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小姐,你就在这里短暂休息吧,”佣人再打开了客房的门,客套的地说:“隔壁是欧总的书房,欧总吩咐过,生人不能够随便进来。”“好的,我明白了。”聂欢笑了下,接着进了客房:“好的,我知道了。”聂欢笑了下,然后进了客房:“那我就先休息一会了。”。...

“聂小姐,你就在这里休息吧,”佣人打开了客房的门,客气的说道:“隔壁是欧总的书房,欧总吩咐过,生人不能随便进去。”

“好的,我知道了。”聂欢笑了下,然后进了客房:“那我就先休息一会了。”

聂欢关上门,然后靠着门站立了好久以后听见佣人离开的脚步声,才从客房里面走出来。

看了看隔壁大门紧闭的书房,聂欢鬼使神差的就走近,见四下无人,用手拧了拧书房的门把手。

意料之中的锁住了,这和欧牧尘之前的作风有些不太一样,欧牧尘以前从来都不会锁住书房的门,因为他说害怕自己找不见他,那时候的欧牧尘和现在的完全不一样啊。

欧牧尘现在应该很开心才对吧,将他们家弄的家破人亡,这就是他当时接近她的目的吗?他们家到底哪里得罪了他了。

“聂小姐,你怎么在这里啊,我刚刚不是说过了,书房是千万不能进去的啊。”佣人突然的出现让聂欢从回忆中逃出来。

看着埋冤自己的佣人,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就是想找本书看看。你说这里是书房,我就……”

佣人狐疑的看了眼聂欢,指了指走廊的尽头道:“那边有个大的书房,如果聂小姐你想看书的话,可以去那边找一本书,这个书房是千千万万不能进的。”

因为聂欢还要在家里教囡囡弹琴,所以佣人觉得自己还是要再强调一遍才行。

聂欢当然明白佣人的意思,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

语罢,聂欢就朝着走廊尽头的大书房走去,像是证明自己真的要去找一本睡前读物。

佣人见夏眠走了,也就松了口气,用力的拉扯了一下书房的门,幸好是锁着的,要不然被欧总知道,有谋生人进了他的书房,他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聂欢进了佣人所说的大书房,驾轻就熟的在书架上找到了之前爱看的那本书,虽然这本书聂欢已经看了不下三遍了,但是每次来欧牧尘这里,聂欢好像就忍不住的想要拿起来再看一遍。

聂欢抚摸着这本有些泛旧的书,回忆着里面的内容,想起那时候第一次看完这本书时候的惊喜,还拉着欧牧尘给他讲解了一遍,虽然欧牧尘一直都不感兴趣。

“你怎么在这?”冷冽的声音突然响起,聂欢吓得将手中的书赶紧塞了回去。

转过头就看见欧牧尘正不悦的看着自己,聂欢只好道:“我只是想找本睡前读物来看看。帮助一下睡眠。”

聂欢说完这话,又突然理直气壮的道:“你要是不给我看,那我就不看喽。”

欧牧尘没有搭话,微微错开身子,越过聂欢的肩膀,看到了她身后的那排书架,问道:“你刚刚拿的什么书?”

聂欢扭头看了眼书架,然后摇摇头道:“我还没来得及选书,就被你吓着了。你说我能选什么书?”

“那是我的错了,”欧牧尘嘴上说着错,但是语气上却根本不像是认错的态度,慢慢靠近聂欢,抬起手,向着聂欢的方向靠近。

“喂,欧先生你要干嘛?”聂欢吓得向后退了一步,直接撞到了书架。

聂欢确实是慌了,她害怕和欧牧尘的近距离接触,虽然自己换了一张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脸,但是只要一接近欧牧尘,聂欢还是忍不住的有些紧张,害怕她看出些什么。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用什么高级化妆品都遮盖不住的那点瑕疵,只要欧牧尘凑近一点,就能看出她的破绽。

欧牧尘嘴角上翘,轻蔑的一笑,然后伸手将聂欢身后的一本书给抽了出来:“这本书,我想看的。剩下的书,聂小姐,你都可以随意看。”

欧牧尘说着,揣着那本书就出了书房。想必是回那个锁着的房间里去了。

聂欢赶紧回头望去,刚刚自己翻看的那本书已经不见了,欧牧尘竟然将她唯一想看的那本书给拿走了,他是故意的吗?还是说他刚刚根本就看到自己拿了这本书了。

欧牧尘将那本书轻轻的放在了自己书房的书桌上,看着那本已经被瑶儿翻旧的书,不禁皱了皱眉头。

那个聂欢为什么会偏偏那么巧合的选中那本书,而且在自己发现的时候,又惊慌失措的将书重新塞了回去,她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她是以前认识瑶儿,还是她……本身就是瑶儿,欧牧尘双眼微眯,满是复杂之色。

如果她是瑶儿的话,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不和自己明说呢?

但是这个假设,欧牧尘也只是在心里想想,毕竟这件事的操作难度很大,如果没有人帮忙喝资助的话,瑶儿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的,所以聂欢应该并不是夏眠。

没有找到想看的书,聂欢只能悻悻然的回到房间,看了看时间,这才下午的两点钟,这个时间段,欧牧尘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的工作不是一向都很忙碌吗?今天为什么会回来呢?难不成是为了她回来的。

不可能不可能,聂欢赶紧摇摇头将这个想法从自己的脑子里面踢出去,欧牧尘是什么样的人,她是最清楚不过的,那么个冷若冰霜的人,怎么会把别人放在心里呢。

果不其然,下午陪着囡囡练琴的时候,佣人才道出了欧牧尘回来的真相,原来是有东西落在了家里,欧牧尘不过是回来将它取走的。

聂欢呵呵一笑,心里满是只有自己知道的尴尬。

“聂欢,你说我要是这么一直练下去,什么时候能够弹给爸爸听啊。”囡囡下午已经看是练后面的音节部分了。

不得不说,囡囡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聂欢只要稍微的一点拨,她立刻就能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并且能准备的表达出来。

聂欢抿抿嘴,然后胸有成竹的道:“我觉得只要囡囡你加强训练,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弹给爸爸听了。”

聂欢没想到欧牧尘平时看着冷冷冰冰的,他这个女儿对他倒是很依赖,也不知道给女儿吃了多少迷魂药了。

第4章 攻心

2020-11-22

第5章 孩子

2020-11-22

第6章 老师

2020-11-22

第14章 怪癖

2020-11-22

第15章 疤痕

2020-11-22

第16章 画作

2020-11-22

书评(379)

我要评论
  • “我,&炒鱿鱼

    “我,我叫聂欢,欧总裁,你这样把我带出来,我会被炒鱿鱼的。”

  • 该向你&赞同。

    “聂小姐,我该向你道谢,只是你这种莽撞的举动我不赞同。”

  • 辐射开&起来。

    从肩膀辐射开的热辣痛楚让她眼前一黑,意识也模糊了起来。

  • 看着几&里的聂

    欧牧尘直起身,垂眼看着几乎将头整个埋进被子里的聂欢。

  • 顾美嬛&妒得快

    顾美嬛傻了眼,看着几乎将那女人整个拥在怀里的欧牧尘,嫉妒得快要疯了。

  • 丑,聂&没放在

    对眼前这几个跳梁小丑,聂欢根本没放在眼里,可她们的出现却让聂欢心生一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