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峰连眼都也没睁开眼睛,有些不不耐烦地地说:“你这种没胸没屁股的女人,我可不不喜欢……”穆峰调整后了一个姿势再次睡着,提及身材,他的脑海中又想起了沈墨浓,后悔当初也没在保持清醒的许文清气的磨牙,恨不得将穆峰暴打一顿,但想到两人的关系,她最终放弃了暴打穆峰的打算,关上床头灯,她侧过身子,开始让自己入睡。。...

穆峰连眼都没有睁开,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这种没胸没屁股的女人,我可不喜欢……”

穆峰调整了一个姿势继续睡觉,提到身材,他的脑海中又想到了沈墨浓,后悔没有在清醒的时候抱下沈墨浓,她的身材那么好,抱起来肯定很舒服。

许文清气的磨牙,恨不得将穆峰暴打一顿,但想到两人的关系,她最终放弃了暴打穆峰的打算,关上床头灯,她侧过身子,开始让自己入睡。

可是,身边多出了一个男人,让许文清根本就无法睡着,刚刚准备入睡时,耳边响起了打呼噜的声音。

天呐!

穆峰这个家伙还打呼!

许文清推了推穆峰,但穆峰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依旧是呼呼大睡,见状,许文清打开床头灯,使劲地掐了下穆峰的胳膊。

“啊!”

睡梦中的穆峰吃痛,猛然惊醒过来,见许文清坐在旁边,他有些生气地说道:“你大半夜不睡觉,你坐在这干什么,扮鬼啊。”

“你在这边打呼噜,我怎么睡得着。”许文清没好气地说道。

“行行行,算我怕了你了。”穆峰跳下床,对着许文清伸出右手。

“干嘛。”许文清问。

“给钱,合同上规定的饭菜,加上拥抱、拉手还有上床的费用,一共两千块。”穆峰懒洋洋地说道,“我还给你打个折扣,否则会更高,这也是看在我们同事的面子上。”

“两千!”许文清提高了嗓门,怎么都没有想到穆峰会狮子大开口,要两千块钱。

穆峰将手表摘下,丢在了床上。

“不是我的东西,我不要,你拿去卖了,总比两千多吧。”穆峰说,“要么给钱我走,保证你父母不会发现,要么就让我在这屋睡一晚上,你不准吵我。”

“你现在走,我爸妈怎么能不发现。”许文清没好气道。

“这你就不用问了,给钱走人。”穆峰慢悠悠地说,“被发现了,两千块钱全退。”

“好!”

许文清听到穆峰说全额退款,眼睛一亮,她倒是要看看穆峰走的神不知鬼不觉,当即,她从钱包里面数了两千块钱,大方地递给了穆峰,反正她觉得,这些钱待会还是要还回来的。

房门轻轻关上,许文清看着关闭的房门,心里有些不忍。穆峰在虹川市无依无靠,来投奔陈百草,可陈百草又没回来,那么晚了,出去会不会有危险?

算了,还是让他回来吧。

许文清急忙是打开窗户,想要将出门的穆峰给喊回来,只是打开窗户后,根本就没有看见穆峰,消失的无影无踪。

人呢?!

许文清疑惑地看着外面,盯着半天,可还是没有发现穆峰的身影,想到穆峰刚刚说的不会让父母发现,她更加吃惊,难道穆峰有超能力不成?

躺在床上,许文清将穆峰盖过的被子丢在了地上,舒舒服服地躺着,可想到穆峰在外面,万一找不到酒店或者遇见坏人了,她的心里就有些不安。

不一会儿,倦意袭来,许文清不知不觉已经进入了梦想。

第二天清晨。

许文清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伸了伸懒腰,她看向身边,才想到穆峰昨晚离开,她还要想办法向爸妈解释来着,当即,许文清脑袋里面快速编造了一个理由,穆峰去跑步了!

她快速地爬了起来,混了一身运动服,准备做出跑步的假象,只是刚刚出门,旁边的门忽然是开了。

“姐!”

许文清惊喜万分,没想到姐姐昨晚也回来了,只是当转身看见穆峰懒洋洋的面容时,许文清尖叫起来。

“啊!”

