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峰嚎啕大哭,突然间目光坚定地地地说:“三师兄,我用回天……”“闭嘴!”三师兄被打断了穆峰的话,突然间是再次大声地干咳出来,他的呼吸的节奏喘息声,再次说着,“小师弟,很听话……用太一个古老的祠堂,穆峰静静地站在八仙桌前,面前摆放着一排银针,这是穆峰从入门起就得到了乌金轮回针,可以说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宝贝。。...

穆峰嚎啕大哭,忽然目光坚定地说道:“三师兄,我用回天……”

“闭嘴!”三师兄打断了穆峰的话,忽然是继续大声咳嗽起来,他的呼吸粗重,继续说着,“小师弟,听话……用太乙,太乙,我们只能走一个……”

哗!

画面一闪,又是一道画面出现。

一个古老的祠堂,穆峰静静地站在八仙桌前,面前摆放着一排银针,这是穆峰从入门起就得到了乌金轮回针,可以说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宝贝。

穆峰手拿着寒光闪烁的菜刀,抬头望着三师兄的照片,眼眶通红,喃喃自语道:“针,可救人,也可杀人……可连三师兄都无法救活,这针,不要也罢!”

嗤——

刀落!

穆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祠堂。

八仙桌上,一排长短不一的乌金轮回针,让菜刀死死地定在桌子上,拦腰截断。

……

“穆峰!穆峰!”方元的声音在穆峰的耳边响起,将穆峰从回忆中唤醒。

穆峰惊坐而起,目光有些发红地看着周围的四人,四人都是怪异地看着穆峰,不明白他怎么了。

“穆峰,张院长跟秦主任都同意了,只要你通过考核,那么你就可以留任……”

穆峰深深地吸了口气,根本就没有去听方元的话,他看向窗外,忽然是缓缓地坐在了椅子上面,淡淡地说道:“我也同意秦主任的看法,让我滚蛋。”

在来的时候,老头子以及陈百草都跟他保证,不会让他施针,只会看病,他才会答应出来,现在的他,看见银针,内心就会有种恐惧,仿佛……仿佛是刺下去将人救活后,人还是会死去。

他已不敢用针。

“什么!”方元不敢置信地看着穆峰。

“你疯了吗。”许文清巴不得看见穆峰离开,但心里还是不愿意看见穆峰丢工作,不知道为何,她刚刚感觉到了穆峰心中的伤感,那种伤感,让人觉得心疼。

胡飞哈哈大笑道:“我就说,他是巧合,你看看!你看看!现在知道要考核,吓得跟兔子一样,真是可笑……我说方主任,你们真是联合做的一手好戏啊!”

“张院长……”方元焦急地看向张奇。

张奇摆摆手说:“既然是他自己的选择,那也不能怪我们不讲人情,我给陈院长打个电话……至于实习生,既然招聘了,那就在中医科实习吧。”

说着。

张奇掏出手机,拨打了陈百草的电话,不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

“老张,有什么事吗。”陈百草的语气温和,虽未见到本人,但能够感受到他身上那种儒雅随和。

“老陈,是这样的……”张奇将事情大概跟陈百草说了一下,同时按下了免提说道,“这不光是我个人的意见,还有秦主任以及胡飞的意见。”

“陈院长,我不同意你的安排。”秦冰冷冷地说道。

“陈院长你这可是任人唯亲,我们可不能听之任之,万一产生医疗事故,那可怎么办,何况是他也同意不留任了!”

“老师……”

“好了,我知道了。”陈百草点点头,“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也同意大家的观点。”

胡飞脸色狂喜不已,看向穆峰的脸色,也是充满了得意。

秦冰冷冷地看了穆峰一眼,转身向办公室走去。

方元叹息一声,却是不再说什么。

许文清咬咬嘴唇,没有说话。

穆峰站起身来,正准备离开时,陈百草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老张,帮我将东西收拾一下吧,人事部那边,也麻烦你帮我办理下手续,辞职信我会发给院长的。”

“什么!”

