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古代,开武馆的,开药铺的,牌匾就等于脸面,否者馆员也会将牌匾看的那么最重要的,更有甚者用生命去保护牌匾的安全。惠仁堂中药铺,大厅中央,立着两根柱子,上面写着一副对惠仁堂中医馆,大厅中央,立着两根柱子,上面写着一副对联,中间则是挂着华佗的画像,上方有一个牌匾,写着妙手回春四个大字。。...

在古代,开武馆的,开医馆的,牌匾就相当于脸面,否则馆员也不会将牌匾看的那么重要,甚至用生命去保护牌匾的安全。

惠仁堂中医馆,大厅中央,立着两根柱子,上面写着一副对联,中间则是挂着华佗的画像,上方有一个牌匾,写着妙手回春四个大字。

林优指着牌匾,正是这个牌匾。

一句话。

柜员立刻是清醒过来,他看了看林优,又看了看穆峰,嘴角露出了讥讽的笑容,说道:“就你?”

林优还未说话,穆峰在旁边说道:“对,就是这位女侠!大胸妹,没想到你的医术如此惊人,在下自愧不如,告辞!”

“你给我站住!”林优一把抓住了穆峰的手臂,对柜员说道,“把你们老板给我叫出来,就说陈百草关门弟子前来挑战。”

陈百草声名在外,作为中医馆的工作人员,自然也知道陈百草是谁,中医界的泰斗,没想到穆峰会是他的关门弟子,当即,柜员点点头说道:“好,你等着。”

“喂喂,我是陈百草那家伙的师叔,什么关门弟子。”穆峰没好气地说道。

“得了吧你,给你安一个关门弟子的名头已经很不错了。”林优拍了拍穆峰的肩膀,显然不相信穆峰的话,“穆神医,既然你医术那么高明,今天就把这个牌匾给我拿下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穆峰无奈地说道。

林优挽住他的手臂,轻声说道:“别回头,那边有个穿黑色长裙的女人,想办法帮她治病,跟她搭上线。”

“你早就盯上我了是不。”穆峰幽怨地看着林优。

林优淡淡地说道:“也不就是早就,就是一开始没想到这种接触的办法,后来看到你,就想起来了。”

不一会儿。

柜员带着五个人走了出来,为首的中年男子满脸冷漠地看着穆峰,对于来踢馆的人,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若是让他将牌匾赢走了,那惠仁堂以后还如何立足虹川市中医界。

“你就是老板吧。”林优指着中年男子的鼻子说道,“把你们的牌匾给我摘下来……”

“大胸妹,我来吧。”穆峰拍了拍脑袋,“再这样的话,我人都要被你给丢光了。”

林优瞪了穆峰一眼,却还是听话地站在一旁。

“你就是陈百草的关门弟子?”中年男子是惠仁堂老板的儿子,名叫惠山虎,从小跟随父亲惠民生学习中医,自诩医术高明,见穆峰来踢馆,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

在他看来,不论中医还是西医,全部都需要临床经验,否则也不会是越老的医生越吃香了,至于穆峰,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屁孩,来踢馆简直是笑话。

穆峰双手插在口袋,慢悠悠地说道:“把你老子叫出来,你没资格跟我比。”

林优瞪大了眼睛看着穆峰,本以为她刚刚已经够狂妄了,没想到穆峰现在更加狂妄,那拽拽的样子,连她都想上去抽他一巴掌了。

惠山虎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毛都没有长齐的家伙还想挑战我父亲。”

“小子,是不是喝酒喝多了,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去,别给你师父丢脸。”

“陈百草什么时候收了这种徒弟,简直就是瞎了眼。”

“你大中午是来搞笑的吧,再不走的话,信不信我们把你给丢出去。”

“……”

站在惠山虎后面的馆员嘲笑地看着穆峰,可穆峰根本就不在意,待得众人嘲笑完毕,他才慢悠悠地说道:“第一,陈百草是我的师侄;第二,机会只有一次,不过我比较好心,再给你们一次,让你爹出来,否则你可就没有机会笑了。”

惠仁堂的馆员怒了,从未有人如此挑衅他们中医馆,一群人气的差点破口大骂,却是让惠山虎给拦住了。

惠山虎冷笑地看着穆峰,说道:“小子口气倒是挺大,既然你想知道什么叫做丢人,那我也不拦你。今天若是你输了的话,你脱光了衣服在门口给我站一天,见病人就要给我汪汪叫。”

“你若是输了,牌匾就归我了。”穆峰慢悠悠地说道。

“好。”惠山虎说道,“你想怎么比。”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你那么年轻,医术又那么烂,那我们就比切脉开药吧。”穆峰懒洋洋地看着惠山虎,说到惠山虎年纪轻时,他并没有笑,倒是让不少人都觉得穆峰是神经病。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说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太年轻,不是神经病还能是什么。

惠山虎冷笑地看着穆峰,目光投向了两名病人,按照惠仁堂规矩,中午休息一个小时,下午一点半才开始问诊,所以两人正在等候。

只是,惠山虎并没有选择两人,反倒是指着后面的弟子说道:“后面是我的弟子,你从后面选一个,我们比。”

穆峰目光扫视着众人,突然是指了指右侧矮小的男子说道:“就他吧。”

惠山虎看向张伟,忽然是哈哈大笑道:“张伟,你出来给他走两步,你是病人啊,快让这位神医给你瞧瞧。”

“张伟,你是不是剪指甲受伤了,还是崴脚了,他说你有病啊。”

“张伟他是不是看你个头矮小,才说你有病。”

张伟满脸尴尬地走了出来,他怒视着穆峰说道:“你才有病,你没事点我干什么。”

“你有病。”穆峰慢悠悠地说道。

“你才有病。”张伟骂道。

林优拉了拉穆峰,本来她是想让穆峰比试医术的,可不是来比试打架的,那样的话,她的计划可就是泡汤了。

正在大家嘲笑穆峰的时候,背后忽然是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笑着说道:“不愧是陈百草的徒弟,高明高明,山虎,你下去吧,我来跟他比,你不是他的对手。”

众人惊愕地回头。

一名穿着灰色长衫的老人从里面走了出来,面带微笑,对于他的话,惠仁堂的所有成员,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爸,你说我不是他的对手?”惠山虎脸色涨红,有些不服气地说道,“我怎么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书评(107)

我要评论
  • ,没有&够办下

    许文清将钱包丢回原位,开着车子就向着民政局赶去,对于她这种身份来说,即便是没有户口本,没有照片,也是能够办下来合法的结婚证。

  • 狠狠地&!

    穆峰一把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在她的樱唇上面狠狠地吻了上去,逗弄着许文清。许文清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穆峰,她的脑袋,已是完全空白!

  • 卫国来&家,到

    “你……”许卫国来到两人面前,已经是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怒视着许文清,怒吼道,“你给我放手,你一个女孩子家,到底成何体统!”

  • ,直到&怒吼道

    穆峰重重地关上了车门,快步向着医院方向走去,坐在车里的许文清还是有些发懵,直到穆峰走了十米远时,她突然打开车门,生气地拍了拍车子,朝着穆峰怒吼道:“你给我回来!”

  • 叭状,&前,旋

    穆峰忽然双手做出喇叭状,放在嘴前,旋即是提高了嗓门,大喊一声,“我说你胸小,我不喜欢,你是不是耳朵聋了,听不见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