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峰还我以为沈墨浓会带他去高档餐厅,却是没想起沈墨浓带他找到了自己的车子,接着司机开车回到二环外,随意找了一个大排档,环境破破烂烂的,虽然生意很不错,对于沈墨浓的到来,无“老板,你们这边最常卖的酒是什么。”沈墨浓问。。...

穆峰还以为沈墨浓会带他去高档餐厅,却是没想到沈墨浓带他找到自己的车子,然后开车来到二环外,随意找了一个大排档,环境破破烂烂的,但是生意不错,对于沈墨浓的到来,无疑成为了人群中的焦点。

“老板,你们这边最常卖的酒是什么。”沈墨浓问。

“牛栏山。”男老板乐呵呵地笑道。

“给我们来两瓶,菜你看着点。”沈墨浓指了指最里面的桌子,带头向着里面走去。

穆峰倒是无所谓,只要是能有饭吃就可以了,等了半天,饭菜终于上来,穆峰低头开始吃着,根本就没有陪沈墨浓说话。

沈墨浓吃着菜,时不时跟穆峰喝一杯酒,不知不觉,半斤酒已经下肚。

此时的沈墨浓有些醉意,见穆峰还在吃饭,她有些生气地将酒瓶放在了穆峰的面前说道:“你说要活给自己看,你不会就是为了吃而活吧。”

“开玩笑,哥们要振兴中医。”穆峰吃着鸡腿,含糊不清地说道。

“中医,原来你的梦想是这个。”沈墨浓笑着看着穆峰,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煞是好看,她举起酒杯,轻声道,“来,让我们为梦想干杯,干了!”

不待穆峰说话,沈墨浓仰头将满满的白酒喝了下去,火辣辣的感觉在喉咙间,却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穆峰也仰头喝干,他擦擦嘴角,眼眶微红地说:“没有中医,就没有现在的我。”

“若是没有我,那该多好。”沈墨浓想到了心事,眼眶也是微红,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又给穆峰倒了一杯,两人再次一饮而尽,如此喝酒的架势,将旁边的人都给震慑到了。

五分钟后。

穆峰一边吃着菜,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他与三师兄的故事,对面的沈墨浓,也是声泪俱下地说着家里的事,只是两人都听不清楚对方在说什么了。

好在沈墨浓要酒,老板没有再给,唠叨了半小时后,两人搀扶着上了车子,老板见两人喝的有些多,给联系了旁边的酒店,从沈墨浓的包里掏钱付了房费,将两人送到房间里,才放心离开。

第二天清晨。

阳光从窗外照入,让昏暗的房间,渐渐变得敞亮起来,此刻的房间里,一片凌乱,地面上躺着两只袜子,还有白色的职业装,柜子上面挂着一个肉色的丝袜,随风而晃。

白色大床上,穆峰躺在旁边呼呼大睡,沈墨浓小鸟依人般蜷缩在穆峰的身旁,只是头发凌乱的,仿佛是经过了一场大战似的,当阳光从窗前移动到两人的脸上时,沈墨浓与穆峰,几乎是同时睁开了双眼。

看着陌生而又简陋的环境,穆峰微微动了动,却是碰到了柔软的身体,刹那间,他停止了动作,脑海中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蜷缩在下面的沈墨浓,脑袋有些发懵,感受着身上的疼痛,脸色苍白无血,哪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她真的不记得,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猛地起身,拉着被子遮住身体,看着旁边的穆峰,昨夜的画面,在脑海中一遍遍出现,在短暂清醒的时刻,她终于记得,昨天他们俩是让饭店女老板送到酒店来的。

当时,他们俩是准备开车走的,却是让女老板将钥匙夺了下来,然后他俩又搂在一起说着什么,一起哭着,后来就不知道怎么了……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沈墨浓看着穆峰红肿的双眼,突然是觉得她跟穆峰很像,两人都有解不开的心结,只是两人都没有听清对方的事情,见穆峰睫毛颤抖了两下。

瞬间,沈墨浓明白穆峰已经醒来,她有些想笑,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就这样稀里糊涂给了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人,看起来还比自己要小。

