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时的女子,面色通红,她让穆峰看病时,是因为她会觉得穆峰医术很厉害,但穆峰如此轻佻的话,让她愤怒不己,正准备好房门穆峰时,心口传来了一股热流。女子吃惊地抬头看向穆峰,女子惊讶地抬起头看向穆峰,却见穆峰满脸严肃,根本没有任何其他的邪念。。...

看病的女子,面色通红,她让穆峰看病,是因为她觉得穆峰医术厉害,但穆峰如此轻浮的话,让她愤怒不已,正准备推开穆峰时,心口传来了一股热流。

女子惊讶地抬起头看向穆峰,却见穆峰满脸严肃,根本没有任何其他的邪念。

原本有种刺痛的感觉,随着穆峰的按摩,渐渐地消失,那种温暖的感觉萦绕在心头,让她差点忍不住叫了出来,没想到穆峰依靠按摩就能够治疗好她的病。

亏得她先前还来了几次,开药吃了一个星期,没想到让穆峰抓一下就好了,早知道就让穆峰早抓了,女子的心中涌出了这样一个荒唐的想法。

惠山虎跟林优两人都想冲上去暴打穆峰,但惠民生出手拦住了两人,他眯着眼睛盯着女人的胸,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盯着穆峰的右手,想要看看穆峰的手指到底在里面干什么。

“里面有个肿块啊。”穆峰依旧是慢悠悠地说道,“睡眠不规律,那个生活不协调,再容易生气的话,的确是容易出现肿块。最近一个月没夫妻生活的话,也可以自己解决下嘛,你的阴气那么重,不释放才导致肿块的出现……”

女人让穆峰弄的满脸通红,可穆峰依旧是自顾自地说着,好在穆峰说的都非常的准确,同时还有种舒服的感觉,女人并没有反驳什么,只是红着脸低着头。

“来来来,我看看那个有没有肿块。”穆峰将左手也伸了进去,这样的场面,让年轻的馆员看的血脉喷张,从未想过中医还有如此治疗的方式。

这个女人长得本来就不赖,胸也不小,看起来简直太爽了。

“好了,回去好好休息,不用吃药了。”穆峰抽出了双手,坐在了椅子上面,看向另一个女子说道:“下一位。”

下一位女子走了上来,毫不在意地仰起了脖颈,示意让穆峰下手去治疗。

“大姐,头疼治头,不治胸。”穆峰慢悠悠地说道,“别看我老婆胸大就以为是我丰的,那是自然长得。”

一小时后。

穆峰从惠仁堂中医馆走了出来,刚上车子,林优就一把抓住了穆峰的左手,将穆峰按在了车上。

“你干什么,谋杀亲夫啊!”穆峰没好气地说道。

“我让你给那个女人治疗,你摸的爽不爽。”林优满脸杀气地说道,“是不是看人漂亮就想占便宜。”

“我是那样的人吗。”穆峰说,“她的确是看肿块的,只有特殊的手法才能消除,你他妈有病吧,老子是医生,医生哪里分你是男是女,说不定你以后去看病,还要脱了上衣坐在椅子上面给那些实习生参观……啊痛痛痛,你慢点。”

“哼。”

林优冷哼一声,松开了压着穆峰的右手,脸色有些缓和,她知道穆峰说的很对,有些医院治疗是要给实习生参观的,她有一个朋友就是,去看病还要让实习生参观,可又无可奈何,人家是学医的。

穆峰坐直了身子,叹道:“老子若是有钱的话,怎么可能会受你欺辱,好心帮你接近那个女人,你还不领情,若不是让她知道我牛比的医术,那以后怎么沟通。”

林优寒着脸,不愿意理会穆峰,那些邪恶的东西,到穆峰的嘴里,突然变的理所当然,这种人就是死马都能给说成是活马。

“哎,你也别这样看着我,我也是有原则的人。”穆峰慢悠悠地说着,“你看第二个病人,非要我给她丰胸,虽说我会吧,但是她长得那么丑,还那么小,我才不会答应。大胸妹,你若是想要……”