“啊什么啊。”穆峰打了一个哈欠,向着楼下走去。

“你你你……你怎么在我姐的房间里!”许文清愤怒地看着穆峰,怎么都没有想到穆峰昨晚跑到了沈墨浓的房间,若是让姐姐知道的话,估计她会发飙的吧。

“哦,那是你姐房间啊,怪不得那么香。”穆峰懒洋洋地说道,“你不让我睡,我当然出来睡了。”

“你……你不是走了吗?!”许文清现在连杀了穆峰的心思都有了。

“你当我是神啊,神不知鬼不觉出去,你爸当时还在楼下看电视。”穆峰翻了翻白眼。

“那你也不能去我姐的房间啊!”许文清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姐若是知道的话,说不定要杀了你。”

“我又不知道是你姐的房间,我还以为是客房。”穆峰慢悠悠地说道,“反正昨天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我离开你的房间,不让你爸妈发现。”

噔噔噔!

穆峰双手插在口袋,慢悠悠地向着楼下走去。

“你给我回来!”许文清跺了跺脚,怒吼一声,见穆峰不停下,她急忙是追了上去,她要问问穆峰昨晚有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或者动了什么不该动的东西。

只是,许文清刚刚走两步,她的右脚一滑,她惊呼一声,身子向着下面飞去。

穆峰听到声音,转身一看,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想要扶住许文清,只是许文清飞的太高,将他撞倒在了地上,同时,许文清的嘴唇还跟他的嘴唇亲在了一起。

两人呆滞地看着对方,鼻尖还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脑袋同时懵了。

“怎么了,怎么了。”何兰急匆匆地从卧室跑了出来,当看见穆峰跟许文清趴在地上接吻时,她急忙是转身回屋,将刚出来的许卫国拉了回去。

“啊!”

穆峰突然是叫了一声,双手向上一推,忽然是推到了软软的东西,下一秒则是将许文清给推到一旁,他半坐在地上,满脸委屈地看着许文清。

许文清让穆峰抓了一下,脸色羞红,见穆峰现在委屈地看着自己,许文清有些羞怒地说道:“你叫个屁啊!”

“哦。”穆峰揉揉脑袋,刚刚撞在地上着实有些疼痛,他从地上爬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许文清说道,“加钱,刚刚那一吻必须要加钱。”

“你说什么!”许文清气急败坏地爬了起来,指着自己说道,“刚刚是你亲我,应该是你给我钱。”

“给钱,什么给钱?”何兰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满脸疑惑与警惕地看向许文清跟穆峰两人,让两人心里咯噔一下。

书评(387)

我要评论
  • 许文清&信我杀

    “你把我的初吻夺走了!”许文清怒吼道,“你今天若是不跟我去结婚的话,信不信我杀了你。”

  • 穆峰,&一个加

    “你跑什么!”许文清愤怒地看着穆峰,她就那么让人害怕吗?!她好歹是堂堂许氏集团的千金二小姐,想要追她的男人,都能绕地球三圈了,就算没有这个身份,在学校里面追她的人,也有一个加强连了。

  • 位,开&,没有

    许文清将钱包丢回原位,开着车子就向着民政局赶去,对于她这种身份来说,即便是没有户口本,没有照片,也是能够办下来合法的结婚证。

  • 前,旋&小,我

    穆峰忽然双手做出喇叭状,放在嘴前,旋即是提高了嗓门,大喊一声,“我说你胸小,我不喜欢,你是不是耳朵聋了,听不见啊!”

  • 来到民&。

    来到民政局门口,许文清给朋友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民政局的局长就亲自走出来迎接,正在此时,许文清的电话响起,她妈妈打电话来了。

  • 怒视着&女孩子

    “你……”许卫国来到两人面前,已经是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怒视着许文清,怒吼道,“你给我放手,你一个女孩子家,到底成何体统!”

  • 宝来猛&了路边

    宝来猛地停在了路边,许文清看向穆峰,让他刚刚那么胡乱训斥一通,又有些懵懵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