一屋子人满脸震惊地看着电话,不敢置信,没想到陈百草为了穆峰竟然要辞职!

“老陈,你疯了吗?!”张奇激动地拿起手机,为了一个年轻人辞职,简直就是疯了。

秦冰停下脚步,一直没有表情的面容,也是露出吃惊的神色,胡飞更是如同吃屎一般,说不出话来。

方元握了握拳头,咬牙道:“张院长,我也向你提出辞职。”

“你……”张奇觉得世界真的疯狂了,陈百草要辞职,方元要辞职,这若是真走了,那简直就是虹川市医学界的大事件了,说是为了一个年轻人辞职,谁会相信?

更何况,陈百草可是医院的顶梁柱,没有陈百草,整个医院的名气怕是要下降至少一半,何况外面那么多医院,谁不希望邀请陈百草加入,何况还带着他的徒弟方元,指不定还有人要跟随他走,这可就麻烦了。

“老陈,你要冷静……”

“等我回去请你吃饭。”陈百草笑着说。

“穆主任,穆主任!”张奇急忙是双手颤抖地将电话递向穆峰,“穆主任,刚刚就是开个玩笑,你可别在意,你跟老陈说说,刚刚都是误会……我马上让人带你办理入职手续。”

穆峰倒是没想到,这个未见面的师侄会那么给力,为了他就要辞职,他接过电话,懒洋洋地说道:“我就在这上班吧,不想挪窝了。”

说完。

穆峰将电话丢给了张奇。

一屋子人看向穆峰的眼神,非常的怪异,简直是看见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他们都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了。

张奇在跟陈百草通话,穆峰则是指着胡飞的鼻子说道:“你……以后不准来我们中医科。”

“你算老几!”胡飞没想到穆峰会有那么大的背景,开除不成,他的脸色有些挂不住,心情更是郁闷到爆。

“哎……”穆峰摇摇头,叹息道,“方元啊,你去给你老师收拾下,咱们去看看别的医院愿不愿收留我们,省的在……”

“出去!”张奇指着胡飞的鼻子怒吼道,“以后再来中医科,那你的科研项目就给我推后!”

胡飞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恼怒地摔门而出。

秦冰默不作声地回到办公室,关上了门。

张奇跟穆峰等人说了几句话,正准备离开时,秦冰的办公室突然打开。

“张院长,这是我的辞职信。”秦冰冷声道,“既然他留下了,那么我就离开。”

书评(288)

我要评论
  • 狠狠地&作为一

    “你说什么!”许文清右手狠狠地掐住了穆峰的手臂,作为一个女人,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三句话,一是你长得丑,二是你胸真小,三是你又乱花钱。

  • 随随便&发现,

    许卫国气的浑身发抖,他没想到,乖巧的女儿,敢跟男人做这样的事,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女儿随随便便找个人来糊弄他的,但他发现,竟然是真的。

  • 是看医&,早已

    穆峰在村里面,不是给人看病,就是看医学书籍,早已是烦的不能再烦,他只能找手机偷偷地欣赏着小说。

  • &,纷纷

    周围围观的人,纷纷鼓起了掌声,好像是为穆峰的勇气鼓掌,也为两人的爱情鼓掌,此时的许文清,脑袋有些发懵地看着穆峰,不知道他玩的是哪出。

  • 下车就&好好折

    当时之所以选择穆峰,就是因为她下车就注意到了穆峰,是因为他那懒散的姿态,搞得跟一个大懒人似的,还有她见他从始至终都是幸灾乐祸的样子,她就心里抓狂,现在她也要好好折磨一下穆峰。

  • 下不乱&吻,简

    周围的人,开始纷纷叫好,一个个唯恐天下不乱,在女孩父亲面前强吻,简直是霸道的不能再霸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