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峰看了许文清几眼,淡淡地地说:“秦主任早啊。”“你了又迟到了了五十分钟。”秦冰冷声道,“穆主任,还请你放正你自己的位置,做好榜样作用。”“对对对,秦主任教训的“你已经迟到了二十五分钟。”秦冰冷声道,“穆主任,还请你摆正你自己的位置,做好榜样作用。”。...

穆峰看了许文清一眼,淡淡地说道:“秦主任早啊。”

“你已经迟到了二十五分钟。”秦冰冷声道,“穆主任,还请你摆正你自己的位置,做好榜样作用。”

“对对对,秦主任教训的对。”穆峰心不在焉地附和着,怎么看,怎么有种让人一巴掌抽上去的冲动。

秦冰冷冷地注视着穆峰,没有继续责备,径直离开了办公室。

许文清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像是看见了鬼一样,怎么都没有想到,秦冰只是斥责穆峰两句,做做样子。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越发对昨天的事情好奇,难道真是因为秦主任暴打穆峰后,心生愧疚,所以才会对穆峰那么好的?

这时,许文清忽然是察觉到了一股不怀好意的目光,她猛地看向穆峰,却是看见穆峰伸出右手,懒洋洋地说道:“把我的手机跟钱包还我。”

“穆主任,我早给您带来了。”许文清愣了一下,忽然是满脸微笑地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袋子,里面装着穆峰的钱包以及手机。

她笑着说道:“穆主任,手机我给你充满电了,还有钱包,我没有动过。”

穆峰惊讶地看了许文清一眼,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这个丫头,今天怎么转性了。

正在好奇中,许文清忽然是拉住了穆峰的手臂说道:“穆主任,我昨天看中医医案,我有几个问题要请教下你。”

说着。

许文清拉住穆峰要向着外面走去,只是穆峰根本就不领情,在他看来,完全就是一个阴谋,俗话说的好,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你干什么。”穆峰慢悠悠地问道。

“请教啊。”许文清见穆峰不配合,急忙是做出央求的姿态,可穆峰根本就不愿意搭理,见状,许文清只能小声说道,“穆主任,求您办件事呗。”

“说。”穆峰甩开了许文清的小手,坐在了椅子上面。

“穆主任,我爸妈晚上想见你,要我喊你回家吃饭,那个……还有我姐晚上也要回来,就是想一家人见个面。”许文清有些为难地说道,“你不是没有地方吃饭吗,我带你回家吃饭怎么样,那都是饭店五星级大厨做的饭菜。”

“不去。”穆峰直截了当地拒绝了许文清,开玩笑,昨天晚上还将他给丢了。

用不到就丢,用到了就喊过来,这跟一条狗有什么区别,穆峰冷笑一声,双腿翘在桌子上面,掏出手机,开始玩了起来。

许文清也知道原因,昨天她离开医院时,还不知道爸妈的决定,她也是到宿舍才知道这件事的,本来她想拒绝的,但她爸说了,若是穆峰没时间的话,那她爸妈就到医院里来找穆峰。

这下子可不得了,许文清还是觉得将穆峰带回家去比较好,见穆峰不愿意,许文清走到穆峰身后,轻轻地捶着穆峰的肩膀说道:“穆主任,您大人有大量,肯定不会跟小女子一般计较的,更何况昨天我的确是有事……我……我舍友临时有事,我不得不过去。”

“再说了,我现在真是租房子住,没有在家里面,我收留你,也有些不合适,你说是不是,我们俩个小女孩住在一个屋子里的。”

“吹,继续吹。”穆峰懒洋洋地说道。

“我说真的。”许文清可怜兮兮地说道,“你就帮我这一次,我请你吃饭,晚上我给你开酒店好不好。”

“你当我是什么人了!”穆峰右腿抬起,鞋跟在桌子上重重地敲了一下,吓得许文清急忙是竖起食指,示意穆峰小声点,不要引来其他人了。

穆峰坐直了身体,满脸愤怒地说道:“你以为我是那种开一天酒店就能够收买到的人吗?!”