“闭嘴!”林优呵斥一声。

“喂喂,咱们是室友啊,现在,还是临时男女朋友,我可以给你打五折的。”穆峰说。

林优猛地踩了下刹车,她瞪着穆峰,冷声道:“你给我下车。”

“切,下就下。”穆峰懒洋洋地说道,“不过把家里钥匙给我,作为半个主人,我怎么都应该有钥匙吧。”

“记得回来,跟那个女人偶遇一次。”

林优盯着穆峰看了三秒钟,嘱咐了一句,旋即从车子里面拿出了备用钥匙砸向穆峰的脸,穆峰右手一抓,稳稳地接住了钥匙。

下车之后,林优连招呼都不打,扬长而去。

穆峰站在路边,感慨不已,到大城市真是生活不易,做什么事情都需要看美女的脸色,不行,老子一定要赚钱。

当穆峰回到医院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三点,住的地方有了,身上有两千多块钱,穆峰觉得这个月的生活不需要担心了。

刚出电梯,穆峰就看见办公室前面围着一群人,正疑惑发生了什么事,一名小护士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说道:“穆主任,你终于来了。”

“怎么了。”穆峰皱了皱眉头,目光瞥了眼小护士的胸牌,蒋媛媛。

“中医儿科的徐主任来了,说是许文清将孩子带到咱们内科来治疗,好像意思是抢了他们科室的病人。你也知道,中医科室的病人不算是很多,儿科病人更少,徐主任怕是着急了,听说连科研课题都没有给他通过。”蒋媛媛说到最后,语气都放轻了许多,生怕会让其他人听见。

在医院里面并不是只有中医科一个科室,中医科只是一个统称,下面还有中医内科、中医外科、中医儿科、中医五官科等等科室,因为中医式微,所以中医科室的病人比较少。

至于穆峰所在的科室,属于中医内科,不过孩子生病,到内科还是儿科,其实都是没有什么区别,徐晓光这种行为,就属于找茬来了。

穆峰点点头,向前走去,耳边只有许文清不停地道歉声,刚刚从外面挤到里面,就听见徐峰愤怒地咆哮声:“下次若是再让我发现你乱引导病人看病的话,别怪我跟你们领导反映,取消你的实习资格。”

“对不……”

“医院内禁止大声喧哗,你是看不懂字,还是听不懂人话。”穆峰懒散的声音在许文清耳边响起,看见穆峰,许文清突然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

徐晓光猛地转身,冷眼看着穆峰说道:“我在教育下属,管你什么事。”

“你教训我的实习生,谁给你的资格。”穆峰慢悠悠地说道,“就算你是我儿子,也没这个资格吧。”

书评(359)

我要评论
  • 是看中&行吗?

    “我靠,谁要跟你结婚!”穆峰猛地坐起身来,有些激动的说道,“你到底是看上了我的帅,还是看中了我才华,我改还不行吗?!”

  • 门,快&气地拍

    穆峰重重地关上了车门,快步向着医院方向走去,坐在车里的许文清还是有些发懵,直到穆峰走了十米远时,她突然打开车门,生气地拍了拍车子,朝着穆峰怒吼道:“你给我回来!”

  • ,“你&”

    “你把我的初吻夺走了!”许文清怒吼道,“你今天若是不跟我去结婚的话,信不信我杀了你。”

  • 清右手&胸真小

    “你说什么!”许文清右手狠狠地掐住了穆峰的手臂,作为一个女人,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三句话,一是你长得丑,二是你胸真小,三是你又乱花钱。

  • 这样子&不亲白

    “喂喂,到前面把我放下来,哥们只能帮你到这了,就不收钱了。”坐在副驾驶的穆峰懒洋洋地说着,电视剧里面的情节,不都是这样子的吗?只有亲吻才能证明是男女关系,何况旁边的美女不亲白不亲。

  • 时,许&卫国从

    许文清一脚踢向穆峰的裤裆,却是让穆峰给躲闪过去,还准备二连击时,许卫国从远处走了过来,他现在已经气的浑身发抖,没想到他许卫国的女儿,大庭广众下,追着一个男人乱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