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哦……”许文清搞不懂穆峰究竟要做什么,但是她明白穆峰当然是想什么办法来干掉棒子了,对于棒子的蔑视,她的心中也不爽,怎么能不配合好。待得许文清回去,穆峰对着众人待得许文清出去,穆峰对着众人说道:“屋子里面的人都出去,待会我们要对病人进行治疗,不要打扰。”。...

“哦哦……”许文清搞不懂穆峰到底要做什么,不过她知道穆峰肯定是想什么办法来对付棒子了,对于棒子的蔑视,她的心中也不爽,怎么能不配合。

待得许文清出去,穆峰对着众人说道:“屋子里面的人都出去,待会我们要对病人进行治疗,不要打扰。”

“不行,我必须要在房间里面!”崔成员说道,“我必须要为我朋友的安全负责。”

“你若是觉得你们汉医还没有偷学完中医,想学的话,可以直接说,我可以教你,何必要偷看,不过你又不是医生,就算是出事了,你能怎么办。”穆峰懒洋洋地说道,“想让我们治疗,就出去。”

“好,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华夏的中医。”崔成员冷笑道,“看看你们从我们那学到了多少。”

穆峰面无表情地指了指外面,崔成员等人立刻是走了出去,外面的病人以及家属,也让护士给遣散了。

当病房的门关上时,许文清带着一名穿着蓝色工作服的阿姨走了过来,手里面还拿着扫帚。

“阿姨,这就是我们的穆主任。”许文清介绍道。

“阿姨,里面有个外国病人,你去给他看看病。”穆峰慢悠悠地说道。

“我?”清洁工阿姨指着她的鼻子,惊讶地看着穆峰,急忙是摆摆手说道,“我不行,我不行。”

“阿姨,不要谦虚嘛。”穆峰拉着阿姨的手走到了一边,轻声说道,“你到房间里面只要刺激下他左手的这个穴位就好了,这是合谷穴,你只要使劲掐,掐到他吃痛就可以出来了。”

“不行不行,我哪里知道什么河谷学。”阿姨摆摆手。

“那你就在拇指跟食指间使劲掐,掐到一个他痛得大叫的穴位就是合谷穴,你到时候再使劲掐几下……你帮我这个忙,我给你加一百块钱。”穆峰说。

“先拿钱来。”阿姨犹豫了片刻,还是答应下来。

穆峰从口袋掏出一百块钱,心痛地塞在了她的手中,心里琢磨着这次事情过后,一定要让秦冰给他报销才行。

阿姨接过钱,心情有些忐忑地走进了房间,她前脚刚进去,后面就跑来了一群人,包括秦冰在内的领导,估计是有人跑去通风报信去了。

与此同时,还有一名穿着白色衬衫,留着卷发的男子提着药箱从后面跑了上来,一直没有说话的崔成员,急忙是迎了上去,说道:“郑友民医生思密达……”

苏昊冷笑不已,棒子为了这次的事情,还真是煞费苦心,不偏不倚,医院领导赶来,崔成员口中的诊所医生也赶来了,还真是有够巧合的。

张奇带着秦冰走了上来,跟崔成员交流了两句,崔成员有些气愤地说道:“你们华夏的中医,难道就是这样的素质,我的朋友来你们这边治疗,非但是没有治疗好,病情还是加重了,你们学习我们的汉医,怎么就不能学点好的!刚刚你们的医生还让一个清洁工进去治疗了,你们是不是在胡闹!”

什么?清洁工?

秦冰等人面面相觑,顺着崔成员的手指,立刻是知晓这件事情是谁做的了,没想到是穆峰。

“胡闹!”一直站在后面没有说话的胡飞,满脸愤怒地说道,“穆峰,你说你这是不是胡闹,病人的病情加重,你竟然让一个清洁工进去治疗……”

“关你屁事。”穆峰懒洋洋地说道。

“穆主任,这件事情是不是有些不妥当……”方元也走了上来,有些紧张地问道。

胡飞气的满脸涨红,他看向媒体记者的镜头,大声指着穆峰说道:“各位媒体记者,你们看看我们医院是……”

“胡飞,闭嘴!”张奇怒喝一声。

“闭嘴,我凭什么闭嘴!这种任人唯亲的现象,就不应该出现在我们医院里面。”胡飞气急败坏地说道,“我要举报,穆峰是通过走后门的关系进入医院,根本就不懂什么医术,还拿到了副主任的职位,这完全是……”

“胡飞!”

“胡主任!”

张奇、方元以及秦冰等人,立刻是呵斥起来,这若是真曝光出去,那事情可就麻烦大了,尤其是穆峰让一个清洁工进去给病人治疗,会让医院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啊!”

就在外面马上要闹腾起来时,病房里面忽然是响起了一道惨叫声,声音极其的凄惨,充满了痛苦,连正在说话的胡飞都是满脸惊喜地停了下来,他可是最希望里面出事的。

不巧,里面刚好出事了!

“你看看你们在干什么!”崔成员怒吼道,“你们等着吃官司吧,郑医生……”

咔。

房门开启,只见清洁工阿姨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外面那么多的领导,她愣了一下,急忙是看向穆峰说道:“我……”

“辛苦阿姨了。”穆峰快步走了上去,笑着说道,“没事了,你就继续工作吧。”

顿了顿,穆峰转向崔成员,淡淡地说道:“把你的人带走吧,不用住院观察了,这种小病在这边住院,太浪费床位了。”

砰!

崔成员忙不迭地推开房门,两扇门狠狠地撞在了两边的墙上,来到房间,却是发现,李志利正坐在床上,哪里还有半分虚弱的样子,此刻正捂着手指在倒吸凉气。

嘶——

秦冰等人,还有媒体记者,看见这样的场景,一个个完全都是愣住了。

尤其是媒体记者,先前李志利是什么样子,他们可是清清楚楚,摄像机里面还有记录,只是现在……现在李志利完全不像是一个病人了。

方元大步走了上去,右手贴在李志利的额头上面,感应了片刻,惊奇地看着张奇等人说道:“张院长,病人的烧退了。”

什么!

一群人震惊地看着李志利,先前不是还说,病人一直四十度高烧不退,怎么现在就退烧了?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医术怎么那么厉害?

不光是张奇等人好奇,连带着崔成员都是震惊地看着穆峰,因为穆峰的存在,他们的计划,完全被破坏了!

书评(474)

我要评论
  • 你到这&里面的

    “喂喂,到前面把我放下来,哥们只能帮你到这了,就不收钱了。”坐在副驾驶的穆峰懒洋洋地说着,电视剧里面的情节,不都是这样子的吗?只有亲吻才能证明是男女关系,何况旁边的美女不亲白不亲。

  • ,又有&的。

    宝来猛地停在了路边,许文清看向穆峰,让他刚刚那么胡乱训斥一通,又有些懵懵的。

  • 医院方&了拍车

    穆峰重重地关上了车门,快步向着医院方向走去,坐在车里的许文清还是有些发懵,直到穆峰走了十米远时,她突然打开车门,生气地拍了拍车子,朝着穆峰怒吼道:“你给我回来!”

  • 她就心&里抓狂

    当时之所以选择穆峰,就是因为她下车就注意到了穆峰,是因为他那懒散的姿态,搞得跟一个大懒人似的,还有她见他从始至终都是幸灾乐祸的样子,她就心里抓狂,现在她也要好好折磨一下穆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