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清惊讶地望着穆峰,眼神里面多了几分祟拜,她自幼不喜欢中医,始终想当陈百草那样的人物,但没想起,身边还多了一个很厉害的神医,穆峰。穆峰靠在墙壁上,慢悠悠地地说:“穆峰靠在墙壁上,慢悠悠地说道:“行了,你们棒子还真是多见少怪,那么小的病还要去诊所,去医院,真是够丢人的。中医在我们华夏传承几千年,随便拉个人都会中医,你们啊,偷学的还不到家啊。”。...

许文清吃惊地看着穆峰,眼神里面多了几分崇拜,她自小喜欢中医,一直想当陈百草那样的人物,但没想到,身边还多了一个厉害的神医,穆峰。

穆峰靠在墙壁上,慢悠悠地说道:“行了,你们棒子还真是多见少怪,那么小的病还要去诊所,去医院,真是够丢人的。中医在我们华夏传承几千年,随便拉个人都会中医,你们啊,偷学的还不到家啊。”

“胡说!中医是偷学我们汉医的。”崔成员恼怒地说道。

“行了行了,我理解你们现在的心情,处心积虑想要摸黑我们中医,结果失败了,这种痛苦,我也很理解。”穆峰满脸同情地说道,“尤其是你还花钱请媒体过来,又是买通我们医院的胡飞主任,真是难为你了。”

“你放屁!”胡飞脸色通红,没想到穆峰会栽赃他。

穆峰瞥了胡飞一眼,刚刚胡飞当面要拆穿他的身份,跟砸人饭碗有什么区别。砸人饭碗,如同杀人父母,穆峰可没有那么大度,会原谅胡飞。

媒体记者瞬间将视线集中到了胡飞身上,刚刚的事情,他们看的清清楚楚,说是清洁工治疗,可实际上是穆峰在背后指导,刚刚胡飞指责穆峰不懂医术,现在着实打脸了。

胡飞气急败坏地说道:“我们医院的医生都需要中医医师执业资格证,可是他没有资格证,他有什么资格给人治疗!”

“胡主任,还请你为你说的话负责人。”方元冷声道,“我们穆主任是经过医院正规程序聘请的医生,穆主任年龄虽小,但医术高超,完全有资格担任我们科室的副主任。”

“好啊,方元,那你倒是让他拿出来资格证啊。”胡飞冷声道,“别怪我没提醒你,拿不出来,你就是庇护人!”

啪啪啪——

急促的脚步声在走廊内响起,不知道何时跑出去的许文清,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手中拿着一个红色的本子说道:“方主任,穆主任补办的医师资格证拿来了。”

“不可能!”

胡飞一把将医师资格证夺了过来,看见穆峰两个字时,他震惊地看着这一切,旋即是仔细地检查着,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哎……没想到你竟然是出卖国家的人,我看错你了。”穆峰慢悠悠地说了一句,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医师资格证,不用猜也知道是陈百草在背后操纵的,按照他的身份,弄一份医师资格证,那是非常轻松的事情,只是穆峰没想到弄的那么快,看来自己这个师侄,对他的事情,还是非常上心的。

“你……”

胡飞没想到穆峰会血口喷人,非要将屎盆子扣在他的脑袋里面,正准备说话,方元忽然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摇摇头走了。

张奇也是叹息一声,摇头走了。

秦冰跟许文清对视一眼,两人跟着大部队走了,没有什么表示,不过中医科的人都是默不作声地离开,无疑是证实了一件事情,胡飞跟棒子国的汉医真的有勾结。

穆峰等人回到办公室,都不再去关心胡飞的事情,想来胡飞也无法将黑锅给甩掉了,对于胡飞出卖单位同事,连张奇都有些看不下去,否则也不会表态。

“穆峰,好样的。”张奇满脸开心地拍了拍穆峰的肩膀,“这次棒子汉医来的主要目的,定然不是看病,看他们有准备的样子,怕是要摸黑我们医院医生的医术啊,多亏有你啊。”

