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进去时,穆峰了仔细观察了一遍房屋,屋子都属于精装修,但是在现代的装修风格,屋子让林优拾掇的十分非常干净,也可以看的出,林优对生活质量但是很重视的。穆峰在激烈的打斗的时候,又穆峰在打斗的时候,又看了看屋子里面的摆设,确定房间只是林优一个人住的,应该是为了监视二楼的情况。。...

在进来时,穆峰已经观察了一遍房屋,屋子属于精装修,还是现代的装修风格,屋子让林优收拾的非常干净,可以看的出来,林优对生活质量还是比较注重的。

穆峰在打斗的时候,又看了看屋子里面的摆设,确定房间只是林优一个人住的,应该是为了监视二楼的情况。

他秉持着能省则省的观点,提出了同居的要求,如此一来,他的身上多多少少能够攒下来点钱,还能够买件衣服以及生活用品。

林优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穆峰,她当时差点暴露身份,好在穆峰及时出现,倒是让她有理由站在后面排队,至于为什么要将穆峰带回来,因为林优真的想找穆峰帮忙。

她这次要侦破的案件,可以说是一个大案,不光是利用学生走私贩毒,还可能涉及到军火交易,目前,林优不想打草惊蛇,她想要将敌人的老窝一锅端,所以才没有轻举妄动。

至于为什么要找穆峰帮忙,因为她在最近跟踪中发现,对面头目的女人,经常到中医馆看病。穆峰上次所展现的能力,让林优觉得他的医术不错,故而想利用一下穆峰,通过穆峰来接近头目。

林优冷冷地注视着穆峰,没想到这个家伙脑袋倒是灵光,知晓自己找他有什么事,她松开了右手,却是并没有立刻跟穆峰说自己的目的,反倒是径直走进了房间里。

砰。

林优关上房门,一分钟后,脱掉丝袜的林优走了出来,长长的腿,白晃晃的有些耀眼,看着就让人有种心动的感觉。

她径直走到单人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满脸冷漠地看着穆峰说道:“你知道我要找你帮什么忙。”

“这个就不太清楚。”穆峰懒洋洋地说道,“谁知道你破什么案,不过我想,你看中的应该是我的帅气还有我的才华,当然我的才华就是神乎其技的医术了。”

“你为什么要跟我合租。”林优问。

“因为我怕你一个人寂寞。”穆峰慢悠悠地说道,“在大学城里,到处都是学生租房开房,你说大晚上的,你一个大姑娘家……”

“滚!”林优随手拿起旁边的抱枕,使劲地砸向了穆峰,在她的心中,穆峰就是一个无耻的人渣。

穆峰右手一抓,将抱枕抱在了怀里,他的下巴垫着抱枕,笑眯眯地问道:“怎么,看来你是答应了。”

“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林优寒着脸问。

“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你也不用那么快告诉我,万一我是一个坏人,那你岂不是完蛋了。”穆峰打了一个哈欠,挠了挠头发。

林优盯着穆峰的双眸,冷不丁地说了一句,“我要抓的人,可能手里有枪。”

“哦。”

“跟我合作,很可能会死。”

“哦。”

“你真的不怕死?”

“我若是怕的话,还会坐在这吗。”穆峰懒洋洋地说道,“既然如此,那给我一把钥匙,我就暂时住在这里了,那个……”

话没说完,对面响起了开门的声音,林优快步走了上去,目光盯着对面的情况。穆峰却是慢悠悠地站起身来,向着旁边的卧室走去。

砰。

当对面房门关上,林优秀眉微蹙地转过身,却是没有看见穆峰,她三步做两步走到客厅,却是看见穆峰手中拿着一个粉红色的衣服站在她的房间里面,仔细地打量着。

“你干什么!”

