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民生摇了摇头说:“山虎,我自小就说过你,看待医学方面,你所以我相信一句话,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倘若你可以选择看诊的两位病人,也许除了平局的希望,但你太过狂妄自大,不需要比,“我……”。...

惠民生摇摇头说:“山虎,我从小就告诉过你,对待医学方面,你应该相信一句话,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是你选择问诊的两位病人,或许还有平局的希望,但你太过自大,不用比,你就输了。”

“我……”

惠山虎面色涨红,他怎么都没有相信自己会输,但他知道,父亲肯定是不会骗他的。

张伟满脸迷茫地挠挠脑袋,喃喃自语道:“我没有病啊,我身体一直都很好啊。”

惠民生看向穆峰,感慨道:“小兄弟的医术,的确是令人叹为观止,如若小兄弟不嫌弃的话,那我代表我儿子出战,不知道如何。”

穆峰点点头。

惠民生大笑一声,伸出右手,对着穆峰说道:“请。”

穆峰也不客气,走到了问诊的位置坐下,而惠民生则是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看向穆峰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二人就各自写一副药方,如何。”

“可以。”穆峰点点头。

惠民生立刻让人拿笔纸过来,倒是让其他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没有开始看病,怎么就开始写药方了。

林优惊讶地看着穆峰,她忽然有种看见高手对决的感觉,原本懒散的穆峰,此刻也是满脸正色,颇有几分高手的风范。

当纸笔送上,穆峰跟惠民生同时开始写了起来,期间,两人谁也没有抬头,张伟站在原地,迷茫地看着两人,不是说他有病吗?怎么也不让他上前去。

一分钟后。

穆峰跟惠民生同时落笔,惠民生看向穆峰,微笑地说道:“不知道小兄弟判定的症状名是什么。”

“感冒。”穆峰笑着说道。

“没错。”惠民生感慨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此话果然不假,那不知道小兄弟开出的药方是什么。”

“苏叶30克,白茅根30克,霜桑叶9克,净连翘9克,苦桔梗9克,人参2克。”穆峰缓缓地说出了药方。

惠民生听后,微笑道:“小兄弟,这你可就错了,感冒应该对症下药,我觉得麻黄汤最好。”

一旁站着的惠山虎等人,也是赞同惠民生的观点,感冒就应该用麻黄汤,穆峰说的药方,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过,见惠民生反驳穆峰,惠山虎等人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小子,这回可是你输了,赶紧给我脱衣服到外面站着去。”惠山虎满脸不爽地说道。

“感冒你给我开什么乱七八糟的药,是不是想害死我。”张伟阴阳怪气地说道,“就你的艺术,也想跟我们师公比,真是可笑之极。”

“既然输了,那还是赶紧履行承诺吧。”

惠民生伸出右手,制止大家说话,他站起身来,微笑地说道:“小伙子,你还年轻,临床经验不足可以理解。山虎没有应战,就算他输了,现在我赢了,就算咱们俩扯平了。”

“爸,我刚刚不算输!”

“师公,不能算平局,可是咱们赢了。”

“他怎么能平局。”

众人焦急地看向惠民生,他们早看穆峰不顺眼,想要好好教训他,如今放他走,那岂不是丢人丢大了。

“不,我赢了。”穆峰慢悠悠地说,“你的麻黄汤治疗不好他的感冒,因为他肾虚。”

惠民生脸色一变,右手快速地握住了张伟的手腕,下一秒,他震惊地看着穆峰,满脸感慨地说道:“厉害,厉害,这一局,我输了。”

什么!

怎么可能!

其他人震惊地看着惠民生,刚刚还说穆峰的药方不行,怎么现在有主动认输了。

惠民生感叹道:“张伟肾虚,服用麻黄汤会大量发汗,反倒是会让他的身体更虚,如此外邪能轻易入侵体内,反倒是会加重病症,他一直没在意感冒,估计也是这个原因,以为是鼻炎。可加入了人参滋补,量小却是治病的关键一步,补气祛邪才是正道,我输了。”

我输了。

这三个字,回荡在大厅里面,让惠仁堂的成员,每个人脸色煞白,怎么都没有想到惠民生会输给一个年轻人,还是他们最看不起的年轻人。

一直坐在旁边观看比赛的两名女子,同样吃惊,至于林优,更是惊呆了,本来她以为惠民生出手,穆峰输定了,但没想到穆峰赢了。

穆峰微微一笑说道:“也不算输,只是我看的比较全面而已,这种苏叶汤,你肯定也会……至于牌匾,还是算了,就是我女朋友开玩笑,想要弄我难看而已。”

林优瞪了穆峰一眼,没想到穆峰说她是他的女朋友,但想到两人在外面表现的关系,她又刮了穆峰一眼,不再说话。

惠民生摇头道:“这幅牌匾,有能者得之,既然已经答应,那么就应该是你的……”

“惠老,既然如此,不如让我在贵馆问诊一小时。我刚从村里出来,许久未接触过病人,如今正好来练练手。”穆峰笑着说道,“至于牌匾,我暂时在人民医院任职,怕是也没有地方挂,还是放在你这吧。”

若是惠山虎的话,穆峰会毫不犹豫地拿走牌匾,但惠民生态度和蔼,穆峰也没有想过要拿走他的牌匾。

惠民生哈哈大笑,感慨地说道:“那小兄弟的这份人情,我算是记下了,能够有小兄弟坐镇人民医院,未来中医振兴有望。”

穆峰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在惠山虎等人不服气的目光中,穆峰坐在了主诊的位置,他看向了林优,林优点点头,走到候诊的椅子上坐下,等待穆峰。

旁边的女人忽然是站起身来,走到了穆峰的面前坐下,说道:“大夫,你能帮我看看病吗。”

刚刚穆峰的医术,她看的清清楚楚,连老馆主都自愧不如,自然是希望穆峰看病。

“把领口伸过来,我给你揉揉。”穆峰瞥了女子一眼,慢悠悠地说道。

女子俏脸一红。

林优腾地站起身来,怒视着穆峰。

惠山虎冷笑道:“小子,你不会是来借着看病的名号占便宜的吧。”

“你见过带着老婆来占便宜的吗。”穆峰回了一句,在众人的注视下,右手伸进了女子的领口中。

刚刚摸到,穆峰还评价道:“长得不错,蛮大的,很软。”

书评(329)

我要评论
  • 鼓起了&发懵地

    周围围观的人,纷纷鼓起了掌声,好像是为穆峰的勇气鼓掌,也为两人的爱情鼓掌,此时的许文清,脑袋有些发懵地看着穆峰,不知道他玩的是哪出。

  • 穆峰猛&你到底

    “我靠,谁要跟你结婚!”穆峰猛地坐起身来,有些激动的说道,“你到底是看上了我的帅,还是看中了我才华,我改还不行吗?!”

  • 舌头,&清。

    许文清回过神来,狠狠地咬了一下穆峰的舌头,穆峰吃痛,急忙松开了许文清。

  • 搞得跟&是幸灾

    当时之所以选择穆峰,就是因为她下车就注意到了穆峰,是因为他那懒散的姿态,搞得跟一个大懒人似的,还有她见他从始至终都是幸灾乐祸的样子,她就心里抓狂,现在她也要好好折磨一下穆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