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清貌似没想起会会出现突发情况,但做为一个医生,她但是第一时间通过了询问。“秦主任跟方主任呢?”“秦主任跟方主任去去开会了,我们打电话也也没连通,始终是难以接通电话。“秦主任跟方主任呢?”。...

许文清倒是没想到会出现突发情况,但作为一个医生,她还是第一时间进行了询问。

“秦主任跟方主任呢?”

“秦主任跟方主任去开会了,我们打电话也没有打通,一直是无法接通。”小护士焦急地说道。

“走,先过去看看。”穆峰皱了皱眉头,快步向着外面走去,对于病人家属医闹的事情,他是最讨厌不过了,特别是动手打护士,简直就不算是男人。

三人急匆匆地来到了十一号病房,里面有两个床位,算是比较高档的病房,刚来到门口,穆峰就听到里面病人的咆哮声,还有其他护士们焦急地劝说声。

穆峰还发现,病房里面有三名记者,扛着摄像机正在录像,看起来像是一场有预谋的医闹事件了。

“怎么回事。”穆峰好歹是中医科的副主任,尽管很多人不愿意承认,但面对此事,有领导出头,自然是最好不过,因为病人家属会将矛头都指向领导。

“穆主任,我们……”

小护士还未解释,三名记者一拥而上,贴着单位标示的话筒,恨不得直接塞到穆峰的嘴里来。

“穆主任是吧,请问你对此事如何看待,是否可以鉴定为医疗事故。”

“穆主任,在这种关头,本应该是你们中医科的老医生出马,为何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倒是让你一个年轻人来顶替,是不是中医真的没落到拿不出来手来了。”

穆峰摆摆手,没有回应记者的问题,他挤了进去,目光定格在了病床上。

躺在病床上的男子,三十岁出头,脸色苍白,看样子跟华夏人没什么区别,但在来的路上,穆峰早已了解事情经过,知晓躺在床上的病人是翰国人,名叫李志利。

凌晨两点送到医院科室,方元曾经检查过,并没有任何问题,但现在偏偏就在此时出了事情,不光是大吐血,还有四十度的高烧,一直没有退烧。

“你是这里的领导?”坐在病床旁边的中年男子崔成员,他用字正腔圆的华夏语问道,“难道你们中医已经没落到这种地步,没有人可以用了吗?你们医院的陈百草呢,他不是很厉害吗?快让他来救人!”

“你们华夏中医的代表人物陈百草,是不是不敢出面,害怕在公众面前丢脸。”另外一名中年男子讥讽道。

“我朋友杰克,在你们医院治疗,非但是没有好转,用了你们的药后,还变得更加严重了。目前高烧四十度,七窍流血,无法进食,若是你们治疗不好的话,那可是特级的医疗事故了。”

后面的媒体,立刻是开始录像,将两人的话给完完整整地记录下来,同时向着穆峰询问道:“请问陈百草副院长去哪里了,是不是真的怯场了,还有为什么你们单位的主要领导还未到场,难道真如对方说的那样,大家都不敢面对这个问题?”

穆峰面无表情地站在旁边,到底是什么原因,现在用脚趾头猜也能猜出来,这次病情出现的时间,都跟领导开会的时间撞上了,说不定会场外面,还动用了屏蔽仪等设备,导致电话打不通。

泡菜国的阴谋!

穆峰只能如此解释,通过抹黑中医,来衬托他们对中医的重视,这也是为本次中医申遗进行造势,如果让泡菜国成功,那么华夏中医将不复存在。

几千年流传下来的中医,将会拱手让人,以后医院想要用中医,怕是都要向泡菜国缴纳费用了,对于华夏人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

正是如此,穆峰才会答应老头子,想办法挽救这一局面,至于陈百草,最近也是奔波此事。

“穆主任,要不然我去行政楼去找……”许文清开口道。

“找什么。”穆峰瞥了她一眼,慢悠悠地说道,“这点破问题就去找领导,找你来医院是吃白饭的吗。”

