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吧。”欧牧尘也没明言自己是这首曲子的创作人,不是避重就轻的问着:“不明白聂欢小姐会觉得那人在写这首曲子的时候究竟是什么心情呢?”“这首曲子整体的风格但是甜“这首曲子整体的风格还是甜蜜的,”聂欢笑着开始给这首曲子的创作人分析起了这首曲子:“但是我觉得在这个甜蜜的背后似乎也有着不那么甜蜜的感觉,你看中间这段,很急促。至于那个创作人在想什么,我还真的不知道了。”。...

“也许吧。”欧牧尘没有明说自己就是这首曲子的创作人,而是避重就轻的问道:“不知道聂欢小姐觉得那人在写这首曲子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心情呢?”

“这首曲子整体的风格还是甜蜜的,”聂欢笑着开始给这首曲子的创作人分析起了这首曲子:“但是我觉得在这个甜蜜的背后似乎也有着不那么甜蜜的感觉,你看中间这段,很急促。至于那个创作人在想什么,我还真的不知道了。”

聂欢将乐谱放下,想要去看看欧牧尘的表情,却意外的对上了欧牧尘探究的视线,聂欢赶紧低头装作收拾东西一般的道:“欧总,既然你回来了。我也该回去了。”

“聂小姐,不如在这吃完晚饭再走吧。”欧牧尘抱着囡囡说道。

聂欢有些为难看了眼欧牧尘,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总觉得说什么都不太对劲的感觉。

被欧牧尘抱在怀里的囡囡此刻也叫道:“聂欢聂欢,你就留下来吧。我想和你一起吃饭,因为我们爱吃的菜是一样的。”

虽然这个理由在聂欢看起来实在是可笑,但是囡囡说出来的时候,她却觉得一点都不突兀,反而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好像她想让自己留下来吃饭的理由就是因为这个。

聂欢尴尬的笑了两声,然后就听到一边的欧牧尘道:“不如就留下来吧,吃完饭我送你回家。”

聂欢若是再继续拒绝的话,就显得有点矫情了,于是点点头道:“那好的。”

欧牧尘的心里一阵悸动,但是表面上却还是波澜不惊,将囡囡放下之后,淡淡的说了句“我让佣人多煮点饭”就离开了。

囡囡拉着聂欢重新坐在了钢琴边:“聂欢,刚刚爸爸说我弹的很好,我想多练习练习,到时候就弹给爸爸听。”

聂欢只好陪着囡囡继续弹着那首充满了回忆的曲子。

欧牧尘回来的时候,看见两个人又重新坐在钢琴前,似乎是陶醉在了自己的钢琴声中,摇摇头然后就上了楼,今天的工作可还没有做完呢。

吃晚饭的时候,聂欢瞥见欧牧尘已经换了一套休闲的装扮,圆领的套头毛衣外加米其色的休闲裤,刚洗的头发还没来得及吹干,湿漉漉的耷拉在脑袋上。

聂欢一时看的入了神,被囡囡嘲笑着道:“聂欢,怎么样?我爸爸很帅吧?”

聂欢对着囡囡干笑了两下,然后道:“帅死了。”

欧牧尘的这身装扮让聂欢觉得欧牧尘好像也不是之前那样的不苟言笑,现在这幅样子看起来,反而让人有种想要亲近的冲动。

但是欧牧尘看向自己的眼神,聂欢才觉得自己刚才的感觉一定是出现了误差,这哪里是让人想要亲近的感觉,明明就是让人退避三舍的疏离感啊。

“囡囡,去吃饭了。”欧牧尘撩了下额头的湿发,那些不听话的头发就全都顺着他的动作全向后去了。

聂欢强迫着自己不去看欧牧尘,即便是三年过去了,她还是不得不承认欧牧尘就是魅力的化身啊。

但是聂欢更加忘不了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三年前是多么的残忍,害得她家破人亡,如今沦落到这副田地。

“聂小姐,怎么了?过来吃饭啊。”欧牧尘见聂欢陷入了沉思,有些奇怪。但还是招呼着聂欢来到了餐桌前。

“聂小姐,这些是我让佣人特意给你做的,”欧牧尘指了指桌上满满一桌子的菜肴:“应该都是聂小姐你爱吃的菜。”

聂欢看着那满满当当一桌子的菜,确实是她爱吃的菜,而这些菜同时也是瑶儿爱吃的,难道是欧牧尘发现了什么吗?

“上次见你和胜浩一起吃饭的时候,我注意了一下,希望聂小姐不要介意。”欧牧尘像是猜出了聂欢的小心思,解释了一下道。

“哦哦,欧总真是细心。”聂欢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赶紧低头不去看欧牧尘。

欧牧尘以前对自己就是这么的细心,现在这么看来,欧牧尘对所有的女人都是这么的细心吧。

“应该只对你比较细心。”欧牧尘却轻描淡写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弄的聂欢心里一紧,不明白欧牧尘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吗?

但是看欧牧尘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聂欢还是将这个想法从自己的脑子里踢出去了,因为她清楚的了解到,欧牧尘这人的话是千万不能信的。

所以他说的这些暧昧不清的话,其实都不是发自真心的。

这顿饭,聂欢吃的是小心翼翼,时不时的就会抬头看上欧牧尘几眼,偶尔还会和欧牧尘一个不小心就四目相对了,聂欢只能装作看向别的地方,逃避着欧牧尘的视线。

吃完饭后,聂欢总算是松了口气,但是欧牧尘却没打算放过聂欢,而是看着准备离开的聂欢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聂欢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拒绝的,摆摆手道:“不用了,我家离这里好像也不是很远,就不麻烦欧总送我回家了。我待会出了小区坐公交车就行了。”

因为一时的慌张,聂欢的话显得有点多。但是欧牧尘却好似根本就不在乎聂欢说了些什么,拿着车钥匙直接就往外走去,见聂欢没有跟上来,还回头有些不耐烦的问着:“怎么还不跟上来。”

“哦。”聂欢见状,只能亦步亦趋的跟在欧牧尘的身后,心里揣测着这个欧牧尘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回家的路上,两人一直没有说话,直到欧牧尘在等红绿灯的时候,突然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聂欢,然后道:“我觉得你和我的一个朋友很像。刚开始遇见聂小姐的时候,我还错以为聂小姐就是我那位朋友呢?”

“这世上千千万万的人,总有那么几个相似的人嘛。”聂欢打着哈哈说道,小心的用余光撇撇欧牧尘,他的表情淡漠,看不出他的情绪到底是什么样的。

“那倒也是,虽然聂小姐和她相似,但是聂小姐终究不是她,”欧牧尘的声音低沉有力,猛的在聂欢的心里敲击了几下。

第4章 攻心

2020-11-22

第5章 孩子

2020-11-22

第6章 老师

2020-11-22

第14章 怪癖

2020-11-22

第15章 疤痕

2020-11-22

第16章 画作

2020-11-22

书评(377)

我要评论
  • 里只有&爱情,

    没错,聂欢就是欧牧尘嘴里的瑶儿,那个傻得眼里只有爱情,最终被夺走了全部家产,“葬身火海”的傅心瑶。

  • 就这一&枪管,

    就这一眼,让她看到庭院里一团灌木丛中伸出了一个黑洞洞的枪管,目标直指欧牧尘。

  • “几位&小姐,

    “几位小姐,我并没有想要引诱欧总裁,是他想知道我刚才弹奏的曲子,所以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