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是,我姐姐是公司总裁。”许文清作出解释道,“家里面的公司,现在的都是姐姐主要负责的。”“那的确以后公司跟你也没啥关系了。”穆峰慢悠悠地地说,“指没准以后给你找个姐夫,“那看来以后公司跟你也没啥关系了。”穆峰慢悠悠地说道,“指不定以后给你找个姐夫,公司就成了你姐夫的了。”。...

“不是,我姐姐是公司总裁。”许文清解释道,“家里面的公司,现在都是姐姐负责的。”

“那看来以后公司跟你也没啥关系了。”穆峰慢悠悠地说道,“指不定以后给你找个姐夫,公司就成了你姐夫的了。”

“你想什么呢。”许文清瞪了穆峰一眼,“股份还在爸爸的手中,不过就算公司没我的份,我也无所谓,反正我这辈子又不指望赚什么大钱,我就想当一名医生,救死扶伤。”

“有志气。”穆峰竖起了大拇指,满脸感慨地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傻的人。”

许文清懒得理会穆峰,将车子开到了小区里面,他们家住在汤臣小区,也是魔都汤臣公司开发建造的,里面是联排复式别墅,能够居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

家门口的电动闸门缓缓地向着右侧移动,许文清将车子开到院子里停下,还未下车,许文清又对穆峰提醒道:“记住了,不能乱说话,不能露馅,若是露馅的话,那我们的约定可就作废了。”

“知道了。”穆峰懒洋洋地说道。

“还有你不能叫我许文清,我们都结婚了,你得叫的亲热一点,叫我文清或者清清。”

“亲亲。”穆峰对着许文清眨眨眼,噘嘴啵了一个。

“你恶心死了。”许文清浑身一抖,没好气地说道,“是清水的清,不是亲爱的亲。还有穆主任……不对,我应该叫你穆峰,再次提醒你一句,你不准去调戏我姐,我姐万一生气了,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穆峰慢悠悠地扭头看着许文清,忽然是说道:“难道你姐跟你是双胞胎?”

“不是。”许文清说。

“哦,那看来你姐应该是漂亮一点了,所以你才担心。”穆峰嘴角微微翘起。

“你再说一遍。”许文清瞪了穆峰一眼,很明显,穆峰刚刚说的话,意识就是她不漂亮,对男人没有吸引力。

她指着穆峰的鼻子,警告地说道:“总之,我们俩是交易,你必须要遵守我们的约定。我姐姐那是万人迷,不知道多少人排着队在后面追求我姐,反正你给我装像一点,不要让我姐姐发现什么了,还有……”

“还有什么,我都饿死了。”穆峰翻了翻白眼,“再等你啰嗦下去的话,那估计晚饭也就不要吃了,干脆直接出去吃宵夜得了。”

砰。

穆峰关上车门,走了下去。

“你……”

许文清见穆峰向着家中走去,她急忙是下车追了上去,跟在穆峰身边小声说道:“有你这样走路的吗。”

“哎……”穆峰满脸不情愿地伸出右手,搂住了许文清的肩膀,许文清下意识地挣扎了两下,但想到两人的关系,她冷哼一声,嘟囔一句,说:“便宜你了。”

说着。

许文清左手搂住了穆峰的腰,两人看起来像是刚开始恋爱的恋人,恨不得每时每刻都黏在一起。

咚咚咚——

来到门前,许文清敲了敲房门,不一会儿,里面响起了拖鞋的声音,房门打开,只见何兰满脸微笑地出现在眼前。

“妈!”

许文清立刻是松开了穆峰,开心地跑到了何兰的身边,同时对着穆峰使眼色,示意穆峰快点喊人。

“妈!”穆峰笑着喊了一句。

“穆峰,快进来吧,一定是饿坏了吧。”何兰热情地拉住了穆峰的右手臂,将穆峰拉了进来,笑着说道,“快进来吃饭吧,你说这个做医生的,就是有一点不好,吃饭时间都不固定,来一个病人就得回医院,还不能耽搁。不过你们也算是不错了,还不是西医,若是动手术的话,那时间可就长了……”

许文清随手关上了房门,好奇地看着客厅,没有看见沈墨浓,她急忙是向着楼上跑去。

“穆峰来了。”

许卫国看见穆峰到来,同样是满脸热情,对于自家的女婿,现在许卫国是越看越喜欢,主要还是因为穆峰治好了他多年的症状,喝了他开的药,更是有种躁动。

他本来是想去医院询问穆峰,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治疗的时间缩短一些,但想到女儿跟穆峰一个科室,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这不,穆峰终于来家了,倒是让他有机会可以找穆峰偷偷询问了。

“爸。”穆峰笑着走上前,说道,“几日不见,爸,你看起来可是容光焕发,看来的确是按照我的嘱咐吃药了。”

“你们先坐着聊,我去将汤给端过来,马上就能够吃饭了。”何兰用围裙擦了擦手,对着穆峰说了一句后,又抬头向着楼上喊道,“文清,准备吃饭了。”

许卫国点点头,示意何兰先去厨房里面忙活,待得何兰离开,他才小声地问道:“穆峰,你给我的药方,有效果倒是有效果,就是治疗时间太长了,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速成的,缩短下时间?”

“爸,这个病落下太久,不能急于求成,那慢慢地修复根部的病因才行。”穆峰安慰道,“你说那么多年都过来了,这几天还坚持不过来吗。”

其实。

穆峰也是有办法能够速成,只需要用银针治疗,保证是分分钟见效,只是穆峰现在无法施展银针,只能跟许卫国说没有其他的办法。

许卫国有些失落地点点头说道:“没事,反正只要是能够治好就行了。行了,咱们爷俩现在不说什么了,今天晚上,我一定要陪你好好喝一杯……”

“爸,这个酒还是不要喝了,你还在吃药。”穆峰提醒道。

“哈哈,成,那就等我的病好了再说。”许卫国站起身,拍了拍穆峰的肩膀,“来来来,咱们先坐下,马上准备吃饭了。”

穆峰点点头,目光投向了楼上,他倒是很想知道,许文清的姐姐到底长什么样子,一说到女总裁,他就想到了冷面霸道女总裁,只是不知道为何,他的脑海中,时不时会出现沈墨浓的样子。

她应该也是女总裁或者是女经理吧?

哒哒哒——

楼道内响起了下楼的脚步声,让穆峰的心里面充满了期待。

书评(296)

我要评论
  • 学书籍&说。

    穆峰在村里面,不是给人看病,就是看医学书籍,早已是烦的不能再烦,他只能找手机偷偷地欣赏着小说。

  • 鼓掌,&清,脑

    周围围观的人,纷纷鼓起了掌声,好像是为穆峰的勇气鼓掌,也为两人的爱情鼓掌,此时的许文清,脑袋有些发懵地看着穆峰,不知道他玩的是哪出。

  • 不一会&政局的

    来到民政局门口,许文清给朋友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民政局的局长就亲自走出来迎接,正在此时,许文清的电话响起,她妈妈打电话来了。

  • 还准备&个男人

    许文清一脚踢向穆峰的裤裆,却是让穆峰给躲闪过去,还准备二连击时,许卫国从远处走了过来,他现在已经气的浑身发抖,没想到他许卫国的女儿,大庭广众下,追着一个男人乱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