秦冰跟方元点点头,若不是穆峰出手,那么棒子诊所的郑医生就会出手,万一他将病人治疗好了,那事情的结果可就不一样了。

许文清偷偷地看了看时间,没想到已经快七点了,加上回家的时间,怕是有八点钟了,顿时,她有些心急,可是领导在这里,她不能先走。

张奇说了一会话,忽然是说道:“穆峰,我们的会议还在继续,那你就多辛苦一会,在办公室值会班。”

“主任……”

“许文清是吧,你可以先回去了。”张奇笑着说道,“穆峰是个好医生,你可要跟他身后好好学学。”

“是。”

许文清脸色尴尬地点点头,她又不能帮穆峰说话,所以只能是顺从下来,待得秦冰三人离开后,许文清坐在椅子上面说道:“怎么办,再值班的话,那晚上肯定是不能回家吃饭了。”

“没事,等棒子走了,我们就可以走了。”穆峰边玩着手机边说道。

许文清认命地趴在椅背上,掏出手机,将晚点回家的消息告诉了母亲,本以为七点钟能够离开,没想到崔成员等人到了八点才离开。

他们前脚刚走,许文清就急匆匆地向着下面车库跑去,穆峰则是慢悠悠地向着楼下晃悠着,按照许文清的约定,两人到医院大门口汇合。

五分钟后。

穆峰坐在了许文清的车里。

许文清神秘兮兮地看着穆峰说道:“穆主任,你猜我刚刚开车的时候看到了什么。”

“看到什么。”穆峰问。

“在车库里……”

“车震!”穆峰坐直了身子,眼睛一亮。

许文清有些无奈地砸了下穆峰的手臂,说:“哎呀,你说什么呢,我在车库里面看见胡主任跟那个崔什么的,就是那个棒子在一起说什么,两人还握手来着。”

胡飞跟崔成员?

穆峰眯了眯眼睛,没想到胡飞还真是准备破罐子破摔,不过他也了解胡飞想要做什么,无非就是要跟崔成员联手来对付他,将他赶出医院。

许文清关切地说道:“穆主任,我怀疑胡主任怕是要跟那个人来报复你,毕竟你破坏了他们的好事啊。”

“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了。”穆峰慢悠悠地说道,“你不会真的喜欢上我了吧。”

“谁喜欢你,好心当做驴肝肺。”许文清嘟囔一句,急忙开着车子向着家里面驶去,快到家门口的时候,许文清放慢了车速,忽然是对着穆峰说道。

“穆主任,我跟你说下,到家可不准乱说话。我姐姐比较聪明,她说不定一眼就能看出我们俩的关系,所以你可要小心点。”许文清认真地说道。

“你姐姐是当警察的?”穆峰好奇地问道,“不然怎么能看出来。”

书评(474)

我要评论
  • 将钱包&也是能

    许文清将钱包丢回原位,开着车子就向着民政局赶去,对于她这种身份来说,即便是没有户口本,没有照片,也是能够办下来合法的结婚证。

  • &关上了

    许文清擦了擦嘴巴,恨恨地看了她父亲一眼,当即是把穆峰拉到了她的车里,砰的关上了车门,呜的一声,扬长而去,只留下脸色铁青的许卫国。

  • 话的穆&声:“

    许卫国刚说一个字,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的穆峰,突然是叹了口气,满脸悲壮地大喊一声:“我愿意!”

  • 儿,民&清的电

    来到民政局门口,许文清给朋友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民政局的局长就亲自走出来迎接,正在此时,许文清的电话响起,她妈妈打电话来了。

  • 耸肩,&是美国

    穆峰耸耸肩,不急不慢地说道:“你们骗人技术还挺先进的,是美国进口的吗?我若是不跑的话,那你们就会把我骗到车里,然后把我拐卖到一个山沟沟里面怎么办?”

  • 无缘无&女人万

    在火车上面,很多人都说要找虹川市最漂亮的女人,那绝对要在人民医院的护士里找,他可不想无缘无故让人赖上,更何况,这个女人万一是跟那个老男人演戏,想要骗他的怎么办。

  • 来,狠&穆峰吃

    许文清回过神来,狠狠地咬了一下穆峰的舌头,穆峰吃痛,急忙松开了许文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