“可是……”

“可是什么。”穆峰淡淡地说,“领导不来,不是不重视,是这种小病,根本就不需要来。若不是看你是实习生,担心你会出问题的话,我也不会过来,简直就是浪费我时间。有这个时间,我不如多背背药方,多看看医案了,哎,再不努力的话,又要让其他中医超过了……哦,不好意思,我们华夏中医就是这么爱学习。”

穆峰满脸歉意地看着棒子国的两人,客气地说:“让你们俩贱笑了。”

许文清呆呆地看着穆峰,不明白穆峰到底要做什么。

崔成员冷笑地看着穆峰,说:“我们已经跟大使馆方面联系了,这次的事情,明显就是你们华夏中医的治疗方式有问题,很可能开错药了。同时,我有个诊所的朋友刚好在华夏,他现在正在赶往这边的路上,他说他能够治疗这种病。”

顿了顿,崔成员看了看手表,对着穆峰说道:“现在只希望你们能派个名副其实的中医来稳定下病情,等到我朋友过来就可以了。”

穆峰不屑地笑了笑,这种手段,还真是够低级的,通过媒体的报道,来将此事扩散……最后宣扬,华夏中医都是垃圾,治疗不好病人,反倒是害的病人病情加重,结果让他们棒子国一个小诊所的医生治疗好了。

崔成员沉声道:“你刚刚说这是一个小病,实习生都能够治疗好,那么请你给予我一个合适的方案。”

“你是医生?”苏昊反问道,“我说的你不懂,你这个智商怕是理解不了……许文清,人家外国人来咱们医院看病,自然是要把人瞧好了,你去把清洁工阿姨喊过来……哎,我们华夏什么不多,就是学老祖宗医术的人多,这种小病,还用专业的医生,清洁工阿姨就治疗好了嘛。”

“啊?”

许文清诧异地看着苏昊,没想到苏昊要喊清洁工阿姨过来看病,他是不是疯了?

“啊什么啊,让你去喊清洁工阿姨。”苏昊翻了翻白眼,“咱们华夏中医啊,有时候要低调,有时候一定要高调,赶紧把阿姨喊来,治好这个小子,让他们滚蛋,在这边扰乱公共秩序,真是的。”

书评(191)

我要评论
  • &来合法

    许文清将钱包丢回原位,开着车子就向着民政局赶去,对于她这种身份来说,即便是没有户口本,没有照片,也是能够办下来合法的结婚证。

  • 当时之&为他那

    当时之所以选择穆峰,就是因为她下车就注意到了穆峰,是因为他那懒散的姿态,搞得跟一个大懒人似的,还有她见他从始至终都是幸灾乐祸的样子,她就心里抓狂,现在她也要好好折磨一下穆峰。

  • 便找个&人来糊

    许卫国气的浑身发抖,他没想到,乖巧的女儿,敢跟男人做这样的事,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女儿随随便便找个人来糊弄他的,但他发现,竟然是真的。

  • 掌声,&也为两

    周围围观的人,纷纷鼓起了掌声,好像是为穆峰的勇气鼓掌,也为两人的爱情鼓掌,此时的许文清,脑袋有些发懵地看着穆峰,不知道他玩的是哪出。

  • 吗?我&跑的话

    穆峰耸耸肩,不急不慢地说道:“你们骗人技术还挺先进的,是美国进口的吗?我若是不跑的话,那你们就会把我骗到车里,然后把我拐卖到一个山沟沟里面怎么办?”

  • 胸真小&,三是

    “你说什么!”许文清右手狠狠地掐住了穆峰的手臂,作为一个女人,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三句话,一是你长得丑,二是你胸真小,三是你又乱花钱。

  • 向穆峰&给躲闪

    许文清一脚踢向穆峰的裤裆,却是让穆峰给躲闪过去,还准备二连击时,许卫国从远处走了过来,他现在已经气的浑身发抖,没想到他许卫国的女儿,大庭广众下,追着一个男人乱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