样把我带出来,我会被炒鱿鱼的。”

  • 不管他&异的表

    欧牧尘点头对围观的宾客们示意了下,也不管他们脸上复杂各异的表情,径直拉着聂欢向宴会大厅外走去。

  • &这几个

    对眼前这几个跳梁小丑,聂欢根本没放在眼里,可她们的出现却让聂欢心生一计。

  • 刚才弹&…”

    “几位小姐,我并没有想要引诱欧总裁,是他想知道我刚才弹奏的曲子,所以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