林优愤怒地瞪了穆峰一眼,根本就不给穆峰解释的机会,一拳砸向了穆峰的脑袋。

“我靠,你又没跟我说我住哪个房间。”穆峰向后退了两步,笑眯眯地看着林优,说,“不过大胸妹,看不出来,你至少是D的尺寸,还真是深藏不露……”

“去死吧!”林优娇喝一声,再次袭来。

打闹之后,林优满脸冷漠地指了指隔壁的房间,让穆峰到客房去住,穆峰对于住的地方倒是没有要求,能够有免费居住的地方,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穆峰刚刚躺下,就看见林优从外面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床边,冷冷地注视着他。

“你干什么。”穆峰紧了紧领口,“哥们卖艺不卖身,先说好了。”

林优一改冰冷,满脸笑容地看着穆峰,让穆峰有种不祥的感觉,这个女人,不知道在使什么坏,在穆峰的眼里,林优就属于腹黑的女人。

人们常说,胸大无脑,这一句话明显是假的嘛!

“穆神医。”林优笑着喊道。

“呵呵。”穆峰嘴角上翘,抽搐似的笑了笑,样子看起来有多欠揍就欠揍。

林优向前凑了凑,又是喊道:“穆神医,既然已经住下,是不是该付房租了。”

房租?

穆峰眨眨眼,慢悠悠地说道:“房租不就是帮你的酬劳吗,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林优一把抓住了穆峰的领口,笑眯眯地说道:“那现在就是你帮我的时候了。”

两人离开了紫藤苑小区,林优开着一辆黑色桑塔纳载着穆峰来到了市区,在一家惠仁堂中医馆门口停了下来,在现代社会,中医馆已经很少存在了。

穆峰坐在副驾驶,百无聊赖地问道:“你带我来这边干什么,我下午可是还要去上班来着。”

“别说话。”林优瞪了穆峰一眼。

车上开着空调,穆峰打了一个哈欠,闭上眼开始睡了起来,不知道睡了多久,林优推了推穆峰,说道:“别睡了,下车。”

穆峰看了看时间,刚刚过去二十分钟,见林优下车,他不情愿地走了下去。

林优拉住了穆峰的手臂,带着穆峰向着惠仁堂中医馆里面走去,此时正直晌午,中医馆只有两名病人在等待着问诊,抓药的柜员趴在柜台正在休息。

对于林优跟穆峰的到来,柜员根本就没有发现,唯独两名病人看了林优两眼,着实是因为林优的个头太高,身材太好了。

“喂喂,来这干什么。”穆峰心中忽然是有种不祥的预感。

林优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了柜台前面,右手猛地拍了一下柜台,将柜员惊醒,不待柜员发火,林优指着惠仁堂中央的牌匾,豪爽地说道:“这个牌匾,我们要了!”

尼玛!

穆峰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夺人牌匾,这尼玛是带他来砸场子了!

书评(312)

我要评论
  • 如今有&是他跑

    至于说穆峰去哪里,如今有他的身份证号,就算是他跑到天涯海角,她也能够将她给揪回来。

  • 关上了&,只留

    许文清擦了擦嘴巴,恨恨地看了她父亲一眼,当即是把穆峰拉到了她的车里,砰的关上了车门,呜的一声,扬长而去,只留下脸色铁青的许卫国。

  • 为他那&懒散的

    当时之所以选择穆峰,就是因为她下车就注意到了穆峰,是因为他那懒散的姿态,搞得跟一个大懒人似的,还有她见他从始至终都是幸灾乐祸的样子,她就心里抓狂,现在她也要好好折磨一下穆峰。

  • 许文清&是没有

    许文清将钱包丢回原位,开着车子就向着民政局赶去,对于她这种身份来说,即便是没有户口本,没有照片,也是能够办下来合法的结婚证。

  • 来,狠&穆峰吃

    许文清回过神来,狠狠地咬了一下穆峰的舌头,穆峰吃痛,急忙松开了许文清。

  • 许文清&还是有

    穆峰重重地关上了车门,快步向着医院方向走去,坐在车里的许文清还是有些发懵,直到穆峰走了十米远时,她突然打开车门,生气地拍了拍车子,朝着穆峰怒吼道:“你给我回来!”

  • 掐住了&愿意听

    “你说什么!”许文清右手狠狠地掐住了穆峰的手臂,作为一个女人,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三句话,一是你长得丑,二是你胸真小,三是你又乱花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