她忍着疼痛穿上了衣服,见穆峰还在装睡,她轻声说道:“现在社会上,跟看顺眼的人玩一次,应该算是正常吧。”

穆峰见装睡被发现,这才睁开眼睛,看着沈墨浓,认真地说道:“虽然昨天晚上是意外,但我会负责的。”

“我不喜欢比我小的男人。”沈墨浓摇摇头,理了理头发,非常冷静地说,“就当我们从未遇见过吧。”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穆峰问。

“那是你们年轻人才会信的东西。”沈墨浓说,“我走了,昨晚谢谢你。”

一边说着,沈墨浓一边向着外面走去,她的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她骗了穆峰,也骗了自己。

她其实很享受跟穆峰在一起的感觉,那种无拘无束,无所顾忌的感觉,或许还有种同命相连的感情,只是她知道,她跟穆峰是不会有结果。

对于发生的事情,沈墨浓非常理智,没有像那些女人那般,哭天喊地,既然发生了,那就发生了,何况她跟穆峰在一起,的确是有种心动的感觉。

“我叫穆峰,你叫什么!”穆峰从床上站起身来,他不记得,多久没有如此迫切想知道答案,平日里可都是慢吞吞的,比树懒还要慢性子。

沈墨浓头也不回地说道:“我叫穆峰姐”

砰——

房门关上,穆峰的心中,却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难道这就是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吗?

爱情来的如此的突然,猝不及防,一见钟情的事情,没想到在他的身上发生了,只是沈墨浓并没有说出她的名字。

看着床单上的嫣红,穆峰想了想,找剪刀将那一块剪了下来,为此花费了两百块钱大洋,不过穆峰倒是觉得值得,这是他第一次遇见让他心动的女人。

正准备晃悠着吃早餐的时候,穆峰的电话响起,许文清催促他快点来上班,因为他已经上班迟到了,想到秦冰那个母老虎,穆峰哪里还敢吃什么早饭,当即是向着医院赶去。

赶往科室的路上,不少护士跟穆峰打招呼,看见他就像是看着怪物一样,却又是满脸同情,当来到办公室时,秦冰已经是站在门口,冷冷地注视着他。

许文清站在秦冰的后面,偷笑不已,仿佛是已经知道了穆峰的下场。

书评(304)

我要评论
  • 穆峰忽&前,旋

    穆峰忽然双手做出喇叭状,放在嘴前,旋即是提高了嗓门,大喊一声,“我说你胸小,我不喜欢,你是不是耳朵聋了,听不见啊!”

  • &到他许

    许文清一脚踢向穆峰的裤裆,却是让穆峰给躲闪过去,还准备二连击时,许卫国从远处走了过来,他现在已经气的浑身发抖,没想到他许卫国的女儿,大庭广众下,追着一个男人乱跑。

  • 狠地咬&清。

    许文清回过神来,狠狠地咬了一下穆峰的舌头,穆峰吃痛,急忙松开了许文清。

  • 清愤怒&氏集团

    “你跑什么!”许文清愤怒地看着穆峰,她就那么让人害怕吗?!她好歹是堂堂许氏集团的千金二小姐,想要追她的男人,都能绕地球三圈了,就算没有这个身份,在学校里面追她的人,也有一个加强连了。

  • 吼道,&么东海

    “我跟我老公在一起怎么样,要你管!”许文清不甘示弱地怒吼道,“我告诉你老头,我今天就要跟他去结婚,你们谁也管不到我,你们那个什么东海市的海归,还是你们自己留着吧。”

  • 放下来&你到这

    “喂喂,到前面把我放下来,哥们只能帮你到这了,就不收钱了。”坐在副驾驶的穆峰懒洋洋地说着,电视剧里面的情节,不都是这样子的吗?只有亲吻才能证明是男女关系,何况旁边的美女不亲白不亲。

  • &很多人

    在火车上面,很多人都说要找虹川市最漂亮的女人,那绝对要在人民医院的护士里找,他可不想无缘无故让人赖上,更何况,这个女人万一是跟那个老男人演戏,想要骗他的怎么办。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