“那……那两天?”许文清多多少少了解穆峰秉性,她弱弱地竖起了两根手指。

“至少一星期。”穆峰慢悠悠地说,“还得包我吃住。”

“穆主任,您这也太黑了吧。”许文清瞪大了眼睛,“我就让你陪我回家吃个饭,你要我给你开一个星期的酒店,还要包吃住,我……我一个月的实习工资才一千八啊,就算走团购,一千也打不住吧?”

“哎,你说的对。”穆峰站起身来,双手插在口袋中,“咱们现在的工资都不高。”

“对对对,穆主任英明。”许文清竖起了大拇指。

“那我晚上看来得去夜店卖个身,赚点钱才行。”穆峰喃喃自语,向着外面走去。

“哎!”许文清哪里不知道穆峰是什么意思,当即是拉住了穆峰的手臂说道,“成,成,一个星期,就普通快捷酒店一个星期,管饭,只要你帮我过了这关,我这个月工资给你都成。”

“那好,那这个月工资给我。”穆峰说。

“不行,我就是打个比方。”许文清鼓起嘴,“我给你的话,那我这个月又要借钱过日子了,我不想向家里面要钱。”

穆峰上下打量着许文清,就好像是看着怪物似的,让许文清有些不自在地问道:“干嘛。”

“没,我就来看看傻子是什么样的。”穆峰摸了摸下巴,慢悠悠地说道,“家里面有钱不愿意用,这么傻的女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反正就一个星期快捷酒店,外加一个星期的饭……另外,饭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进行解决,包括吃外卖,我做饭请你吃,总之我吃什么就让你吃什么,不准提什么吃鲍鱼龙虾的无理要求。”许文清快速地说道。

“你还会做饭?”穆峰好奇地看着许文清。

“那当然。”许文清得意地笑道,“本姑娘厨艺可是很不错的,到时候请你到我们出租房里面尝尝,那既然这样的话,今晚的事情就说定了?”

“当然。”穆峰随手从打印机里面抽出了一张纸,又从笔筒里面拿出一支笔,砰的丢在了桌子上面,“现在写个承诺书,我说你来写,到时候签字画押,立刻生效。”

许文清呆呆地看着承诺书,忽然是愣了一下,她没好气地说道:“哪里有让女生写承诺书的,这种事情,不是应该男生写的吗?!”

“记不住可别怪我。”穆峰懒洋洋地说道。

“你……”许文清鼓起小嘴,坐在了椅子上面,拿起了笔,还是不得不活在穆峰的压迫下,她现在才发现,原来小说里面什么男女合租,什么假婚的情节,全部都是骗人的。

书评(341)

我要评论
  • ,穆峰&一辆出

    见许文清追来,穆峰脚底抹油,想要开溜,奈何前面忽然出现一辆出租车,拦住了他的去路,他正准备换方向逃跑时,一只冰凉的小手,已经是死死地抓住了他的手臂。

  • 将钱包&这种身

    许文清将钱包丢回原位,开着车子就向着民政局赶去,对于她这种身份来说,即便是没有户口本,没有照片,也是能够办下来合法的结婚证。

  • 眼,当&。

    许文清擦了擦嘴巴,恨恨地看了她父亲一眼,当即是把穆峰拉到了她的车里,砰的关上了车门,呜的一声,扬长而去,只留下脸色铁青的许卫国。

  • 胡乱训&,又有

    宝来猛地停在了路边,许文清看向穆峰,让他刚刚那么胡乱训斥一通,又有些懵懵的。

  • 唯恐天&孩父亲

    周围的人,开始纷纷叫好,一个个唯恐天下不乱,在女孩父亲面前强吻,简直是霸道的不能再霸道了!

  • 哪里,&如今有

    至于说穆峰去哪里,如今有他的身份证号,就算是他跑到天涯海角,她也能够将她给揪回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